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别致,里院!一种无可替代的城市情怀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11282平方公里是她的外衣大海是她最耀眼的裙摆八大关、太平角是她的青丝崂山是她脖颈的项链,色彩斑斓她是“山东第一美人”她的名字叫“青岛”!底蕴深厚、建

11282平方公里是她的外衣

大海是她最耀眼的裙摆

八大关、太平角是她的青丝

崂山是她脖颈的项链,色彩斑斓

她是“山东第一美人”

她的名字叫“青岛”!

底蕴深厚、建筑独特、景色宜人

青岛的美,千姿百态

总有一个理由,让你爱上青岛

凤凰青岛特别策划:青岛相册

从多角度为您展现青岛之美

本期为:里院

里院是青岛颇具特色的地域性传统民居建筑形式,相比北京的四合院、上海的弄堂、福建的土楼,它是由西式洋楼与四合院巧妙结合而来的。

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里院曾作为青岛中下层市民的民居形式而普遍存在着。它不仅是老青岛人避风挡雨的居所,更是青岛历史的见证。

“里院”四面都是楼房,中间围出一个大大的院子,只留一个大门洞通向外面,楼的墙体就成了高高的围墙,墙高少则8米,最高的近20米。“里院”大多是二层楼,少数为三层,极个别的是四层。屋顶全部起脊,红瓦铺就,或是双坡,或是单坡,有一米多的出檐。楼的外侧临街,一楼大都做了店铺。

老青岛们根据它的建筑特点,直接给它起了一个亲切的名字——里院。

里院是青岛历史上曾经辉煌的历史遗存,是值得青岛人骄傲的物质与非物质双重文化遗产!从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为应对商业的繁荣及人口的增长,青岛市区大量建造这种商住一体、亦中亦洋的特色建筑。从而逐渐形成了青岛“红瓦绿树”的城市美誉。

青岛的里院老街就像一部中西建筑的交响诗,它穿越了艺术史的漫漫长河,在我们的耳畔轻轻奏响,那恢弘的乐章不断提醒我们关注它文化的本质。当我们打开这座置身于时光深处的“城堡”,里院的文化与风格也不紧不慢地展现在我们的眼前,它不仅吸收了西方建筑史上多种风格的流变和轨迹,也吸纳了中国传统的诸多元素。诚如梁思成所言,里院是融合东西方多种文化观念于一体的建筑艺术巨制。

里院,顾名思义,由“里”和“院”构成。传统意义的“里”有货栈的功用,商人在沿街店铺谈完业务,就走进后面的天井或内院看看样品;“院”更加强调了居住功能,规模比里更大。

德占时期,德国人在青岛进行了格网规划,因此形成了不规则四边形、五边形等街区形状,而欧洲的联排式住宅,TOWN HOUSE,在20世纪初叶随沿海租界的开发而大量建设,并在各地本土化,形成不同的建筑形态,青岛的里院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的。

里院建筑虽然外表并不富丽堂皇,但是它规模适中,空间组合变化多端,材料技术较为成熟,装饰装修得当,建造过程体现了劳动人民的生存智慧和青岛城市的历史变化。

青岛的里院形成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世纪四十年代,达到鼎盛时期。据1933年的统计资料,青岛有各类里院建筑506处,房间16701间,建国时青岛留存的里院仍有400多处。

随着城市改造的蚕食,分布在北部与西部城区的里院建筑所剩无几,现存里院建筑仅剩有六片。其中比较著名的有:海泊路63号的积庆里(也称广兴里)、黄岛路17号的平康五里等。

里院的生活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青岛人,给青岛人的生活记忆里镀上了极其特殊的、难以忘怀的光泽,它直接影响了里院居民的思维、情感、行为和处世方式,进而引导和带动了青岛地域人文特征的形成和完善,并在其中占有极重要的组成部分。

青岛的里院大多由青岛人自建而成,其外部轮廓由城市街道走向决定,常为方形,四周围合,中心形成一个大院,建筑一般是两到三层的木头结构,后期也有四到五层的砖混结构,底层多为商业用途,二层以上为住宅。

一条老街,承载着几代人的记忆,也蕴藏着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青岛的老街似乎只是为了单纯的浪漫而存在,不修边幅,也不需要刻意烘托情调,她就是那样的整洁,静谧,悠长。众所周知里院是青岛老城市井生活的最集中的样本,历史的风尘也掩埋不了那半个世纪的世俗风物、市井百态,青岛的老街老院是充满人间烟火的生活剧场,也是百姓故事的鲜活绘本。

站在高处俯瞰青岛美景,会看见一大片由红色几何形状构成的建筑群,里院就像一个硕大的迷宫公园,让人们想进去一探究竟。它是那样的层叠而不凌乱、那样的格格不入又完美和谐,虽然这里现在已经成了公认的“贫民区”,但却是很多资深老青岛向外地游客极力推荐的深游之所,也是很多品味青岛市井文化驴友的必选之地,这里就是黄岛路,青岛市井的不二图腾。

