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轨道上的城市| 刘维萍·扎根基层,敢于挑战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刘维萍爱笑,爽朗,豪气,态度黑白分明,说话斩钉截铁。“我这性格很适合干行车调度,直来直去,我们岗位就是这样,容不得一丝模棱两可。”她说。上学时,她的心中就种下了一粒调度的种子。

刘维萍爱笑,爽朗,豪气,态度黑白分明,说话斩钉截铁。“我这性格很适合干行车调度,直来直去,我们岗位就是这样,容不得一丝模棱两可。”她说。

上学时,她的心中就种下了一粒调度的种子。至今,在地铁行业十年,其中九年干调度。调度作为一种职业,已然与她的生活水乳交融,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无论醒着还是梦里。  

从事这样一种绝大多数从业者都是男性的职业,刘维萍也有着一颗女汉子的心。作为青岛地铁集团运营分公司调度部辽阳东路控制中心副主任(主持工作),她勇挑重担,在这一岗位上做出令人瞩目的成绩,被评为集团2017年度十佳员工。

当调度员,十万火急也要稳住

2008年7月12日,广州城如一个巨大的蒸笼。广州地铁新员工宿舍里,除了一张床之外,一无所有。刚踏上这座城市的刘维萍咬了咬牙,“我工作了,不能再给家里要钱。”于是,她连电风扇都没买,硬挺了下来。

刘维萍是辽宁省朝阳市人,父母都是普通农民,中学毕业于北票一中,那是当地一所重点高中。2004年,她考入大连交通大学交通运输专业,专业是老师帮忙选的,“老师说毕了业好找工作,但以后做什么工作我根本不知道,更没想过会从事地铁行业。”

大三实习,刘维萍去了大连铁路机务段,两周时间,走马观花地看了一遍。在那里,她被一个所工种吸引,在6502控制台前,调度员“点点点,车就按他点的那个走”,特别有意思,“以后要干这个活儿,该多好”。就这样,一粒调度的种子悄然埋进了她的心间。2007年底,广州地铁到大连交大去做校园招聘,刘维萍顺利过关。她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但家人强烈反对,广州无亲无故,怎能一个人漂出去?考虑再三,她还是说服家人,决意南下。

那年广州地铁招聘的是业务助理,车务部的站务方向。刘维萍从站务员做起,也卖过票,考出了行车值班员和客运值班员的证,整一年后,她定岗为值班站长。当时,正好有机会可以报行车调度,她立即报名,终于能做“点点点”的工作了。“真正产生做调度的想法,还是从车站萌生的。当时感觉行车调度什么都知道,在那里发号施令,‘好威风啊’,不行,这活我也要试试!”刘维萍说。那次总共录取了7个大学生调度,女生只有她一人,因为这个岗位比较辛苦,压力大,又要担责任,很多大学生不愿做,

那是2009年6月份,刘维萍进入公园前控制中心。“我以前做站务时,只负责一个点,而调度的工作是一个面。完全不一样,挑战很大,很多专业知识没学过,也不怎么懂设备。而且,到我们这一批又缺人。原本调度有一年的培训期,我们只有六个月就要出徒上岗。广州客流量又超级大,当时非常难。”刘维萍说。幸运的是,她遇到了一位好师傅。她是广州本地人,一位非常厉害的女调度,从理论到实操,手把手地教,“我从她身上学到了太多,最重要的就是稳,即便十万火急也不能慌乱。”师傅甚至帮她改变了部分性格。“跟她之前,我非常不善于沟通,平时还没跟人说话,脸就红了。这对于调度来说是最大的忌讳,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团队协作的工种。所以,只要涉及和其他调度打交道的工作,师傅都逼我去做,一开始,我声音很小,跟个蚊子似的。但在师傅这种高压政策下,终于还是练出来了。”刘维萍说。

