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对爱恐惧又渴望:致时代神经症人格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读过《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后,我了解到一个现象,“对爱的病态需要”。在读到相关章节时,我突然明白,其实大部分人的爱正是一种病态的需要,套用一句网络用语可以表述为:并不是&ld

对爱恐惧又渴望:致时代神经症人格

读过《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后,我了解到一个现象,“对爱的病态需要”。在读到相关章节时,我突然明白,其实大部分人的爱正是一种病态的需要,套用一句网络用语可以表述为:并不是“因为爱所以爱”,而是一种内在焦虑激发的强烈需求。

有人说,现在这个时代的爱越来越廉价了。可是对于“神经症病人”来说,爱是那么弥足珍贵,旁人的问候、陌生人的友好帮助都会被视作有深意的爱。

这世上,大抵没有人不渴望爱吧。但凡陷入其中,人的情感就会变得卑微而小心翼翼,我们可以从中找到某些卑微行为的源头。比如,书中提到,“神经症病人”总是自觉自己是一个可怜孤寂的人,急切地希望别人来照顾帮助自己,为此不惜自降人格。

一旦求之不得,就会变得敏感、易怒、善变,产生敌意。或许很多“因爱生恨”就是如此产生的吧,只因没有从别人那里得到预期的爱,就转而对对方产生强烈的敌意。

仔细想想,我大概就是如此。总是害怕人被冷落、忽视,每当有人漏了我的名字,我就会觉得失落,甚至自怜自艾,在心里对自己说:我算什么呢,人家为什么要记得我……。如果有人帮了我一点小忙,或者拜托我做一件事,我就会觉得欣喜,如同一个天大的任务只有我能完成,而我也会竭尽所能去做好。

这样做人确实很累,过分的顺从,过分的依赖,而且过分的贪婪。担心失去别人的爱,因此不敢反对别人的意见,总想紧紧抓住对方的爱,不惜唯命是从。只要别人的爱稍许怠慢,自己就变得焦虑不安,产生生活将要毁于一旦的恐惧。

渴望爱,却又惧怕爱;追求任何形式的爱,却又对其保持深度怀疑;不自信地认为别人不可能爱自己,因为自己本身也无法去真正爱别人。就这样在渴望和恐惧中挣扎深陷。

正如书中指出的那样:

神经症病人毫无自知地处在一种既无力去爱,又极其需要得到他人之爱的困境中。

尽管我不想承认自己是“神经症病人”,但是在这个时代,每个人可能都有点“病”。我们总是脚步匆匆,情感的联系越来越少,人与人之间的爱也越来越浅薄,越来越快餐化,企图五分钟内就要与陌生人熟悉,或者短时间内就爱上一个人。没有爱的时间和精力,却有对爱的需求;从不用心去经营情感,却寄希望用乞求怜悯的方式获得爱,这大概就是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吧。

我想,无论是哪个时代,这种对爱的病态需要永远都会存在。我们或许不能战胜这种害怕失去、害怕被冷落而让人愈加卑微的爱,但至少我们能对它有更多了解,更多理解。如果你曾对一个对你总是患得患失的朋友或爱人退避三舍,请你打开这本书,或许,你会发现那些被遗失的爱是那么美好。因为,我也曾是这样的一个人,渴望走进你,又恐惧失去你。

对爱恐惧又渴望:致时代神经症人格

《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内容简介:

在我们所处的当下,再来谈卡伦•霍尼的《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这本书,变得更具有实质性的意义。作为霍尼的第一本重要的心理学专著,书中系统阐述了霍尼对文化神经症理论的基本主张,详细论证了文化因素与神经症形成之间的关系,着重分析了焦虑、敌意、冷落、逃避等一系列神经症表征以及神经症病人对爱、财富、权力等病态追求后的文化基础和根本动力,强调了神经症病人在面对现实冲突时的反应,以及为化解冲突病人所承受的痛苦和为此付出的巨大代价。

在书中,霍尼用尽量浅显的语言批判了正统精神分析的生物学理论,标志着其思想的形成,也标志着精神分析社会文化学派的形成。

[责任编辑:姜丹丹]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