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轨道上的城市| 赵新宇·背水一战,热血难收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辞去家乡稳定的工作,告别既有的关系网;带着妻子与尚在襁褓中的儿子,连同年迈的老人;穿越迢迢数千里,从北国冰城到黄海之滨……因为对青岛这座城市的热爱,因为对青岛地铁事业的希冀

辞去家乡稳定的工作,告别既有的关系网;带着妻子与尚在襁褓中的儿子,连同年迈的老人;穿越迢迢数千里,从北国冰城到黄海之滨……

因为对青岛这座城市的热爱,因为对青岛地铁事业的希冀,赵新宇所作出的决定堪称决绝。他以背水一战的姿态,为自己的人生开启一页新的篇章。

身为青岛地铁集团运营分公司新线管理部新线建设室主任,赵新宇主要负责运营参与新线建设工作模块,他所做出的成绩为领导和同事们所广泛认可,被评为青岛集团2017年度“十佳员工”。

以梦为马,把家搬来青岛

赵新宇属马,他稳妥随和的外表下面,有一颗以梦为马的心。

1978年,他出生于哈尔滨双城,从小成绩优异,中学是在兆麟中学读的。那是双城唯一一所重点高中,以东北抗日联军创建人李兆麟将军的名字命名。他小时候心中有一个金戈铁马的将军梦,却没想到自己长大后从事的不是“铁马”,而是铁路。

高考那年正值香港回归,他大学读的是黑龙江大学的光电子技术专业,就是以前的物理系。毕业后,他到哈尔滨铁路局下属的科研所工作,一干就是大约十年。期间,他做了很多地铁项目,经常到上海、大连等地出差,一出去至少一个月,一年有三分之一时间在外地。刚开始还没什么,但2008年结婚后,感觉这种节奏越来越不适合家庭生活。2010年,他和妻子打算要孩子,当时哈尔滨地铁正在招聘,于是就去应聘了通信工程师。

哈尔滨地铁自2008年一期工程开始正式施工,2010年正在大张旗鼓地建设中。“因为我是做自动化的,学的又是光电子,全部跟通信相关,到哈尔滨地铁后就开始做通信专业。”赵新宇说。当时,主要做用户需求书,组织招标,进行合同谈判、设计联络等。哈尔滨地铁建设时有一个特点,就是在机电设备这方面,建设和运营是一体的。“我搞工程建设,同时要搞运营筹备,身兼两职,事情非常多,平时没有周末,只国庆节放一天,春节放三天假,一年下来基本不休息。”他说,当时处于极度紧张和疲惫中,平时睡眠严重不足,有时反倒盼着出差,因为一出差电话就少了,路上还可以睡觉,“那时不愿意坐飞机,就愿意坐火车,因为可以睡一觉”。不过,累归累,他还是觉得很充实,那一段时间也锻炼了他打硬仗的能力。

2013年9月底,哈尔滨第一条地铁开通后,赵新宇去了运营公司设备中心的安全技术部,做技术管理。2015年,继续建两条线路,依旧是“建运一体”,赵新宇又做招标、合同谈判以及财审等工作。这样一来,整个地铁建设从头到尾他都经历过了。

因为哈尔滨地铁新线建设比较缓慢,到2016年,赵新宇感觉工作进入了瓶颈期,就像之前在科研所工作时一样。此前,就有同事陆续从哈尔滨地铁来到青岛地铁,说这边的环境很好,很适合干事创业,他有些动心了。2016年4月,青岛地铁再次招聘,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到青岛。

“当时主要是想验证一下自己的能力,并没下定决心要来。没想到顺利通过了。”赵新宇说。面临抉择,当时挺难的。毕竟,他生长和求学都是在哈尔滨,妻子也是哈尔滨人,俩人关系网几乎都在当地,工作也比较稳定,到青岛等于白手起家。“说实话,我心里非常愿意来,但能来青岛地铁,还是要感谢我的妻子和家人,他们都支持我来。”赵新宇说,就这样,只用了几个月时间,他们就把家整个从哈尔滨搬到了青岛。

背水一战,通过评审大考

2016年6月1日,赵新宇来到青岛地铁报道,在运营公司技术新线部做新线室主任。当初这一岗位招聘时,要求有建设经验和运营经验,赵新宇正好符合要求。

当时,3号线南段正处于设备安装调试阶段。因为有相关经验,赵新宇报到第二天就正常履职了。与哈尔滨地铁相比,青岛地铁这边条块比较分明,建设与运营分开,更能做好自己手中的工作。

