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风从海上来,轻拂西海岸


来源:凤凰青岛

西海岸,是的,就是这样一个风从海上来的地方,很多年里就像是一个来自遥远时空的符号,丰盈且婆娑着我之于远方的映象。尽管,它与我细碎的烟火所居,不过只隔着一湾浅浅的海水,近的可以成为相看两不厌的风景。

西海岸,是的,就是这样一个风从海上来的地方,很多年里就像是一个来自遥远时空的符号,丰盈且婆娑着我之于远方的映象。尽管,它与我细碎的烟火所居,不过只隔着一湾浅浅的海水,近的可以成为相看两不厌的风景。

西海岸淡淡渺渺地在我童年的记忆里落痕,应该来自我的表舅,一个喊我姥姥为“姨娘”的翩翩男子。那时,正是《上海滩》热播的80年代,这位身着摩登风衣、气质蛮“张恨水”的年轻表舅,成为小女生最接近时代璀璨的寄托。那时远离故土的表舅在黄岛工作,每月必有一天是来姨娘家“打馋虫”。他通常一早就坐长途车出发,绕着胶州湾的乡村转三个多小时,到我们这里,正好接近午间饭点儿。

表舅结婚时,已经有了轮渡,我们全家人舟车劳顿来往黄岛,一天同样是整整一天。至今记得,在冗长的渡轮航途,我始终像雕塑一样钉在甲板上,无论在回望老城的曼妙时,还是在海未央被硬冷的风穿透身体。在平静而缓慢的80年代,温吞轮回的日子与海那边的“远方”相逢,淬火四溅出“伪流浪”的魔法能量,像一天到晚游泳的鱼,逶迤至后青春时代。

有时候,在一个地方呆久了,难免生出倦意。好在年轻时,某一段时间频繁南下江苏,也算是一枚“解忧草”。西海岸是个穿针引线的地方,不动声色地连接起青岛与南方,让这座城市从另一个维度,吸纳时代先驱的摩登魅力。

尽管,一路上琅琊、王台、隐珠、泊里,这些古地一样的所在,连同乡间尘土,把人甩回仿佛异常久远的时空。但彼时西海岸大大咧咧的景致,会同鲜亮粗放的海风,流淌出的昂然喘息,还是生发出辽阔无垠的关于热土的想像。这种未知的的梦一样猜度,不久映照进现实。西海岸,果然弥散出大都市的激越,如你我所见。它对一座城市的影响,未可限量。

琅琊台

几乎是“仿佛昨天”,西海岸冲出程式化的樊篱,被赋予了“一千零一夜”般的神奇,滑出时间的轨道,在空间涵量里夯实有力地刻下了自己的速度与广度,当然还有气度。有意思的是,西海岸却没有全方位地用绵长的海岸线,来与时空妥协。反而,这里克制着大片的水泥丛林来堆叠城市。绮丽的海边,更钟爱用疏阔的植被与公园来留白,与飘逸在不远处的大小珠山,开合有度出一幅心旷神怡的水墨画。也因此,在这个迷人的山光底色衬托下,大海灵动灼灼的氤氲,豁然开朗的阔达度,仿佛潮汐日夜起伏,可以随时随地包裹着你和城市,日常宛如度假。

此后经年,轰轰烈烈过的轮渡,在时光旧影中偃息。隧道在海底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车流如同飞鱼穿海而过,以乘风破浪之势,自由地穿梭在黄岛与青岛之间。通达释放出如涌的活力,让更多海那边的人,可以如鱼得水似地畅抵西海岸,唾手可得身边的美景如斯。同理,西海岸的人们,也可以自如地嫁接融入对岸的生活,起承转合,彼此喜乐。

