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贾跃亭又要“坑”许家印?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贾跃亭第一个要求实质是打算引入新的“金主”摊薄恒大控制的FF股份,通过新股东实现对恒大的制衡;第二个要求实质是取消恒大对贾跃亭的“紧箍咒”,即导致贾跃亭可能失去对FF控制权的条款。

贾跃亭第一个要求实质是打算引入新的“金主”摊薄恒大控制的FF股份,通过新股东实现对恒大的制衡;第二个要求实质是取消恒大对贾跃亭的“紧箍咒”,即导致贾跃亭可能失去对FF控制权的条款。

1

这个长假,许家印应该没有过好。

蜜月不到四个月,贾跃亭和许家印翻脸了。

10月7日晚,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其投资的FF已于10月3日,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受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恒大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这一幕,发生在FF91预量产车下线仅月余时间里,发生在其进入正式量产的冲刺阶段内。这一两个月来,发自FF汉德福工厂的照片,都是热闹的,庆祝的,花团锦簇的,贾跃亭站在画面的中央,脸上挂着他常有的、带有泥土气息的笑容。但上述公告却透露出了笑容背后的真实。

7月,贾跃亭已向恒大方面提出,后者支付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恒大再付7亿美元。恒大与贾也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前提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根据公告,贾跃亭利用其在合资公司占有多数董事席位,在没有达到合约付款条件时,便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借口提出了仲裁。

这也意味着,贾跃亭“坑”了一个地产大佬孙宏斌之后,又要“坑”一个地产大佬许家印。

2

恒大健康7日的公告,无异于对贾跃亭的讨伐,讨伐他背信弃义,企图撕毁合同;讨伐他又走了乐视的老路,使用资金无度。

贾跃亭“造车”计划的加速推进,得益于资金加持。恒大健康公告称,恒大子公司时颖于2017年11月30日与贾跃亭控制下的FF Top公司签订合并与认购协议。恒大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45%股份。

按照协议约定,恒大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其中,恒大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第一笔投资。此后,FF91的量产计划被迅速推进,公开资料显示,FF近几个月在中美多地陆续组织缴纳订金用户鉴赏FF91,获得大批订单。有报道称,在国内举办的一系列小范围私密赏车活动中,FF91现场下单率超过50%。

对于前述仲裁,恒大方面称,已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责任,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采取一切必要行动,捍卫恒大在相关协议下持续享有的权利,保障公司及股东利益。

“不管FF是否有效履行协议条款,FF与恒大显然是在某些方面产生了分歧,这也为年底FF91量产上市笼罩了一层阴影。”有市场分析人士称。

恒大不给钱,如何保证接下来的量产?摆在贾跃亭面前的是一道“命门”。更何况,贾跃亭一直将FF视为摆脱自身及乐视困局的筹码,这场翻身仗不好打。

“FF的目标是在汉福德工厂拥有约1300名工人来完成FF91的量产。”近日,汉福德政府关系总监John Lee称。目前,FF位于加州汉福德市的制造工厂正在建设中。

贾跃亭的FF公司成立于2014年。出走美国后,贾跃亭将主要精力投入到FF造车业务上,并在美国拥有研发团队,雇员达1400多人。其中,专业技术人员超过1000名。

截至目前,FF已获得专利超过380件。历时四年研发的FF91多项技术指标达到世界顶尖水平。比如,百公里加速时间为2.39秒,最高续航里程700公里。

不过,要达到如此高的续航水平,离不开价格昂贵的原材料及技术研发成本。根据一组测算,如果达到FF官方宣称的续航水平,其总成本可能会超过10万美元。

今年三月,许家印提出了“新恒大”的“新战略”,称要“积极探索高科技产业,逐渐形成以民生地产为基础,文化旅游、健康养生为两翼,高科技产业为龙头的产业格局。”

新能源汽车是恒大在高科技行业重点布局的领域。除了入股FF,恒大在前不久还以145亿入股广汇集团成为二股东,广汇集团旗下除了能源、地产业务,还拥有广汇汽车——其核心为遍布全国的近800家汽车销售网点。外界也将这次入股视为恒大给将来FF汽车销售铺路。

