注册

字字深情 那些温柔了岁月的名人情书


来源:单读

东方人的情话都是婉约的,不过下面这些名士,就各有各的风格,和各自的文学作品都相联着。鲁迅、郁达夫、徐志摩、庐隐、沈从文,看几位先生写的情书是多么的可爱……张兆和却不以为然,沈从文对张兆和的爱恋来得默然,却是一发不可收拾,写给她的情书一封接一封,延绵不绝地表达着心中的倾慕。

原标题:字字深情那些温柔了岁月的名人情书

东方人的情话都是婉约的,不过下面这些名士,就各有各的风格,和各自的文学作品都相联着。鲁迅、郁达夫、徐志摩、庐隐、沈从文,看几位先生写的情书是多么的可爱……

鲁迅(1881—1936)

故事

1923年秋天,鲁迅应好友许寿裳之邀,到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讲课,就在这里认识了小他17岁的许广平。这样的师生关系延续了一年多,直到1925年3月,由于许广平写信向鲁迅求教,他们之间才有了进一步的接触,原本疏远的师生关系才有了突破。这些信件就是《两地书》。起初的通信的确不带恋情,而是师生间关于社会人生诸问题的请益与教导。但在后期,字里行间渐渐流露出鲁迅压抑着的爱意来,信件里也开始描写生活间的琐事。之后,鲁迅与家中封建包办的妻子离婚,和许广平结为夫妻。

情书

“ 我先前偶一想到爱,总立刻自己惭愧,怕不配,因而也不敢爱某一个人,但看清了他们的言行的内幕,便使我自信我绝不是必须自己贬抑到那样的人了,我可以爱。

我十三日所发的明信片既然已经收到,我惟有希望十四日所发的信也接着收到。我惟有以你现在一定已经收到了我的几封信的事,聊自慰解而已。

听讲的学生倒多起来了,大概有许多是别科的。女生共五人。我决定目不斜视,而且将来永远如此,直到离开厦门。”

郁达夫(1896—1945)

故事

1927年1月,寓居上海的浪漫派大师郁达夫前往法租界的尚贤坊,去拜访留日的老同学孙百刚,对跟孙百刚一同从温州逃难到上海来的王映霞一见倾心。相识之初,王映霞在“犹豫、困惑、烦恼、兴奋”中举棋不定,后终于敌不住“欲撰西泠才女传”的郁达夫的苦心孤诣的追求,他与家中包办的妻子孙荃离婚,她投于他的怀抱,两人从热恋到结婚,速度很快。然而这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并没有经得起时间的推敲,由于年龄、性格等诸多方面的原因,郁、王之间渐生罅隙。结婚12年之后终于以离婚收场。

情书

“ 我从没有过现在这样的经验,这一次我对于你的心情,只有上天知道,并没有半点不纯的意思存在在中间。人家虽则在你面前说我的坏话,但我个人,至少是很sincere的,我简直可以为你而死。

两月以来,我把什么都忘掉。为了你,我情愿把家庭,名誉,地位,甚而至于生命,也可以丢弃,我的爱你,总算是切而且挚了。我几次对你说,我从没有这样的爱过人,我的爱是无条件的,是可以牺牲一切的,是如猛火电光,非烧尽社会,烧尽自身不可的。”

爱情本来要两人同等的感到,同样的表示,才能圆满的成立,才能有好好的结果,才能使两方感到一样的愉快,像现在我们这样的爱情,我觉得只是我一面的庸人自扰,并不是真正合乎爱情的原则的。

徐志摩(1897—1931)

故事

陆小曼年方19在父母安排下嫁给了少将王赓。徐志摩与王赓同是梁启超的学生,于是徐志摩成了王家的常客,常常与陆小曼游玩。由于王赓专注于工作和前途,最终使得两人走到了一起。徐志摩停妻再娶,陆小曼离婚再嫁,皆是有违封建礼教的,然而他们坚贞不移,用郁达夫的话说:“志摩热情如火,小曼温柔如棉,两人碰在一起,自然会烧成一团,哪里还顾得了伦教纲常,更无视于宗法家风。”《爱眉小札》是陆小曼为纪念徐志摩诞辰40周年而出版的,指的是徐志摩和陆小曼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顶住来自家庭和社会各方面的压力真心相爱、相许,所写下的一组日记和书信。

