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青岛评论 | 安吉林:对于老百姓最关心的《个税》修正,这六个问题不容忽视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6月19日,个税法第七次大修草案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审议,草案中主要针对个税调整和综合征税等进行了描述。每次个税调整出发点均是适当减轻纳税人负担,本次调整史上力度最大,特别是增加了三大专项税

6月19日,个税法第七次大修草案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审议,草案中主要针对个税调整和综合征税等进行了描述。

每次个税调整出发点均是适当减轻纳税人负担,本次调整史上力度最大,特别是增加了三大专项税前抵扣。因此事关系到成千上万人的腰包,关系到成千上万个家庭。同时此次个税调整,也给老百姓带来的实惠多多,有必要与大家逐一来唠唠。

与此前的《个税法》相比:

一是提高起征点,由原来的3500元提高到5000元;

二是有个小综合,5000不只是工薪所得,还包括劳务报酬、稿酬、特许权使用费等收入,均纳入“5000元”考核起点中;

三是各档税率的适用范围拉大,如原来的3%税率适用于扣减后对应1500元以内的纳税额,现要修改为3000元以内;原20%的全部纳税范围和部分25%的纳税范围改为10%;

四是进行专项扣除,如教育支出、住房贷款利息(租房)、大病支出。

这些措施,带来的最直接结果是缴税少了,特别是中产阶层(年收入30万以下)负担轻了,这有利于拉动内需。

此外,特别是个税修改方向上,有必要在讨论和修改时,对以下六个问题给予足够关注。

起征点,可考虑设计成变量

(1)起征点仍有提升的空间

今年春天的两会期间,有人建议将起征点调整到7000元,也有人建议调整到10000或20000元。但此次调整到了5000元,与人们的期望值有点偏差。我国个税起征点从上世纪80年代的800元,到2005年、2007年、2011年连续进行了三次调整,起征点分别为1500元、2000元、3500元。

3500元是2011年定的。2011年,全国GDP是458217亿元,全国非私有企业职工年收入42452元;2017年,全国GDP是825016亿元,增长80%;2017年全国非私有企业年平均工资为74318元,增长75%。如果按照平均工资的增长速度计算,现在的起征点应为3500x1.75==6125元。如果按照起征点与全国非私有企业年平均工资之比保持不变的思路设计,起征点应为6127元。两种设计思路结果相差无几。

考虑到今后几年的物价上升货币贬值以及收入提高等因素,打个提前量到7000元或8000元是合适的。     

(2)起征点应设计为变量

没有把起征点作为一个变量来设计是个缺陷。中国经济仍处于中高速增长状态,居民收入仍会稳步提高,每年货币贬值幅度也比较大,起征点如果固定就会难以适应变化了的情况。如果提高起征点,必须通过人大修法的程序,程序复杂,节奏过慢。

所以,有必要将起征点设计成一个变量,每年根据GDP增长与平均工资收入增长情况,自动变化。这就像每年的社平工资一样,不需要再经立法程序就可以调整,每年将起征点提高几个百分点即可。

(3)起征点应考虑地域差别

起征点没有考虑地域差别,全国一刀切有失公平。2017年全国非私企业职工收入达到74318元,北京达到131700元,比全国平均数高出77%。但是,北京物价也高,如北京房价2017年是60000元/平,而天津房价为21000元/平。收入水平各地相差巨大,物价水平相差巨大,同一个起征点显然不公平。如8000元在北京可能仅是小康,在某一个县城就是高收入。如果没有大病、房贷、教育支出,各地需要缴纳相同的税,这个不合理显而易见。

可以全平社平工资为参考依据,设个中间值,允许各地围绕中间值给予上下50%的浮动,可能更具有灵活性,也更符合实际,做到税负实际相当。

除了之前的五险一金(四险一金)等税前基本扣除项外,为了减轻纳税人负担,此次增加了专项扣除,如住房贷款利息或租房租金抵扣,教育支出抵扣,大病医疗支出抵扣。这是此次修法的最大亮点,将极大地减少纳税人负担。

住房抵扣

应以满足基本需要为主

最近几天,由于房贷利息或住房租金能够抵扣个税,就有所谓的经济学家分析,此举会不会推高房价?还有人提出,富人买别墅,可以抵扣更多的利息;而一般纳税人,可能只买个普通商品房,抵扣的个税少。这让富人得利,造成新的不公平。

我认为,这种想法是天真的。

所谓房贷利息或租金抵扣个税,只能考虑解决住房的基本需要。如居民的第一套住房面积小于90平,即刚性需求,若有贷款,其贷款利息可以抵扣个税;无房户租住90平米以下的住房租金,可以抵扣个税。对于那些改善性住房,当属富裕阶层,自然无须为其抵扣个税。