在赵新宇看来,3号线南段试运营之前的专家评审是一次挑战。那是2016年11月底,因为北段早已开通,要求南段要比北段做得更好,但当时北段准备得非常充分,而南段时间非常很紧、站点更多,还涉及到南段与北段接驳,数据统计量非常大。开评审会之前,要把报告准备好。当时要先做好两份报告:一份是《试运行情况报告》,另一份是《试运营准备综合报告》。那一次,团队熬了好几个通宵,挺不住了就轮流去打个盹,然后换个人统计数据,继续干。作为主任,他一直都在盯着。

一般来说,评审有三天时间,赵新宇和团队就住在评审地点的酒店里。专家要做现场探勘,勘察各个站点的情况,赵新宇需要提前去跟专家商讨踏勘方案,了解专家的看法。然后再根据专家意见,连夜对方案进行调整,确定专家路线、乘车安排等,忙完基本都要到后半夜。第二天清晨六点多,专家一起床,他们也要跟着起来。有的专家白天踏勘去看车站,有的晚上去看区间,他都要跟着。评审过程中,团队努力做到一对一陪同,随时了解专家提出的问题。假如部门的人不够,就提前协调从其他部门调人。

赵新宇以前在哈尔滨也参与过评审过程,但从没有跟专家接触这么频繁。当时他只负责一个通信专业,那正是他的本专业,非常有底气。而现在的角色类似于评审过程中的“编剧+导演”,“现在,相当于所有专家的问题都会汇总在我这里,然后我分别发给各专业,再把情况回复给专家,争取让专家满意。专家们看过那么多条线路,经验无比丰富,地铁涉及的专业那么多,隔行如隔山,这就难免有些紧张。第一天晚上在黄海饭店,我一直没睡好觉,就怕第二天出什么问题。”

另外,评审过程中还要做系统测试。选几个站做消防水、站台门、车辆信号等一系列测试,这也要求提前做好测试方案,跟专家沟通。测试完后,专家会指出测试中存在哪些问题。需要对专家提出的问题做出一一解答,如果解答不好就可能影响评审结果。“3号线的时候,真感觉如临大敌,到后面2号线和11号线就好些了。”他说。

不过,2号评审线做系统测试时,出现了意料之外的状况。最初他也把系统测试方案给专家看了,当时没提什么意见,但正式评审前一天晚上的专家见面会出了状况。专家提出很多新的意见,对之前的方案几乎是“半推翻”性质。这种变化非常突然,赵新宇也只能随机应变。当天晚上,他和团队连夜休改方案,一直到次日凌晨两三点钟才改完。随后紧急通知各个相关部门、各个专业,说明方案变了,变了之后有什么影响等。打印完方案之后,已经清晨7点多了。

令人欣慰的是,那一次调整并未对评审结果造成负面影响。结果显示,2号线东段各项运营工作质量得到了开通评审专家组的高度认可,评审提出需运营整改的问题较3号线减少了80%,确保实现高水平开通。后来,他们又参与完成了11号线评审。

“每一次评审都像一次大考,这是我们工作中的重要内容。每一次,我们都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无论如何都要挺过去,把工作做好。”赵新宇说。

追求高效,以创新破解难题

2017年3月,运营公司进行架构调整,赵新宇所在新线室拆分为新线建设室和运营筹备室。他主要负责新线建设室,从原来的9个人,缩减为5个人。

当时,运营公司面临2号线东段开通筹备、11号线试运行、多条新线同步参建等严峻形势。而新线建设室需要同时与建设分公司、11号线推进办、蓝硅项目公司、西海岸公司、1号线公司和8号线公司等多个建设管理单位对接,协调工作难度与工作量可谓“前所未有”。而且,各条线路的建设模式也不同,应对起来非常复杂。

面对这种呈几何级增加的新线工作,新线建设室的现有人员更显捉襟见肘。“当时,我们每条线都要设一个人,有的必须两个人。人手不够用,我自己身上也扛了三条线。平时工作我们分AB角,做主任就要要多承担。”赵新宇说。面对这种情况,他适时调整工作机制,将原有分线负责制,优化为模块与分线相结合。这样既能让每个工作模块固定化,有利于团队进行精细化管理,又保证了每条线都有专人负责,确保了延续性。同时,通过社会招聘、内部选调等方式,招贤纳士,尽快解决人员缺乏难题。而针对各条新线建设模式不同、建设管理单位不同的现实情况,他主动与建设管理单位进行对接,建立起不同层级的固定例会机制,同时组织各专业不定期与建设管理单位、施工单位等开展工作交流……通过不断创新管理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难题。到2017年六七月份,一些新员工开始补充上来,情况得到了部分缓解。

