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轨道上的城市| 冀海峰:砥砺前行,善始善终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海到无边天做岸,山登绝顶我为峰。”青岛地铁集团工程建设分公司工程管理处副处长冀海峰的名字,给人一种豪迈感。同样,诚如其名,他是一条响当当的河北汉子,身上别具燕赵大地的凛冽气息

“海到无边天做岸,山登绝顶我为峰。”青岛地铁集团工程建设分公司工程管理处副处长冀海峰的名字,给人一种豪迈感。

同样,诚如其名,他是一条响当当的河北汉子,身上别具燕赵大地的凛冽气息,慷慨与低调相糅合,沉毅与踏实相并存。

虽然脸上依旧残留着青春的气息,但他在铁路行业一线已经干了足足十八年,从普通铁路、高速铁路、城际铁路再到地铁,干了一个遍,每一步都扎扎实实,善始善终。他为建设青岛地铁而来,面对一场场硬仗决不退缩,将艰难险阻逐个破除。无论工作还是生活,他所秉承的就像自己微信签名所写的那样:“贵在坚持。”

从普铁、高铁、城铁到地铁

冀海峰生长于河北省张家口市,父母都是农民,他继承了父母吃苦耐劳的品质。从小学到中学,他都品学兼优。1996年中考,他考上了市里的重点高中,同时也考取了中专。但最终,他选择了中专。“一方面是考虑到能为家里减轻压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当时不太懂,信息闭塞。”他说。

冀海峰读的是石家庄铁路工程学校,原为石家庄铁道学院的中专部,学铁道工程专业,当时这个专业是需要高分才能上。四年后临近毕业,学校升格为专科,他又多读了一年。2001年7月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中铁十八局一公司,机关位于保定涿州,这是一个距离北京不远的县级市。在涿州培训了半个月,他便奔赴重庆,参加渝怀铁路的建设。

工地距离重庆很远,坐大巴车要四五个小时,到县城再换乘中巴车,一路都是盘山路,非常危险。工地在大山深处,人迹罕至,来这里是要修一条9公里长的彭水隧道,洞子里全是烟尘、汽车尾气,环境异常恶劣。平时要戴防毒面具、安全帽,穿雨鞋。出洞时,防毒面具里面全都是黑色的细灰。有时,吃饭也要在洞子里面,就着滚滚烟尘,咳嗽时连痰都是黑的。他说:“干隧道比较恐怖的一个是烟尘,另一个是放炮,洞子里一放炮,耳膜都胀起来。”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冀海峰一干就是五年。他从技术员开始做起,半年后做测量主管,再半年成了技术主管。

隧道外面和里面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青山绿水,景色绝美。工地与外界基本隔绝,出行极为不便,作为年轻人,当时最强烈的感觉就是孤独。有一年六七月份,从县城到工地的中巴车,接连有两辆发生事故,翻下了山崖,吓得他们更加不敢出门。“唯一感到欣慰的是2003年,当时全国很多地方闹“非典”,但我们工地这里没有,因为没人去那儿。”他说。

2004年,冀海峰成为工程科长,已经可以独当一面,带着同事做彭水车站及项目收尾工作。2006年,他又带着工程科、试验室的技术员做竣工资料,移交成都铁路局档案馆,当年8月完成全部收尾工作。冀海峰说:“其实2003年到2004年之间,领导就想调我到一个新项目那去,但我没去。我的性格就是喜欢善始善终,希望完完整整干完一个项目,对工程了解能更深一些。只有干过收尾、验收,对工程才会有更深刻的体验,下次再干,就知道怎么能干好。”

随后,冀海峰又投身武广高铁的建设,工地位于武汉江夏区的流芳镇,他先后做工程部副部长、部长。与之前相比,流芳的工作条件好很多,项目也很大,涉及桥梁、路基、隧道、梁场等,总投资15个亿。三年半后高铁开通,他又参加武汉到黄石的城际铁路建设,担任项目副总工程师、总工程师,项目2014年9月竣工。在武广高铁建设后期,也有领导想把冀海峰调去别的项目,但他同样婉拒了,“第一次干高铁,我还是希望能有始有终”。