等风来的日子,从西海岸回望老城是有些惊艳的,栈桥、小青岛、天主教堂这些熟稔到骨子里的地标,如同一帧冉冉的海上画屏,愈发熠熠生辉、美轮美奂。在有平流雾的日子里,站在栈桥的回澜阁,凭海临风西海岸的兀峰重峦,也是生出一番“海上有仙山”般的奇幻感。这种微妙的悸动,如同某一天,忽然发现了藏匿在身边的珍宝一样,喜不自胜且出乎意料。如此的小确幸,就像青岛的人们随时可以心血来潮,暂时甩脱琐碎,分赴两岸化妆成背包客。或者去大珠山的杜鹃花海中看山花烂漫,或者去汇泉湾畔踏浪而歌,就这样轻易获得“诗和远方”。

西海岸所含蕴的关于过往、关于当下的周全,洋洋洒洒地自成体系。西海岸的全球化轮廓,有着世事洞明的“国际香型”。风从海上来。这里海纳四面八方的风范、风气、风尚、风情和风度,喷薄的活力与大都市脉动,不谋而合为一种叫做“青春”的气质。没有比青春更好的词语,澎湃、美丽,向上……,几乎所有美好的词语都可以归入“青春”的麾下。当然,今时今日的西海岸同样亦可镇定自若地驾驭此般良辰美景。

轻拂历史尘埃,从时光深处中走来的西海岸,仿佛步步生莲,串联起闪闪发光的千年往事。琅琊台最早见于《山海经•海内东经》“琅琊台在渤海间,琅琊之东”。在铁马秋风的冷兵器时代,琅琊所处的海上要塞之地乃兵家必争,越国与齐国概莫能外。史上,齐长城东端便在琅琊台入海处。如此可见,齐国当年能够一度威名大振,这种海陆强强联合的模式,也算其高明的军事智慧之一吧。至秦朝统一六国后,始皇帝一行,沿着狭窄凹凸的古驿道,攀山涉水,从长安来到琅琊台,一来便是三次。遥遥千里,这是多么大的诱惑使然!拾级而上琅琊台,远处海浪云龙翻滚,婆娑的海雾从山下绿意澎湃的植被间缓缓升腾,仿佛层层叠叠的古意荡漾开来。秦时明月的辉光,照耀在琅琊台,令这里在无数时光辗转里,成为浩大的千古梦寻,化作当下通融世界的力量。 

从青岛建置的时间节点回溯,历史刻痕比较浓墨重彩的一段算是明初。彼时,海防波诡云谲,灵山卫背倚险峻小珠山、前有水深浪高的大海,因天然的“山海屏藩”之势,成为海防重地,历史上曾与天津卫、威海卫齐名。《灵山卫志》载:“其南一望无际者海也,有山涌出其间,伊若翠屏天开者灵山也。”现时的灵山卫,兵戈铁马早已随栉风沐雨渐次隐去,但“灵”字所氤氲开来的“仙气儿”,始终缥缈在山海间。

灵山岛

在西海岸当地,一直有“先有灵山岛,再有灵山卫”一说。灵山岛得名则有“未雨先云,先日而曙,若有灵焉”之说。望文生义,灵山岛几乎是世外桃源一样的仙岛,闪转腾挪出“山在虚无飘渺间”的意境,好像这里随时会有跳脱红尘之外的“海市蜃楼”突然而至。从最近的陆地乘船去灵山岛,差不多得接近一个小时的辰光。光景在慢镜头中缓缓切换,所有心平气和的铺陈,都为一场海岛上的自我放逐而准备。

天堂就在不远的地方。在中国的海岛中,灵山岛是大海与陆地的灵动诗篇。岛上环行,海在脚下,村在岸边,瞬间就闪进一幅超然物外的古画卷中。岛上有层峦叠嶂、有海阔天空;有梯园风光、有渔歌唱晚;有乡村野趣、有原味海宴……灵山岛不仅是中国北方第一海岛,其气象万千的风物,同样出其右者寥寥,大自然精灵一般的存在。

在日月的光华里,西海岸的价值所在,绝非只是拥有为世人俯仰的风物与风光。风从海上来,这里聚集风云际会,所带来的机缘万种,才是西海岸真正的价值。在中国的海岸线上,西海岸是一道不可或缺的缤纷线条,不知疲倦地生产着许多理想与情怀。四季都在微笑。

[责任编辑:张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