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青岛评论|向松祚:金融业将出现哪些趋势?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中国经济处于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时期,我们现在需要双引擎的驱动,即一方面我们需要稳定传统的产业,在此基础上进行升级换代,但更重要的是将资本和精力转向新兴产业,这可以被称作“新产业革命”。

中国经济处于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时期,我们现在需要双引擎的驱动,即一方面我们需要稳定传统的产业,在此基础上进行升级换代,但更重要的是将资本和精力转向新兴产业,这可以被称作“新产业革命”。此外,金融业的发展也出现了新趋势……

“十九大”后,我认为主要投资方向应围绕着新兴产业、消费升级产业、传统产业的兼并重组和升级换代。政策调整的方向,未来投资方向已经显现。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长向松祚,就中国主要投资方向、金融业的发展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并为投资者们提出了相应的投资建议。 

 

国际背景:中美贸易纷争

今年以来,国内外的经济金融以及贸易局势,可谓风云变幻。特别是中兴通讯遭到美国商务部制裁的事件引起轩然大波,中美之间的贸易时局格外引人关注。我想先简要谈下我的两个看法。

首先,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并没有真正的打响,现在双方只是在布阵,并在沟通、谈判中互相让步,经过中美双方高层的沟通交流,具体动向还需静观其变。但贸易战不开战并不意味着贸易摩擦会减少,甚至会越来越多,美国绝不会轻而易举地让任何一个国家能威胁到它在国际上的领导地位。

因此,美国对中国的很多指责批评,有很多霸道不讲理的地方。所以,我非常认同中国政府在处理中美贸易争端上的做法:有力、有理、有据,而不像有些民众,用情绪化的言论和做法面对贸易纠纷。

既然现在,美国认为中国的经济实力可以转化成为军事实力,那么中美之间的摩擦纠纷只会多不会少。从长远来讲,中国还是需要做好冷战或热战的准备。

核心科技需要双引擎驱动

当下,中国经济政策的总要求是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阶段,换句话讲,未来几十年所有的政策都将围绕这个根本主线来展开。但现状是,我国有220多种产品的产量位居世界第一,但能够进入到全球前100名的制造业品牌只有华为一个。这就是中国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我们并没有掌握“要命”的核心科技。

如今无数资本都朝着商业模式里拥挤,新的商业模式一出现,即被估值几十亿几百亿,这说明我们现在缺乏内在的创新动力。因此,中国的经济真的走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时期,我们现在需要双引擎的驱动,即一方面我们需要稳定传统的产业,在此基础上进行升级换代,但更重要的是将资本和精力转向新兴产业,这可以被称作“新产业革命”。

移动互联网是新产业革命的一个大方向。按照业内专家的说法,目前整个互联网的三大核心技术,基本百分之百被美国掌控。

第一,是芯片。我曾请教过华为的研发总监,问中国是否有一天可以赶上芯片业老大英特尔。他说,英特尔公司每年投入的研发费用至少在100亿美元以上,更关键的是他们拥有一大批世界级高水平工程师,而我们无论从财力还是人力上都不具备这些条件。

第二,是操作系统。手机市场的安卓系统、苹果系统,电脑的微软系统,这些公司离开中国市场,照样可以在其他国家进行经营销售。第三,是软件。近年来,亚马逊的软件开发突飞猛进,这也是亚马逊成为华为另一大竞争对手的原因。

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我们从根本理念上进行调整。有人说,如果把海外的人才都引进国内,给每个团队一亿人民币的启动资金,再提供房子、户口等保障,应该能立马改善现状。但长远上,这治标不治本,我们必须着力创造出完善的法制环境来妥善保护知识产权,让大家有自由研究的氛围,这需要政府和企业的共同努力。

金融业将出现哪些趋势?

不久的将来,美国可能对中国的一系列金融机构和企业开始动手,绝不止中兴这一家。美国在金融上有制裁的霸权,原因在于它掌控全球的货币金融体系。而中国目前还没有一家真正的跨国金融企业,我国的金融市场不是一个真正的国际金融市场,也不是全球财富的避风港和蓄水池,我们的资本账户还没有实现自由兑换,人民币国际化才刚刚开始。

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必须把人民币变成真正的国际货币,让全世界的人都愿意使用人民币储蓄财富。我们现在的外汇储备都是美元,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中所占比重只有1.08%,而美元占到70%;全球的债券、股票等金融交易,80%是美元计价,人民币占1.7%。所以美国得以在很大程度上操控或影响世界经济。

另外,美元作为世界主要的金融和贸易结算货币,美国无需承受汇率波动风险,却可以反过来将指责别国汇率操纵作为重要的金融和经济外交武器。这也再次印证,中国急需对金融业进行政策和结构上的调整,投资者们也要顺势把握好时局。

这一次博鳌论坛上,央行行长易纲刚宣布的金融开放程度确实史无前例,据我判断,在具体的落实和执行上,一定是有节奏把控的。

那么外资对中国是否感兴趣呢?在欧美、日本的大型基金中,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占比非常低,他们希望能够多配置一些中国的资产,包括债券、股权和一些实体公司的投资,他们对大型基础设施的债券、股权,包括PPP项目,都很感兴趣。第二,他们对房地产和传统制造业的整合非常感兴趣。他们进入中国,不在于追求中国的高科技,而在于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等项目。第三是债券,因为近年来中国债券的收益率比世界很多国家的收益要高得多,按照中国这么大一个经济体,在外资基金平均配置里面,达到10~15%的比例是比较合理的,而现在离这个水平还差很远,所以外资投资空间巨大。

对投资者来说,“十九大”以后的主要投资方向就是在新兴产业、消费升级产业、传统产业的兼并重组和升级换代。具体包括以高铁和地铁为主要投资领域的基础设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三农”领域、精准扶贫相关项目、传统制造业的兼并收购和整合、房地产行业的大规模整合以及“一带一路”倡议所牵引和带动的投资项目等,可通过成立大量的创投基金对新兴产业和升级转型的传统行业进行投资。政策调整的方向,其实正是未来投资的方向。

作者简介

向松祚做客上财大青岛研究院第32期金融家俱乐部,应邀以“中国经济金融政策调整的基本方向和投资趋势”为题作主题演讲。

向松祚: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向松祚经历丰富,多年深入研究西方经济学经典著作和世界经济史,尤其是国际货币制度演变历史。他笔耕不辍、著述颇丰,主要著作、译作包括《伯南克的货币理论和政策哲学》《汇率危局——全球流动性过剩的根源和后果》《不要玩弄汇率》《蒙代尔经济学文集》《金融危机和国家利益》等。

[责任编辑:范学博]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