从普铁、高铁到城铁,再到2014年10月份来青岛地铁,冀海峰把这四种铁路项目干了一个遍,用他的话来说,“这也是我与铁路建设的一种不解之缘吧”。

3号线开通,成就感汹涌而来

谈起来青岛地铁的原因,冀海峰说,主要是他喜欢青岛这座城市,愿意在这里开启新的事业,也想多陪陪家人。

在武汉工作期间,冀海峰恋爱并结了婚。妻子也是铁路职工,同样是做工程的,对彼此工作非常了解,容易沟通。由于机关在涿州,他们在涿州安了家。但因为工作性质,他们要长年在外地施工,每年只有不到一个月时间回家探望双方父母。2014年,他们打算要小孩,迫切希望能改变这种聚少离多的生活。

其实,早在2004年,冀海峰就来过青岛,对这座城市留有极佳的印象。2014年上半年,他被中铁十八局派去参与厦门地铁的投标工作,编制施工方案、技术方案等,对地铁建设有了一定了解。所以,当他看到青岛地铁招聘的消息时,就赶来应聘土建工程师。“本想试一下,结果一下就通过了。”他说,接下来便陷入了纠结中。当时,妻子已经怀孕;从性格上说,他也是个“不喜欢变动”的人;而且他们还刚刚装修好房子,一天都没住过……怎么办?思考了一个月之后,冀海峰还是决定来青岛。

2014年10月,冀海峰正式入职青岛地铁。在工程处,主要负责3号线的环水保验收、第三方监测管理等。3号线北段,是公司内部第一次搞环水保验收,大家心里都没底,所以做的工作格外充分,验收也顺利通过。

2015年五月份,他的妻子带着不满1岁的女儿来到了青岛。接上她们,他心里感觉非常幸福。年底,三号线北段开通,冀海峰觉得成就感汹涌而来。他感觉自己的工作在青岛真正“留痕了”,而他们全家也这个城市扎下根来。

北段开通后,冀海峰接着忙3号线南段。此前,他已兼任土建五标的业主代表,负责江西路和宁夏路这两个站。2016年上半年,这两个站的附属及外配套工作都到了最后攻坚阶段,工期很紧,但他还是坚持完成了。下半年,他又牵头做南段的渗漏水治理、环水保验收等工作,兼做工程处内部的一些牵头工作以及关于项目中一些问题的整改。因为这时已经有了北段的经验,工作时略微从容了一点。由于在3号线开通过程中业绩突出,他荣获集团公司“个人嘉奖”奖励。

敢于创新方法,带病连夜奋战

2017年初,冀海峰从3号线转战2号线,主要负责2号线东段的工作,后来还负责信访工作。有了3号线开通的经验,再干2号线,提前做好了打硬仗的思想准备。

当时,土建方面面临的难点在于,部分车站受前期管迁调流、方案变更等因素影响,工期严重滞后,剩余附属结构工程量大,且地质条件、周边环境复杂;管迁工程量大,协调工作多、难度大;风险隐患多、安全风险大。

年初,冀海峰的工作重心主要在浮山所、燕儿岛路和高雄路这三个站上,任务非常艰巨。尤其是浮山所和燕儿岛路站,工期整体滞后,当时附属结构基本处于管迁状态。这两处站点位于香港中路最繁华地段,是青岛市重要的商业街,管线非常多。他迎难而上,组织参建单位,克服管迁工作量大、协调难度大、周边环境复杂等困难,精心筹划,科学组织,先后完成了雨水、污水、自来水、通信、军缆、电力、燃气、热力等8个专业20多条管线的迁改任务。

不过,最大的难点还是工期紧张。按说,2号线计划2017年年底通车,那么附属结构最晚需要6月份完成。然而从现实情况来看,预计6月份根本无法完成。而且,那里的地质情况差,底下都是流沙,施工困难,容易出现涌沙,造成坍塌,非常危险。当时,浮山所站有个D出入口,紧靠阳光百货,是从2016年开始按照常规方法施工的,干了一年。如果其他出入口依旧采用常规方法,那将意味着,浮山所站在年底将无法开通。

在这种情况下,冀海峰认真研究分析浮山所站A口、消防口、燕儿岛路站C口等处的地质条件,组织参建单位研究比选施工方案,大胆决定采用膜袋注浆工艺进行围岩加固。“相比于传统方法,膜袋注浆工艺能够大幅度提升效率,而且安全可靠。当然,采用这种方法也是有压力的,不敢保证百分百没问题,但工期实在太紧了。从后来的实际效果来看,还是非常好的。”他说。最终,燕儿岛路站C口(含过街通道)比原方案提前2个月完成了任务。

