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全国人大代表史伟云:加强眼库规范化建设 提升角膜捐献数量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3月5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山东省眼科研究所所长、党委书记、山东省眼科医院院长史伟云接受了凤凰网青岛的采访。谈到角膜捐献,史伟云表示,这是关于人民健康关系迫切需要

 

山东省眼科研究所所长、党委书记、山东省眼科医院院长史伟云

3月5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山东省眼科研究所所长、党委书记、山东省眼科医院院长史伟云接受了凤凰网青岛的采访。谈到角膜捐献,史伟云表示,这是关于人民健康关系迫切需要得到重视的问题,目前,全国角膜材料奇缺与我国400万角膜盲患者群体的巨大需求的矛盾十分突出。

如何解决这两个问题?史伟云接受了凤凰网青岛的采访,以下是专访实录。

凤凰网青岛:本次全国两会您最关注的是哪些领域?针对这些领域有什么建议呢?

史伟云: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实施健康中国战略,是新时代健康卫生工作的纲领,作为一名医疗工作者,我备受鼓舞也深感责任重大。习总书记还指出“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的重要标志”,眼健康则是人民健康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盲在内的视觉损伤严重影响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活质量,加重家庭和社会负担,威胁社会经济生产活动,是涉及民生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和社会问题。因此,我从自身眼科工作领域出发选取了两个感触最深,与人民健康关系最大的两个问题,作为提案上报到全国人大,希望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一是针对目前全国角膜材料奇缺与我国400万角膜盲患者群体的巨大需求的矛盾,提出了改善我国角膜材料匮乏现状的三点建议:一是通过增强公民捐献意识,完善捐献立法和监管体系,拓展捐献渠道,加强眼库的规范化建设,逐步提升国内红十字角膜捐献数量;二是专题研究角膜进口问题,在强化监管的基础上,出台角膜进口专项规定,通过进口国外角膜来缓解国内的紧缺状况;三是将生物工程角膜研发纳入国家重大科研专项,集中力量进行攻关,加快新产品的审批和应用,以尽快实现生物工程角膜对人体捐献角膜的替代。

二是针对目前国内医用高值耗材大部分被国外品牌垄断,造成家庭及社保经费负担过重的问题,提出了重视和提高国产医用高值耗材市场占有率的三点建议:一是出台针对性政策法规,为国产品牌进一步释放出市场空间,同时加强行业监管,保证国产医疗耗材产品的安全有效;二是在政府主导下,进行重点领域的专项攻关,建立起完整的科研链条,实现国产医用耗材、设备在关键技术领域的突破与提升,改善国产医用高值耗材的品质和性能;三是出台详细的指导意见,组织专家进行论证、甄选,鼓励国产品牌使用,提高市场占有率。

凤凰网青岛:全国11个综合医改试点省(区、市)和200个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率先推行“两票制”,减少药品流通环节,使中间差价透明化,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在今年两会上有没有相关最新的信息呢?

史伟云:2017年的医药行业热点不断,医疗改革的全面深入,一系列关系老百姓健康的惠民政策的实施,让人如沐春风。所谓“两票制”,就是药品出厂后到流通企业开一次发票,流通企业到医疗机构开一次发票。鼓励医疗机构与药品生产企业直接结算货款、药品生产企业与流通企业结算配送费用。目前,全国有11个综合医改试点省市和200个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率先推行“两票制”,减少药品流通环节,使中间差价透明化,这一政策将争取2018年在全国全面推开。

两票制前,绝大多数药品从生产企业到医疗机构,中间需要经过多次倒手,目的是为了帮助生产企业降低开票成本和规避提现风险。打个比方,一个医院中标价30元的药品,药厂的出厂价为10元,紧接着药品代理商负责药品的投标、药物使用的说明培训等等,再以25元的价格流通到医药配送公司,配送商一般还会加5到8个点的运行费用,最后配送到医院。由于一系列中间环节层层加价,医药行业乱象丛生,倒票、过票的行为屡见不鲜,导致药品价格虚高。

山东既是用药大省也是制药大省,因此,在总结借鉴先行省市“两票制”经验做法的基础上,山东省的实施方案一方面紧靠国家版两票制意见,同时也体现出了很多亮点。

从医院层面来看,两票制带来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进一步降低药价,随着加价环节减少、流通成本下压后,药品价格会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调空间;二是进一步强化监管,随着流通环节缩减,药品可追溯性增强,更有助于打击“非法挂靠”“过票洗钱”“商业贿赂”等违法违规行为,促进医药产业健康发展。

推行药品“零加成”后,老百姓在医院买药更便宜了。不过,取消药品加成只是降低药品价格迈出的一小步,要真正使药品形成科学合理的价格形成机制,必须对药品生产、流通和使用的全链条、全流程进行改革。“两票制”的意义就在于此。

凤凰网青岛:医药分家是国家医药改革方案中明确提出的公立医疗机构改革的一个方向。对医院来说,医药部门的直接作用消失了,医药部门庞大的开支成为医院的包袱。作为一名一名来自医疗领域的人大代表,对此有什么看法,今后医院的发展方向又是什么呢?

史伟云:全部取消药品加成、医药分开这意味着我国公立医疗机构将彻底告别“以药补医”的时代。“药品加成”政策是我国50年代困难时期实行的一个政策,当时是具有积极意义的。但是,随着我们国家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以药补医”逐步演化成为一种逐利机制,大处方、大输液、滥用抗菌素等问题日益严重,推高了医疗费用,削弱了公立医疗机构的公益性。

取消“药品加成”,破除“以药补医”的机制,在落实时,坚持了三个原则:第一,必须坚持公立医院的公益性,毫不动摇地把公益性写在卫生事业发展的旗帜上。第二,必须坚持“三医联动”打出“组合拳”,增强改革的整体性、系统性、协同性。第三,必须坚持合理的利益导向和激励机制,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充分发挥医务人员的主体作用。

作为一名来自医疗领域的代表,我认为取消“药品加成”,实现真正的医药分开重点是要按照“腾笼换鸟”的思路,按照腾空间、调结构、保衔接的路径破除旧机制、建立新机制。腾空间,就是要开展药品的生产流通使用全流程改革,要挤压药品价格的虚高水分,还要开展医保支付方式的改革,来激发医院和医务人员合理用药、控制费用的内生动力。调结构,就是把降低药品价格、规范医疗服务行为腾出的空间用于调整医疗服务价格,要把检查检验的价格降下去,把服务的价格提上来,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的价值,优化医院的收入结构。保衔接,就是医保支付和财政补助,医保支付和财政补助政策要同步跟进、无缝对接,确保群众负担总体不增加。

[责任编辑:吕晶晶]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