2010年上半年,沈阳地铁招聘,刘维萍想回家了。因从广州回一次朝阳市路途“太坎坷了”,坐飞机4个小时,然后再从沈阳坐4个小时客车,基本上单程就要两天时间。在广州期间,她没怎么回过家。那年6月,刘维萍到沈阳地铁入职。当时,线路开始试运行了,但信号系统还没调出来,调度那边除了领导之外只有她一个人。她就从最初的调度方式做起,每天清晨,包里就一本台账、一个线路图和一部手持台,就开始调第一部车,沿途接上员工们上班。

那年9月,沈阳地铁一开通,刘维萍就做了值班主任。这一做就是三年。她也成为沈阳地铁资历最老的调度,编号C001。从最初试运行,到运营期间的重要事故处理,她都牵头处置,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也获得了众多荣誉。2012年,她被评为沈阳市三八红旗手。

“不过,我是个好奇心非常重的人。在沈阳做过三年后,感觉这个岗位基本没有新鲜事了,想尝试一点新东西。”刘维萍说,正好2013年青岛地铁招聘,她来到了青岛。

主动请缨,重回调度一线阵地

2013年8月,刘维萍走出青岛火车站,凉爽湿润的空气包围了她。“好爽啊!连火车站都是海景的,还是德式建筑风格。”站在海边,下午三点钟的阳光正好,海涛万顷如银。她不可阻挡地爱上了这座城市。

在青岛地铁面试后,她又去八大关走了走,葱茏的绿树让她想起广州,而沈阳相形见绌。于是,南下北归之后,她又来到中间位置。

刘维萍坦言,自己来青岛也在一定程度上与家庭经济压力有关。2010年11月,她父亲被车撞了,昏迷四十多天后,虽然醒了过来,但基本丧失劳动能力。因肇事者逃逸,巨额的医疗费,使她的家庭背上了债务,妹妹也因此而辍学。在沈阳地铁三年,刘维萍一直是值班主任,待遇未有明显提升。作为家中的顶梁柱,她希望突破事业瓶颈,多赚一点钱。“我看了青岛地铁的规划,线路特别多,看起来有很大的发展机遇,就来到了这边。沈阳地铁建设缓慢,我来时两条线,现在还是两条。”她说。

刘维萍入职青岛地铁时,是调度票务部生产管理室的副主任。当时,3号线尚在筹备期,而她从未有过地铁筹备经验。“我是从一线上来的,对生产比较在行,在管理方面可能有些缺失。而当时又没有一条地铁线路摆在面前,一时有些迷茫。”刘维萍说。那段时间她主要配合做建设、培训等方面的工作,“做得不是特别得心应手”,随后她被调离了调度部门,去新线技术部,做新线的筹备工作,负责3号线北段筹备工作,编制试运行的方案等。“那段时间比较失落,可能是我事业上的一个低谷期吧。”她说。

在新线这边工作了一年多。2016年6月,运营公司进行内部招聘,刘维萍重新竞聘调度部生产管理室副主任。“有同事跟我聊:你是从这边出来的,为什么还要选择回去呢?我说:我就是干调度出身的,不让我干调度,我也不知道我能干点啥。”刘维萍非常感谢领导和同事的支持,使她得以竞聘成功。“按说2016年我就该回来,但那时,我怀孕了,同时手里有些活还没结束,两个部门领导协商了一下,让我生完宝宝,休完产假才之后再回来。”她说。2017年2月份,刚过完年,她回到了调度部。

2017年2月份到4月份,是她度过的一段相对轻松的岁月,当时辽阳东路控制中心还没有成立,领导也还没决定调她去做新线筹备工作。“新线筹备时间紧任务重,很多人也觉得我是一个女的,还在哺乳期,承受不了那么大的压力。但领导经过考虑,认为我是一个合适的人选,就跟我谈。”刘维萍说,“说实话,当时我心里有点波澜,觉得自己刚生完宝宝,有点离不开孩子,如果我把这边担起来,就肯定没法照顾家了。而且刚刚经历了一种非常松散的状态,也担心自己做不好,对不起领导的这份信任。”

