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王者荣耀》有毒!玩游戏有罪吗?


来源:青岛企业家

《王者荣耀》还在被刷屏,只是由盛赞转为批判。近日,杭州一名13岁学生因玩《王者荣耀》被父亲教训后从四楼跳下。此外还有各种青少年沉迷手游进而胡乱充值的情况,如“武汉10岁男孩玩游戏充值5.8万元”等。尤其是随着暑假的到来,不少家长担忧孩子会成为网游控、手机控而无法自拔。

《王者荣耀》制作人李旻

《王者荣耀》还在被刷屏,只是由盛赞转为批判。近日,杭州一名13岁学生因玩《王者荣耀》被父亲教训后从四楼跳下。此外还有各种青少年沉迷手游进而胡乱充值的情况,如“武汉10岁男孩玩游戏充值5.8万元”等。尤其是随着暑假的到来,不少家长担忧孩子会成为网游控、手机控而无法自拔。

7月3日和4日,人民网对这款游戏点名批评,理由是“不断释放负能量”、“陷害人生”。7月4日当天,腾讯控股市值便跌去1000亿元。

人民网批评《王者荣耀》的最重要原因是,吸引了大量未成年学生,他们沉溺游戏其中引起负面作用,造成“游戏之毒”。针对《王者荣耀》的批评声一下子多了起来,尤其是新华网、人民网等纷纷刊发评论批评游戏方,更是将舆情推向一个小高潮,7月4日腾讯股价发生波动和下跌,《王者荣耀》被推上风口浪尖。

腾讯给出的“解毒”方案是,7月4日上线“史上”最严游戏防沉迷系统,包括限制未成年人每天登录时长、升级成长守护平台、强化实名认证体系。5日还反馈了这套系统的运行状况,同一个小时内,共有34万个账号登陆游戏达到限时时段后被强制下线,以示决心。

不久前的主流话题还是《王者荣耀》这款国民级游戏如何成功,互联网公司甚至内部组织农药(王者荣耀的代名词)大战。“打农药”成为社交的一个元素,饭桌上的一种谈资。但是围绕《王者荣耀》的舆论风波却没有停止,这款游戏的影响力和波及面前所未有。

这不是大众第一次因网络游戏引发群体情绪。早在魔兽时代,因为沉迷游戏的虚拟世界对现实造成冲击和伤害的真实案例,不断有媒体曝光。游戏中的暴力元素、利用人性弱点谋求商业利益也是网络游戏被诟病的焦点。

史玉柱曾总结成功网游的八字方针:荣耀(玩家要获得他人尊重)、目标(任何一个时间点必须给玩家目标驱动)、互动(友情在网游中是存在的)、惊喜(随机性)。他洞悉了游戏玩家各种复杂且极端的对立情绪,将之运用到产品设计,成为吸金黑洞。

《王者荣耀》制作人李旻坦诚,面对负面新闻,他们天然地想这就是一款游戏啊,和漫画、电视剧、电影、武侠小说一样。就因为有人沉迷,就都来怪游戏,我们觉得有些委屈。

但他也承认,这可能算一款不错的游戏,甚至是一个好游戏,但还远远谈不上一款伟大的游戏。一款伟大的游戏,是需要真诚的情感体现,更明确的价值观。

曾经有人问:”百度或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应该为用户使用它们的产品而产生的消极后果负责吗——我指的是除了法律或合同规定的责任之外的责任?”

这两位公司创始人对此抱有这样的看法,他们也是孩子的父亲。以下为口述:

六间房创始人刘岩:

现在已经不能把《王者荣耀》单纯地看作是一个游戏,而是到了操作系统级别的现象级产品,覆盖人群太广,人们在上面花的时间太长。当它达到这个临界值,要承担的责任势必会大于游戏厂商原本的责任范围。人们会在伦理、情感上挑战它。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后台的真实数据,但是有多少孩子真正为之沉迷,相比它的海量用户而言,也许不是个很悲观的数字。

现在的小孩不去掏鸟窝,不去大自然做调皮捣蛋的事,沉迷于虚拟世界,这是事实,是结果。但要合理引导,如果是大企业要背负更多责任。

另外,即使没有王者荣耀,孩子的游戏时间依然是这么长,我认为它并没有拉长太多的游戏时间,而是把其他娱乐内容或游戏的时间给侵占了。因为每个孩子要读书、有课外班,每天的游戏时间是有上限的。

如果说这个游戏是社会癌症,有点过于理想化。因为发展到今天不是一个厂商问题,而是整个社会问题。我相信社会有它自我调节的能力,它是有正确价值观的。人们有本质的需求,你要吃饭、学习、睡觉,在不同阶段要做不同的事,随着你年龄不同,背负的责任也不同。在这个过程中,有太多现实生活中行为会消化掉你90%的时间,当然也一定需要10%的时间平衡你现实生活中的压力,所以游戏娱乐是避免不了的。不可能有谁因为一个游戏不去上学或不去上班了。

游久时代CEO刘亮:

《王者荣耀》这些天引发的一系列风波和争论确实是始料未及的,但这次跟以往大家吐槽网游的点很不一样。以我这么多年游戏从业经历观察,《王者荣耀》算是比较良心的产品。比如,它没有设置很多血腥暴力的画面,没有在收费上挖太多坑,在色情、赌博等广告信息方面他们也做了预防机制。

因为《王者荣耀》游戏性确实强,要求团队合作,很多玩法适合在校学生讨论,形成口碑传播。加上游戏里比拼的是技术而不是大家充了多少钱,有钱也很难跟别人拉开差距。所以对小孩来说,更容易去玩。如果是比充值,很多条件不太好的孩子就没法玩了。

腾讯现在官方态度是尽量减少未成年的介入,据我所知,他们也想推出《王者荣耀》积木类玩具,开发相关智力的品牌,让它变成一个品牌而不仅仅是个游戏。

而且做游戏的一般都希望体现自己的价值观,比如《王者荣耀》第一价值观就是团队配合意识,任何一个人想取得胜利必须依靠团队,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说的就是《王者荣耀》这样的游戏。中国玩家跟外国玩家相比,最差的就是团队精神。这对实际生活都是有价值的。

笔者认为,作为互联网时代的原住民,00后天然地与互联网和虚拟社交有着亲缘关系,这虽是他们这一代人的存在方式和社交方式,但并不意味着,真切的现实生活和现实交流是不被需要的。

也许这才是许多家长忧心《王者荣耀》的根本所在。虽然很多人会说,孩子沉迷于玩游戏,跟老师教育方法不对、家长陪孩子时间不够等有关,这固然是部分事实,但也应该看到,在有趣有毒的游戏面前,很多时候老师和家长的努力和善意,都会显得“无趣”而徒劳。

(青岛企业家综合整理)

[责任编辑:郑延龄]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