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张广天《既生魄》:谦卑的风流债


来源:光明网

继去年颇受好评的《妹方》荣获2016书业年度评选年度图书后,张广天的新书《既生魄》新近又出版了。这本书以古代天文学术语“既生魄”为题,意喻月亮的不盈,看似从弦乐到满月,实际总有

继去年颇受好评的《妹方》荣获2016书业年度评选年度图书后,张广天的新书《既生魄》新近又出版了。

这本书以古代天文学术语“既生魄”为题,意喻月亮的不盈,看似从弦乐到满月,实际总有亏缺。月亮是不圆的,仿佛人性与人生,总是在过与不及中。而过与不及,就好比错失。于是,书的题记采用了奥古斯丁的名言“我错故我在”。

这是一本充满故事元素的书,但又不能简单归入文学小说类。新的叙事方式和叙事材料充斥篇章间,一贯到底。一个叫涂浚生的人,别人以为他是音乐家、指挥家、艺术家,其实他是另外一个人。主线似乎在讲述他的跌宕情史,而各种其他线索又有很多轨迹伸展到远方、曾经和未来。涂浚生从经典的神圣的恋爱中走来,又跨入现实而大能的契约,辗转沉迷于性情的放纵,最后不得不承认自身和人生的不足以及无奈。无奈的人于是需要救赎和光明。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书中女子个个活灵活现,不同于传统文学中的美人图卷,作者以当代人敏感而深入的笔调,将她们的一瞥、一回首、一个局部或者动态中的立体生命,都捕捉得风影振荡,仿佛与读者息息共存。这种另类而又充满即时感的美人体验,几乎到了不著一字,尽得风流的地步。

另外,全书的时间和空间的设定也耐人寻味。不是虚构,也不是非虚构,而是将时间从社会历史中抽离出来,限定在具体体验的相对层面上;又将空间在人物各自的时间限定里对比着呈现,看似不确定,又特别真实。作者借人物说:“时间,是俗世的标签。空间,是生命的牢监。”

有读者说:“48万字的小说,奇妙的是,翻开任意一页,都能读进去,都有故事。”

又有读者说:“和上一本《妹方》风格迥异,文字之美不变。”

杭州师范大学教授、文学评论家夏烈说:“张广天的小说创作具备一种面向中华文化隐秘而核心的精神系统、语言文字特征及现实人生运命开放、开垦、开花结果的独特魅力,既是回归的,也是先锋的。”

翻译家、诗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王以培说:“大隐隐于市、隐于诗歌,戏剧与喧闹之中的先‘疯’导演张广天,这一次终于一反常态,用最冷静、最深刻、最谦卑的笔调,向世人呈现了一部当代忏悔录,中国的‘一个世纪儿的忏悔’。言语奇绝,诗意盎然——‘月亮孤独吗?’当孤独之心独上‘红楼’,红尘既飞,魄犹在。”

[责任编辑:魏本敏]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