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五公里救援路上的五个身影


来源:新华社

从汶川县城向北90公里,有一个景色秀丽的风景区——松坪沟景区。进了景区大门后顺着景区小路再向山里走5公里,有一个风景宜人的小山村——新磨村,每到旅游旺季的时候,很多游人喜欢住在这里的农家乐。6月24日清晨,一声巨响之后,这个小村被埋在了泥土岩石之下。

新华社四川茂县6月26日电 题:去,找我们的亲人——五公里救援路上的五个身影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从汶川县城向北90公里,有一个景色秀丽的风景区——松坪沟景区。进了景区大门后顺着景区小路再向山里走5公里,有一个风景宜人的小山村——新磨村,每到旅游旺季的时候,很多游人喜欢住在这里的农家乐。6月24日清晨,一声巨响之后,这个小村被埋在了泥土岩石之下。

灾难发生后,下213国道直到救援现场的这5公里路上,一直奔波着闻讯而来的各路救灾人员,他们向前的背影像一帧帧定格画面留在人们心中。

报信:快快快!

24日早上5点20分,天刚翻出鱼肚白,家住松坪沟乡岩窝村的王树贵便起床赶往二十公里外的两河口村,每天他都要到两河口村的工地开工程车。

突然,大地传来隆隆巨响,王树贵看见,和两河口村邻近的新磨村新村组背后的大山突然垮了下来。短短一分多钟,山石和泥土就吞噬了整个村庄,滚滚烟尘遮蔽了河谷。王树贵连忙徒步往现场赶,半个小时后,他赶到了灾害发生的现场:“我趟河过来的,河水都被冲断了,水是慢慢浸过来的。”

爬到已经被塌方体覆盖的村庄上方,一片死寂,昨天生气勃勃的村庄全部被泥土石头掩埋。王树贵拿起手机拨打报警电话,但信号已经完全中断。“快快快!快去找政府报信!”他开着工程车往松坪沟乡政府赶去。

“我妹妹王三英就在这个村子里。”王树贵沉默了一会对记者说,“我妹夫前几年出车祸去世了,但这边背靠景区能挣点钱,我妹就靠做点小买卖拉扯一对儿女。”短暂的采访后,王树贵又开始忙了起来,他只有一个念头,再找找。

抢通:能联系上亲人就是最大的幸福

李元刚是茂县当地中国移动网络部的一名经理,也是当地最早知道灾难发生的人之一。清晨六点,公司网络部安全监控中心打来电话:“网络后台发现,叠溪镇新磨村附近的通信基站全部中断了。”

作为土生土长的茂县人,并参加过5·12汶川地震的救援工作,李元刚迅速带领一支十多人的网络抢险小分队率先出发。准备好物资,3台应急抢险车迅速出发,刚到金羌岩隧道便遇上了山体垮塌,公路被落下的山石砸断。

通信工作必须马上恢复,陆续进来的抢险队员才能跟外界保持联系。面对每圈重达400余斤的通信光缆、每台重达200余斤的发电油机,李元刚和队员分成两组,每人背100多斤的物资,于当天上午9时终于抵达受灾现场。

下午1点左右,松坪沟游客中心的4G基站顺利抢通,临时成立的应急抢险指挥中心网络及电话讯号均实现畅通。李元刚的任务还在继续,经过通宵奋战和近百公里的徒步前行,最终,整个受灾地区附近的所有基站均被抢通。

李元刚说:“这些天我觉得最让人难受的一个词就是‘失联’。我也是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工作特别有意义,这个时候,能联系上自己的亲人就是最大的幸福。”

隐瞒:我们都要坚守

在当地,一张感人的照片被很多素不相识的人转发。照片上,一位女生闭着双眼,把头重重地埋在军人的胸前,泪水从她的脸颊上滴落……照片中看不到军人的表情,只能看到他挺直着脊背,目视着前方让她依靠。在他们的身后,是许多正在参加救援的人们忙碌的身影。

照片中的女生徐娅是一名当地电视台的记者。在得知灾难发生的第一时间,徐娅就随同事一起奔赴灾区。照片中的军人是徐娅的丈夫——武警阿坝支队理县中队副队长郭小波,这张照片是她和从部队出发赶去救援的丈夫在一线会合时被朋友拍下的。

一开始,徐娅是瞒着丈夫出发的,刚生完孩子还没完全恢复好的徐娅是茂县本地人,老家就离这个“消失”的小山村不远,叔叔就生活在这个村里。

知道灾难发生的那一刻,她差点跳起来:“这是我的家乡,我的亲人们!”记者的职业本能和对亲人的牵挂让她把孩子交给了家人,义无反顾地出发了。

“后来我给她打电话,告诉她我要去前方执行任务,她知道可能会碰见瞒不住了才跟我说。”郭小波说,“我们当兵的跟她们不一样,我的天职就是在这种时候保护乡亲们。但是我也能理解,我有我的坚守,她也有她的坚守,这都是我们的职责。”匆忙说了几句后,郭小波又投入了紧张的救援之中。

力量:送饭也是救人

56岁的刘玉福是生活在附近太平村里的一位普通妇女,26日中午记者在路上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和村里十余个妇女一道,提着大桶,给救援现场的武警官兵、消防战士、工作人员们送饭,这已经是他们来的第五趟了。

刘玉福告诉记者,新磨村发生灾难后,全村老百姓第一时间集结到村委会,好多百姓家里都有亲人在受灾的村子。大家焦急地想做点什么,“就算别的不行至少能给救援人员送饭”成了大家一致的选择。

“我们家家户户都拿出自家最好的菜。”刘玉福说,达成一致后全村都把存的菜和肉捐到村委会,组织妇女们统一做饭。刘玉福认真地说:“我们可能没有军人们那么专业,那我们就给专业的人送饭让他们专心救人,救灾也得吃饭的。”

从灾害发生到26日的三天时间里,太平村以及附近好几个村庄的村民都发动起来,有超过一百人徒步走到现场来送饭菜和水。每次进出现场至少要三个多小时,几乎是刚送完回去就要马上做好送下一顿。

不一会儿,刘玉福他们带来的一百多斤米饭,四大桶菜就快见底了。“土豆炒腊肉很受欢迎呢!”刘玉福惋惜地说,“平时没多存点肉!这些小伙子体力消耗大,饿的很,得多吃点肉!”

救灾记者采访的时候,一队送饭的村民已经开始往回走了,一位走在最后边的妇女边走边想起了什么,她回头对武警战士们喊道,“你们救灾到什么时候我们就会送饭到什么时候,在这的我们都是一家人!”(记者:宋玉萌、薛玉斌、陈地、李力可)

[责任编辑:郑延龄]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