但是,经过认真思考,刘维萍还是决定接受任务。“我认真思考了一下,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恰恰缺了这么一段新线筹备的经历,正好把它补齐了。”2017年4月,辽阳东路控制中心成立,她正式投入2号线和11号线的筹备工作。因为综合技术室没有主任,也归她管。一个部门有3个车间、3条线,她管两条线、两个车间。“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一下子就给了这么大的压力。”她说。

全力以赴,担起双线筹备重任

2017年8月,三伏天,辽阳东路控制中心大厅,刘维萍和同事们挥汗如雨。他们的办公室在五楼、六楼,空调没有冷风。大厅中还有很多设备,太热了,他们就把部门所有的风扇集中起来一起吹。但那么一点点风,在这个1600平米的大厅中,感觉不到一丝凉意。

“车间基础物资进屋子,几乎都是靠我们自己的人搬进来的。”刘维萍说。辽阳东路控制中心负责2号线和11号线,调度的作用相当于运营指挥的大脑,车辆载客、夜间施工等指令都从这里发出。这里又是青岛市乃至山东省首个负责筹备两条以上线路的控制中心,人员调配和生产管理等方面难度都比较大。同时,11号线又是首条高架线路,调度员工作经验有限,在突发事件处置上难免有所欠缺,尤其是当两条线路同时发生故障的时候,对于班组来说是个巨大挑战……这些都让人感觉“压力山大”。

刘维萍勇挑重担,一心扑在了工作上。筹备初期,控制中心内条件非常艰苦,物资匮乏,各项设施尚未完全配套,上下水也没调试完成,每天的饮水都成问题。她主动将配发给管理岗的物资共享出来,与团队同甘共苦,没有水就自己掏钱给车间买水。度过了没有冷风的夏天,之后是没有暖气的冬天。她说,很多同事冻得不行,就带个毯子把自己裹上,坐在那里,调度员好多都感冒了。后来,她跟站务协调了一下,借来一些电暖气,但大厅有一定的防火要求,又不能用这些东西。

面对繁重的工作任务,刘维萍坚持每天7点半到岗工作,主动放弃了每天1小时的哺乳假,工作时间长达12小时。孩子吃不到母乳,频频生病,她虽然心疼,却也根本无暇照顾,后来忍痛断了母乳。为了让她全身心投入工作,婆婆把孩子带回了日照老家。

刘维萍家住在黄岛,为了不耽误上班,她每天5点半出门,坐隧道公交车,然后到青岛火车站换乘地铁,整个车程至少70分钟。“冬天的时候,离开家时路灯还亮着。下班回家天都黑了,两头不见太阳。”她说。后来,她找到了一个解决办法,与在海尔工业园上班人拼车,有时还会打车来上班。进入控制中心实际运作阶段,为确保工作持续顺利开展,她一个月更是有近十天时间住在单位。发生突发事件时,她总会带领管理和技术团队,以最快的速度前往支援。“那段日子,晚上做梦都是在不停地支援。”她说。

正是靠着这股子拼劲儿,刘维萍和同事们利用不到4个月时间,顺利完成了辽阳东路控制中心建设和综合技术室各项工作。在指标统计期间,2号线运行图兑现率达到100%,正点率99.93%,远高于国标标准,各项指标顺利通过专家评审,并于2017年12月10日高质量开通。11号线于12月25日接管调度指挥权,12月26日顺利开始试运行工作。

打造团队,完善体系标准作业

2018年1月9日23点09分,灯火通明的大厅里,刘维萍穿着裙子、披着棉袄站着,面带微笑。这是同事帮她拍的一张照片。当时正在筹备11号线,她正彻夜写方案,忽听到大厅里喊“请求支援”,就赶紧跑出来,发现是一个供电方面的小故障,马上协助处理好了。