2017年7月16日凌晨,骤降暴雨。浮山所站周边道路积水,引发污水管道井底局部坍塌,雨水和污水流入2号风亭基坑。凌晨2点半,冀海峰接到险情电话后立即冒雨赶赴现场,指挥抢险。情况十万火急,因为雨水一旦从浮山所站通过五浮区间涌入三号线,就将引发严重后果。冀海峰当时正值感冒,顾不上休息,连续工作23小时,待险情得到基本控制后,他又再次检查现场,看抽水作业是否正常,基坑周边是否有其他安全隐患等。经过昼夜奋战,终于化险为夷,但由于长时间在隧道内指挥抢险作业,他感冒病情加重,已经转为肺炎,医生要求他住院治疗。此时,他想着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处理,主动要求采取门诊输液治疗,但被医生严辞拒决了。

住院期间,他仍坚持工作,边输液边研究施工方案,部署安排工作,电话协调解决问题。工地上有急事需要他现场协调,输完液,他拔掉针头就赶赴现场。这种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的精神深深感染了建设分公司的同事,大家纷纷为他挑起大拇指。

发扬钉子精神,一心投入工作

2号线建设对冀海峰来说,也是一次真正的考验。“工期像利剑一样悬在那里”,为保证按时开通,他发扬钉子精神,紧紧咬住项目进程,问题未解决就紧盯不放,决不放松。

芝泉路站站后折返线整体施工工期紧张,还面临左线跨钢轨施工影响、相关专业交叉干扰大突出等一系列困难,而集团要求在2017年4月30日前必须完成剩余土建工程。冀海峰会同业代,科学安排、精心部署、深入一线组织施工单位克服困难,比目标节点提前8天完成,为2号线东段轨道、供电等后续专业施工提供了保障。

针对后面工期吃紧的问题,2号线创造性地采取了“处长包站”的形式,由每个处长包一个到两个出入口。当时,还有几个出入口进度较慢,比如芝泉路站B口、燕儿岛路站C口,浮山所站的B口,石老人浴场站的A口等,冀海峰包的是芝泉路站B口。这个口埋深比较深,施工过程中出渣困难;紧邻建筑物,信访压力也非常大。

为了督促施工,严格进行工期管控,冀海峰和同事想出了很多办法。他们通过下发专项劳动竞赛、对参建单位加大奖惩力度、每周召开周调度会,必要时约谈施工单位领导等措施,保证了各专业工期按照既定节点完成。“到了最后阶段,施工方愁得睡不着觉,度日如年。他们说干不了,实在不想干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就鼓励他们,安慰他们,让他们再坚持坚持,坚持一下就过去了。其实,我也是在咬牙坚持。”他说

与此同时,冀海峰还投入精力,抓好安全质量,不定期组织业代夜查,经常加班到晚上10点以后,有时凌晨才回家,周末则对全线工作进行巡查,调度,现场解决各种疑难杂症,将安全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我们整个团队齐心协力,共渡难关。不管是深夜还是早上一睁眼,我想到什么事情,发现什么问题,就给大家打电话或者发微信提醒。所有人都时刻绷紧了弦,一心扑在工作上。”他说。

后来的环境恢复、地面建筑等工作,他也精心组织,不厌其烦地反复对接协调,让工作得以顺利开展。最终,上交协的评审专家对2号线东段的工程建设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尤其是地铁出入口周边的道路恢复和环境恢复方面,建设速度快,标准高,走在了全国其他城市的前列。运营基本条件评审获最高等级评审结论。2017年12月10日,2号线实现开通试运营。冀海峰也获评青岛地铁集团2017年度的“十佳员工”。

谈起这些,冀海峰面带笑容,他说,荣誉应该属于整个团队,也非常感谢自己的家人,尤其是默默支持他的妻子。为保证完成2号线的工作,他在2017年年初,就把已经怀了二胎待产的妻子送回张家口老家,交由父母照顾。然后,全身心带领工程处2号线工作组的同事抢晴天、战雨天,五加二、白加黑,完全融入到工程建设中。妻子临盆住院时,他依旧坚持工作在第一线,直到小女儿出生后,才匆匆赶回老家探望。稍作嘱咐安排,又提前返回工作岗位。

“每次离别,我大女儿都会哭一场,我心里也觉得亏欠家人。不过,看到地铁给青岛市民的生活带来了实质性改变,市民们喜气洋洋,我还是感到无比开心。”冀海峰说,“我们现在拼搏,就是为了将来让所有市民,包括我家人在内,都能生活更美好,出行更便利。为了这些,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责任编辑:刁博雅]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