“里院”是一种神奇的建筑模式,老青岛都叫中山路一带称为“街里”,其中“里”便是里院,也就是高处俯瞰像迷宫一样的几何图案建筑,是一种融合了中西方智慧的高效能建筑。

它的最初雏形出现于1900年,当年青岛在殖民时期,德国殖民者对青岛华人区(鲍岛区)的规划非常细致,逐渐发展出了一种四周住人,中间合围天井为市的建筑,随着建设经验的逐渐增加,这种在中国独有的建筑逐渐得到完善,1914年高密路的“广兴里”获得施工许可,使得这里成为了里院的标杆建筑,直到今天还被人津津乐道。

随后的日子里,各种样式的里院越来越多,因为设计功能上的原因,使得有里院的地方成了商业气息最浓的区域,也成了展示老百姓的市井百态的舞台。而像这种可以居住,又可以当市场的场所,和今天的城市综合体何其相似,简直就是城市综合体的鼻祖。

里院大多数都有一个风雅的名字,这里面不仅仅体现出了建筑者的心态,更诠释者居住着的向往。如高密路56号的广兴里,寓意这里的人生意兴旺发达;海泊路的介寿里,名字出自《诗经》,曰:“八月剥枣、十月获稻。此为春酒、以介眉寿。”介寿二字寓意祈求长寿,十分吉祥;又如黄岛路的德善堂,名字出于《道德经》,曰:“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从中不难解读出建造者和使用者的宽厚和本分。

漫步在这些老楼的内外,除了感受青岛的市井文化,还能获得风雅的精神洗礼,就算是如今已经破败,又能怎么样呢?真实的历史本应该就是这样的,更何况这里即将迎来一次彻底的涅槃。

如同北京的四合院、上海的弄堂、福建的土楼一样,在青岛同样有一种建筑代表了与众不同的"青岛特色",它就是西式洋楼与四合院巧妙结合而来的里院。青岛人爱里院,正如北京人爱胡同。也许真正住过的人并不多,但它却是这个城市昨天最好的缩影。

拭去里院的浮尘,倾心捕捉里院的一草一木,哪怕半挂在空中腐朽的木制门窗,也能寻觅到里院里原先被人向往的平静生活。在里院驻足,思绪穿越五十年前,映入眼帘的是街边那鳞次栉比的喧嚣集市,是里院内摆满全桌的饕餮盛宴,是几家人合围在一起谈天说地、邻里间亲如兄弟的情感,是生活中的那种旁人无法体会的悠闲。

然而,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城市的发展变迁让里院渐渐淡出老百姓的生活视线。

那些曾经辉煌过的里院已渐渐失去光泽,它们中的多数在旧城改造中被人们摧毁、拆除,而弥留至今的里院也大多年久失修、破败不堪,沦落成为闹市中的“棚户区”。

走进海泊路上的一处里院,狭小、拥挤的空间,各种生活用品和杂物堆得满满当当的,随处可见风化起壳的砖墙,满眼七零八落的管线。墙体开裂、破损,还有那些临时性的修补。由于房屋租金低廉,吸引了大量外来务工人员、流动商贩、周围店铺老板前来租住。

而原先居住在这里的本地居民则大多随着购置新房而搬出里院,目前仅有少部分老人仍在这里居住。老人们不离开里院,有的并非条件不允许,而是一种不舍,用老人的话说:幸福不是家财万贯,而是能自在享受习惯。不管街里的生活多么嘈杂,只要穿过拱门,就能瞬间安静下来。他们选择居住在老房子,是一种情怀,一种习惯而已。如今,老人们走不动路了,几家相聚的日子越来越少,住在二楼的老人喜欢拿着凳子坐在自家门口,等待着子女定期回家相聚,子女一回家,里院又传出欢声笑语……

青岛的里院,作为一种建筑形式,融入了许多老青岛人的情感,逐渐形成了一种地域性文化。在历史长河中沉积下来的里院文化,体现了上世纪中期和谐共济的居住理念,和简约、明了、诚恳、直接的人生哲学。

随着时间风雨的洗礼,里院逐渐凋敝,破损,但仍有无数人居住其中,守望里院,用镜头,用展览,用口述历史记录曾经庇护过他们的老房子。里院不仅仅是一种建筑形式,更是中西文化交织的结果,是青岛最特殊的符号。

时光流逝,里院这种曾经被老青岛人视为骄傲的独特建筑物,似乎要被这个时代所抛弃,随着已经留存不多的里院被推倒,仅存的回忆也将不复存在,代表青岛城市符号的里院正在消失。

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把它记录留存下来。

它就像一个硕大的迷宫公园,让人们想进去一探究竟。它是那样的层叠而不凌乱、那样的格格不入又完美和谐。有人说,旧里院不但是老青岛人避风挡雨的居所,更是青岛历史的见证。这里的一砖一瓦都带着一百多年前雨水的味道。住在里院的人,总带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自豪感。那些合围小院、红木楼梯、六格玻璃窗、街边商铺,依然留存在人们的记忆里。

 

[责任编辑:郑延龄]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