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青岛评论 | 李扬:中国经济转入高质量发展,青岛房价走势进入新时期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未来,纵观全球经济大势,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纠纷围绕着我们发生,而中国必须要做好成为矛盾焦点的准备。为此,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针对全球经济变化、中国经济发展新阶段等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未来,纵观全球经济大势,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纠纷围绕着我们发生,而中国必须要做好成为矛盾焦点的准备。为此,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针对全球经济变化、中国经济发展新阶段等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全球金融危机只是进入了“下半场”

首先对于全球经济,目前有很多专家和学者的分析都比较乐观,但也有看法认为,全球的经济还未达到长期稳定增长的程度。2017年年初,我们主席在达沃斯论坛中的一段讲话,就非常集中的阐明了这个看法,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

在这段著名的演讲中,他用了一段话来概括全球经济形势,认为全球正处于一个大分化、大改组的过程中。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目前世界经济存在着三大突出矛盾。

第一个矛盾是增长动能不足。在现阶段,我们还不完全清楚什么是新动能,也不清楚旧动能是否会重新转换为新动能,但旧动能和新动能都是以某一个时期的科技为基础的,动能和科技创新连在一起,所以这个表述也在说创新应当成为我们的发展动力,但是它还没有大到能够带动我们整个经济长期稳定发展的程度。

第二个矛盾是经济治理滞后。原来由资本主义、少数发达经济体主导的格局,从90年代初开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2017年底,发达经济体贡献了全球40%的GDP增长,而新兴经济体贡献了60%。但是全球治理体系依然是以美国为主导的发达经济体说了算,这必然导致矛盾愈演愈烈。未来二三十年里,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纠纷围绕着我们发生,中国要做好成为矛盾焦点的准备。

第三个突出矛盾是全球发展失衡,难以满足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期待。在我们期待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中,有可能会加剧资本回报和劳动力回报的差距,导致掌握资本者占有越来越多的财富,形成阶层的固化。

至于国际上对全球经济的分析,IMF总裁拉加德在最近的一个讲话中总结说,世界经济增长从2016年起持续复苏,并将在2018和2019年继续这一进程,这是一个鼓舞人心的新情况。但是美国股市在目前超高市盈率的情况下,会不会产生泡沫,形成新的金融危机?在长期和短期投资收益率差不多的情况下,有谁愿意投资长期,没有人投资经济怎么增长?这些问题都会加大金融市场回调的可能性。从全球经济来看,我觉得全球金融危机没有过去,无非进入了“下半场”。

中国转入高质量发展,房价走势如何?

十九大会议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新时代进行了重新的正面阐述,即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说明减速只是我们高质量发展的另一面。值得注意的是,实际上我们正在用质量替代速度,反过来说,增长速度下来后的代价是必须换回质量、效率的提高和公平的增强,否则就会成为一个灾难。

中国目前在长周期和金融周期的两个周期强作用下运行,这也是中国未来需要认真应对的最重要的两类周期。2017年,关于周期的讨论很多,但大部分都不得要领。长周期告诉我们,中国经济仍处在由新常态逻辑决定的经济增速下行过程之中;金融周期时刻提醒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必须重点防范金融风险,尤其要特别关注金融周期的一些驱动因素,如房地产价格、股市、货币政策等等。

十九大也在坚持稳中求进的总基调方针中,将打好风险防范、精准扶贫、污染防治这三大“攻坚战”明确列为今后三年的主要工作任务。这里我想特别指出的是,鉴于到2020年实现全面小康基本已成定局,所以只要不发生特别大的不利冲击,就没有必要采取较强的刺激增长政策,这就为解决若干关乎国民经济全局的长期问题提供了可贵的“时间窗口”。

再来说说房地产市场的长效机制。现在以“多主体供应、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为支柱,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出台了。多主体供应,打破了国内目前政府作为唯一土地供应方的单一化土地供应格局,今后包括集资建房、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等可能都会进入交易流通;多渠道保障,意味着很多保障房建设、棚户区改造都可以由市场上的其他主体来做;租购并举,像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更是必须实行租购并举,大量建设公租房。中国房地产市场从此进入一个新时期,我的判断是,除了开国际会议的青岛和其他一二线疯狂“抢人”的主力城市,2018年全国房地产都将是稳中有降的趋势。

金融业风险进入集中爆发期

中国金融业已经进入了风险集中爆发期。根据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的概括,中国现在金融的问题主要表现在金融风险点多面广、违法违规乱象丛生、结构失衡问题突出、各类风险隐患较多、脆弱性明显上升等五大方面。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金融风险集中出现呢?首先,我国经济金融经过了上一轮扩张期后,进入下行“清算”期;其次是结构性问题,实体经济供需失衡,金融业内部失衡,金融和实体经济循环不畅;再者是体制性原因,一些市场行为出现异化,道德风险明显上升,而金融监管很不适应;最后,中国的问题从来是和世界紧密相连的,我们也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国际金融危机扩散的影响。

那么在积聚了风险之后,又怎么从根源上防范和化解风险呢?习近平曾明确指出,“金融风险的源头在高杠杆”。这也就清楚地说明,去杠杆是今后若干年管理金融风险的重点和抓手。因此,以处理不良资产为抓手,稳步“去杠杆”,成为我国今后一段时期金融工作的中心任务。

虽然中国的杠杆率已经得到初步的控制,但根据2017年三季度的杠杆率水平报告显示:目前居民还在加杠杆,但是中国居民已经没有加杠杆的余地了;中国企业的债务风险也较高,可能会有隐含风险;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也在加剧,其中PPP项目的问题尤其突出。

如果想要去掉国企和地方政府身上的杠杆,办法有三。第一,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重中之重,特别要抓好处置“僵尸企业”工作。第二,各级地方党委和政府要树立正确政绩观,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终身问责,倒查责任。第三,完善风险管理框架,强化风险内控机制建设,推动金融机构真实披露和及时处置风险资产。根据我们测算编制的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中国大约有20.3万亿的净资产,相信足够解决这些问题。

作者简介

 

李扬: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金融学会副会长、中国财政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国际金融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城市金融学会常务理事,1992年获“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称号;1997年人事部批准为“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

[责任编辑:张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