随着恒大资金进入,FF最近大半年已经快速恢复了业务。今年四月,恒大帮助FF旗下公司在广州南沙区拍下一块电动车项目建设用地,目前已开工建设。今年8月28日,FF91首台预量产车下线,量产进入最终倒计时阶段。9月19日,贾跃亭还和高管团队兴致勃勃的集体亮相,在美国洛杉矶总部搞了一场“919未来主义日”活动。

3

众所周知,量产成功与否,关系到贾跃亭是否还能继续主导FF。今年6月,恒大和FF签订对赌协议,如果在2019年不能实现量产,贾跃亭将失去1股10票的权力,恒大将主导FF的经营。

此前,有媒体从接近FF人士处获悉,若贾跃亭等人无法在2018年底之前兑现首批电动车量产交付之承诺,即视为对恒大健康的违约情形。届时,贾跃亭将失去对Smart King公司的实际控制。Smart King全资持有FF香港与FF美国。

贾跃亭曾口头承诺,FF91要在2018年底实现量产、2019年投入生产10万辆。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兼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有限公司(恒大FF中国)董事长彭建军称,“全力确保在2019年第一季度FF91按时达到量产目标。”

恒大FF中国于今年8月14日正式揭牌。FF正在恒大的主导之下登陆中国。恒大方面委派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总裁夏海钧担任Smart King公司的董事长。恒大FF中国的高管名单中,未出现原FF相关人员。

恒大系资金注入及人事安排,意味着许家印对FF的介入正在深入。恒大为其制定“年产能达到500万辆”的十年计划。不过,没等盘活FF,许家印的心就痛了。

蔚来汽车李斌曾点评贾跃亭和乐视困局称,“我早说过,没有200亿最好别造车”。相比之下,FF仅有的8亿美元恐难支撑其两款车型的研发与量产。如此看来,贾跃亭要求恒大提前预支资金,颇有无奈之意。

获得投资方资金后,FF工厂开始快速推进。今年2月,FF完成汉福德工厂的清理工作,3月份完成翻新、修复,并且安装了一批常用基础设备。今年5月底,第一批长周期生产设备安装,照明、通风等设施也一并安装,并且正式获得汉福德市颁发的生产许可。

6月,FF汉福德工厂总承包商到位,FF距离量产更近一步。同月,FF在广州拿地建厂,预计2019年底到2020年初投产。也即,现阶段主要依靠汉福德汽车工厂,其前期的推广落地仍面临不小挑战。

9月19日,FF 91首台预量产车从亚利桑那州的测试场回到洛杉矶总部。同日,FF举办首届“919未来主义者日”活动,FF高管团队全体亮相。贾跃亭说,“未来主义者具备远见卓识,用未来定义未来。”

4

外界猜测,贾跃亭之所以最终翻脸提起仲裁,一是可能在FF度过最艰难阶段重有起色后,又有了新的意向“金主”,这导致贾跃亭更愿意引入新股东制衡恒大,解除恒大对自己的限制,加强自身对FF公司的实际掌控;二是不排除贾跃亭难以如期兑现量产承诺,在可能失去FF控制权的背景下走出一招险棋。

从贾跃亭仲裁的诉求看,这是一次典型的企业控制权之争。首先,恒大作为FF股东的这一事实是难以改变的,因此贾跃亭第一诉求仍然是解除恒大对其融资的限制,以引入新的股东,形成制衡;其次诉求是解除恒大对其控制权的转移约定,以避免将来可能失去FF控制权。

只是,究竟是谁给了贾跃亭勇气呢?

新“金主”本身的勇气尤为可嘉。要知道,FF在2016年和2017年共烧掉9亿美元,恒大投入首期8亿美元也迅速见底,贾跃亭的电动车梦想是一个巨大的资金黑洞。而且,贾跃亭连续和孙宏斌、许家印闹翻之后,此时谁继续砸钱给这位野心家都像是一次巨大的冒险。

对于头顶“老赖名单”的他而言,时间和金钱就是翻身关键。考虑到FF91的超高配置以及技术难度,即便不缺投资,实现量产也很不容易。曾被外界戏称“PPT造车”的贾跃亭如愿造出真车,还未真正实现商业化的FF,会止步于一个故事吗?

[责任编辑:王赵童]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