如果非要抵扣,也应该有个限度,只负担其基本需要部分,给予利息或租金抵扣。所以,房贷利息抵扣个税虽然可以减轻购房者负担,有利于刚需房销售,但不会推高房价。

教育支出

可以放宽到大学教育

教育,是一个国家的未来。在教育上无论怎么投入都不未过。家庭对教育的投入,实际上也是对国家未来的投入,是家庭投资为国家培养人才。这部分支出抵扣可以放宽一些,让尽可能多的人受益。

但考虑到中国仍然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教育支出抵扣还是要符合国情。建议可将幼儿园至大学的教育支出给予税前抵扣。

这个支出当然不应该包括贵族学校、私立学校;不应包括中小学阶段的特色教育、特长教育;不包括大学阶段基础教育之外的支出。只抵扣受教育期间的基本教育费用。当然,纳税人这个期间的再教育、职业培训,也可以考虑给予税前抵扣。

医疗支出

可包括关联人口

关于医疗支出抵扣,非常人性化,体现了党和政府对人民群众健康的关注。社会现实中,常有一人得病,全家赤贫的现象。如果将家庭成员的大病支出给予抵扣,将极大缓解患大病家庭的困难。

个税修改对医疗支出如何抵扣并没有公开细节。是抵扣纳税人个人的医疗支出?还是纳税人相关联的人可以抵扣?如纳税人的子女得了大病是不是可以抵扣?纳税人的配偶得了大病是否可以抵扣?纳税人的父母大病支出是不是可以抵扣?本人认为,相关联的人有大病支出,均会增加纳税人的支出,导致可支配收入减少,应该给予抵扣。这是纳税人实实在在的支出和负担。

相反,纳税人的大病支出抵扣倒不一定有意义。因为,有大病时,往往是无法坚持工作,很多人就会没有收入,或者是收入明显下降,个税就基本忽略不计了。这个时候,纳税人的大病支付如果能转移到下个年度抵扣就非常人性。

应按家庭收入征税

按家庭收入征收个税是相对公平的,也是世界各国的惯例,此前个税法修改也是按照这个思路进行的。但此次个税法修改草案仍然是按个人收入计算。也许是认为时机不成熟。

现实生活中,每个纳税人的收入可能差不多,但家庭情况各不相同,负担完全不一样。如甲、乙、丙、丁四个人,月收入均为10000元,但甲的妻子也有万元收入;乙的妻子没有工作;丙的妻子没有工作,还需养育一个孩子;丁除了妻子没工作孩子上学外,还有老母亲需要赡养。按现在个税法,可能出现甲乙丙丁均要缴税的情况。如果这四人均在北京的话,除了甲之外,其余三人可能日子都比较难过,丙和丁甚至属于贫困。

按家庭为计税单位的条件应该是成熟的。目前,各地信息可以联网,再配合个人申报和个人信用评级、税务稽查,完全可以堵上逃税的漏洞。即使有点漏税现象,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还是中国人享受。因为在这个问题上,不要追求100%不漏税,因为难度还是很大的。

工作头五年可考虑免税

每件事都有成本付出,如写本书,稿费里面可以有税前(800元或20%)抵扣作为写书的成本。一个人成为劳动力也是有成本的,如教育成本、成长成本。如果按照成本扣除的理念处理问题,头五年的工作收入作为成本扣除,也有一定合理性,也算是家庭前期投入的一种回报。

其次,房贷利息可以税前抵扣,工作头五年买不起房子,只是在攒“首付”怎么办?难道非要让其租房吗?如果不抵扣不太公平,也容易让人产生心理扭曲。这个期间的收入免税,就相当于让年轻人积蓄买房的首付。对一个年轻人,也算是“扶上马,送一程”。

虽然工作头五年收入比较低,但对年轻人是一种鼓励,对家庭的前期投入是一种回报,有一定积极意义。值得专家对此给予高度关注和研究。

法律修正最显著的特点是不断纠正此前的不公平,但永远会有更多的不公平等待法律修正。法律永远会走在社会后面,但有些问题在设计时可以有一定前瞻性和提前量。对于涉及千家万户的个税修正,更应该坚持群众观点,相信群众,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为群众服务。

作者简介

安吉林,青岛资深媒体人,对时政新闻和经济新闻有独到的见解。采访过奥运会、世界杯等重大活动、赛事,个人作品多次获奖。

[责任编辑:张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