“当时精神上很紧张,因为2号线刚开通不久。我们这边的调度员和值班主任都太年轻了,他们培训和上岗时间加起来,也就刚刚相当于广州地铁调度的培训期,经验不足。各项工作只能边摸索,边开展,边纠正,边提高。出问题时,我会帮着协助解决或查漏补缺。”她说。

为了解决人员稀释过快、班组年轻等问题,刘维萍突击组织培训,组织员工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来学习业务、下现场,四个月时间内完成了10000余人次的培训工作。培训会上,她把自己的实战经验分享给大家。比如,此前在沈阳地铁工作时,面对突发事故采取过哪些应对措施,其中哪些做对了,哪些做得不对,怎样做会更好等,都会一一分析。结合自身经验,她反复强调:“一切信息都应该来源于现场,调度指挥只能根据现场的情况发送指令,而非臆测。不能你觉得怎样,他觉得怎样,必须根据现场来决定!”这些带着体温的实战经验,很受同事们的欢迎与好评。就这样,她把一群“新瓜蛋子”培养成了两条线路都能干,都能干好的第一批复合型调度人才。 

最初控制中心也发生过一些“乌龙”。比如,2号线和11号线的部分设备,和3号线是不一样的,但调度人员在培训时没有掌握到,就按照3号线的形式去组织。“这样肯定不行,想建立好的调度指挥体系,就必须了解现场所有的东西。我牵头把所有的相关专业轮流请来,从管理层到技术,到一线生产岗都参与进来,开座谈会。大家坐下来一起聊,看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我们哪里做得不好?你们的设备有什么特点?大家都很直接,各说各的理,双方站的角度不同,也会发生一些小冲突,很激烈,但会后都能化解。”刘维萍说,这样的沟通非常有效,通过一番努力,梳理出了站务、乘务、通号、供电、机电等各生产部门在调度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明确标准运作流程,发文并组织实施。逐步完善了生产调度指挥体系,推进了生产调度指挥工作标准化。

刘维萍深知,只有默契配合的团队,才能更有效地开展工作。她多次组织会议对车间人员进行分析,确定班组搭配比例、搭配方式,以确保每个班组人员来源均衡,整体业务水平相当。及时调整领导方式,使团队高效、有序开展工作。同时,严肃车间纪律,2017年查处3人次,起到了警示作用。全年持续推进业务标准化,完成标准化作业检查192次,发现内部运作问题400余项全部完成整改。她的高标准、严要求确保了团队的整体战斗力。2017年,她的团队在2号线开通后,阻止发生一般事件1次;11号线试运行期间,发现重大安全隐患1次,全年车间未发生任何安全事故。

凭借出色的工作表现,刘维萍荣获2017年度集团优秀员工。她深知这一荣誉来之不易,是团队集体努力的结晶,也凝结着家人的汗水。她说:“在家人里面,最高兴的应该是我婆婆了。因为工作忙,整天由婆婆带孩子,非常辛苦。我也觉得很亏欠她。看到我评了‘十佳’,她特别开心,说这是努力换来的成果。”    

刘维萍的座右铭是“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她懂得勤奋的重要性,也已经将几乎所有精力投入到工作上,业余爱好都放下了。以前她喜欢看电影,可直到今天,去年“三八妇女节”发的电影票还躺在她的抽屉里,今年发的票也在里面,根本没有时间去看。

她还想起大学时,自己痴迷打CS,还组战队,她是其中唯一的女生,善用一种名叫“沙漠之鹰”的狩猎小手枪,跟队友配合默契,所向披靡。现在,玩游戏早已成了奢望,不过她又有了一支新的“战队”,那就是辽阳东路控制中心的调度团队。“在他们眼中,我不是女主任,而是兄弟。”她笑着说,“我们时刻准备战斗,为900多万青岛市民的出行保驾护航。”

[责任编辑:刁博雅]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