情书

“ 我爱你朴素,不爱你奢华。你穿上一件蓝布袍,你的眉目间就有一种特异的光彩,我看了心里就觉着不可名状的欢喜。朴素是真的高贵。你穿戴齐整的时候当然是好看,但那好看是寻常的,人人都认得的,素服时的眉,有我独到的领略。

眉,我写日记的时候我的意绪益发蚕丝似的绕着你;我笔下多写一个眉字,我口里低呼一声我的爱,我的心为你多跳了一下。你从前给我写的时候也是同样的情形我知道,因此我益发盼望你继续你的日记,也使我多得一点欢喜,多添几分安慰。

眉,为什么你不信我的话,到什么时候你才听我的话!你不信我的爱吗?你给我的爱不完全吗?为什么你不肯听我的话,连极小的事情都不依从我——倒是别人叫你上哪儿你就梳头打扮了快走。你果真是我,不能这样没胆量,恋爱本是光明事。为什么要这样子偷偷的,多不痛快。”

庐隐(1898—1934)

故事

1928年,庐隐认识了比她小九岁的清华大学的学生——一位乐天派的青年诗人李惟建。他是一位向着生命的途程狂奔的青年。他们相识不久,由友谊便发展到了恋爱。这时,她从‘重浊肮脏的躯骸中逃逸出来了”,她成了一朵花,一只鸟,一阵清风,一颗亮星。于是1930年秋,她不顾一切,宣布与李惟建结婚了。之后庐隐和李惟建东渡日本,寄居在东京郊外,努力开垦他们成熟的爱情生活和创作前程。《云欧情书集》是两人爱情碰撞的过程记录。

情书

“ 唉,惟建!惟建!我是从断头台下脱逃的俘虏呵,你原谅我已经破裂的胆和心吧!我再不能受世上的风波,况且你的心是我生命的发源地,你要我忘了你,除非你毁掉我的生命!

唉,惟建!你知道当我想象到将来有一天,我从你那里受了最后的裁判时,我不能再苟延一天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丢下一切走,我不能用我的眼睛再看别人是在你温柔的目光里,我也不能用我的耳朵再听别人是在你甜美的声唤中!总之,我是爱你太深,我的生命可以失掉,而不能失掉你!

唉,惟建!我的心痛楚,我的热血奔腾,我的身体寒战,我的精神昏沉,我觉得我是从山巅上陨落的石块,将要粉碎了!粉碎了呵!惟建!你是爱护这块石头的,你忍心看它粉碎吗?并且是由你的掌握之下,使它粉碎的呵!

唉!多情多感的惟建!我知你必定尽全力来救护我的,望你今后少给我点苦吃,你瞧我狼狈得还成样子吗!”

沈从文(1902—1988)

故事

1930年7月张兆和与沈从文在胡适的办公室第一次见面,刚见面时,胡校长大夸沈从文是天才,是中国小说家中最有希望的。张兆和却不以为然,沈从文对张兆和的爱恋来得默然,却是一发不可收拾,写给她的情书一封接一封,延绵不绝地表达着心中的倾慕。在1931年6月的一封信中,他以做张兆和的奴隶为已任。他说,多数人愿意匍匐在君王的脚下做奴隶,但他只愿做张兆和的奴隶。最终打动了张兆和,于1933年9月9日在北京中央公园成婚。

情书

“ 一个白日带走了一点青春,日子虽不能毁坏我印象里你所给我的光明,却慢慢的使我不同了。一个女子在诗人的诗中,永远不会老去,但诗人他自己却老去了。我想到这些,我十分犹豫了。生命是太脆薄的一种东西,并不比一株花更经得住年月风雨,用对自然倾心的眼,反观人生。使我不能不觉得热情的可珍,而看重人与人凑巧的藤葛。在同一人事上,第二次的凑巧是不会有的。

我生平只看过一回满月。我也安慰自己过,我说:“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来源:新华网单读)

岛城热点,独家解读,原创评论,尽在凤凰青岛微信。岛城精英不可不看,扫码加入。

[责任编辑:李琳]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