在前期设计方面,赵新宇积极与集团总工办、设计院、建设管理等单位对接,参与设计评审、方案讨论,把运营需求作为设计输入条件,减少了很多新线同类问题的发生。在2017年,新线建设室累计组织各专业提出运营需求3488项,全部得到了采纳,并对相关落实情况进行了跟踪。在现场参建方面,他组织各专业全过程深入参与2号线车辆监造、工程验收、设备安装调试等现场工作,发现问题及时协调解决。通过定期对接机制,会同各方召开推进例会,牵头协调解决重难点问题200余项。另外,牵头运营公司与建设公司共同负责2号线综合联调工作,编制了2号线综合联调总体方案并组织实施,严格把控联调质量,组织开展问题整改后的复测。组织各专业参加联调调度会,协调、推动330余项联调问题全部得到解决。为进一步验证综合联调效果,还组织开展了自主功能验证与抽测。与上交协专家反复对接,科学制定系统测试方案,组织各专业反复预演,切实提高了紧急情况下的联动指挥和应急处置能力。

“新线标准库”作为赵新宇的的另一项创新,也被同事们所津津乐道。一直以来,运营公司人员在前期参建过程中发现了一些问题,通过新线建设室反馈给设计单位时,常常被打回来。赵新宇分析发现,其主要原因在于,运营人员往往根据实际操作经验来提意见,而设计单位则坚称自己“按照标准设计就行”。应该说,很多实操经验都是非常宝贵的,但如何才能提高这些建议的权威性,使其促进设计单位改善方案呢?赵新宇想出了解决方案。他收集涉及新线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和企业标准共790余部,建立起一个专门的“新线标准库”,然后,联合培训管理部组织培训,让参建人员学好标准。这样一来,参建人员现场提出的问题就能更加权威,有效促进了新线建设。

此外,他积极参与建章立制,在集团层面修订了《运营参与新线工程建设管理办法》,推进19部新线运营需求标准,通过了集团技术委员会的审议,并在运营公司发文、实施。在运营公司层面组织修订规章3部、新编规章1部。

以身作则,加强团队建设

有一句话说得好:“团队像人一样,应不断进步成长,是一个生命体。”赵新宇非常注重团队建设,努力将新线建设室打造成一支沟通迅速、信任度高、说到做到、善于战斗的队伍。

来青岛地铁之前,他已经积累了丰富的新线建设和运营方面的经验,在此后的工作中更是注意总结归纳,成为部门中很多新员工共同的老师。“一些新员工本来也有地铁工作经验,但刚来青岛时往往感觉压力大、比较累,因为这边要求比较高。我会好好给他们做思想工作,只要来了大家都是背水一战,不能打退堂鼓。另外,想方设法让他们都融入这个团体。”他说。为了让新员工尽快融入工作,他注意言传身教,对每一位同事提出的问题都会一一解答,悉心指导,毫无保留,有时还会加班加点进行专门的辅导。

他常常组织小型的技术交流会。“先让新成员把自己以前的工作经历讲给大家听。然后,我们再讲青岛地铁的特色。在平时的工作中,几个人也会针对某一件事进行小讨论。讨论来讨论去,即便大家观点不同,也会在讨论中融合在一起,事情研究得更透了,大家都有进步。”

工作中,赵新宇非常注重以身作则。比如,当初在3号线南段时,有个同事负责出试运行周报,领导看了不满意,经常会批评。“于是,我们就一起做,因为数据量非常大,经常要加班。他改一次我审一次,不行的话就帮他改,然后他再回去看,如果有问题我们再讨论。如果他通宵的话,我也陪着一起通宵。”事实上,加班加点早已成为赵新宇的家常便饭,“办公室就好像我的第二个家,有时忙起来,一日三餐都在办公室解决。”

不过,赵新宇坦言,如果他选人的话,最重要的标准之一就是抗压能力,因为这个部门的压力相对比较大。“沟通协调任务比较重,要跟不同的部门、不同的人沟通协调。对下,我们经常去现场,有时跟施工的工人接触,从那里了解情况;对上,有时董事长开会,我们也要参加,还有专家评审之类的,跨度很大。特别是工作分配时面对扯皮事项,以及该由谁承担责任时,更要注意表达方式。要想方设法把接口明确,职责划分清楚,不能随便发脾气。”他说。

赵新宇原本性格就比较随和、韧劲儿比较足,这一点比较适合现在的工作。他也很注意反思,“因为是技术人员出身,以前在哈尔滨地铁时说话比较硬,但现在柔和多了。”另外,他勤于思考。2017年工作压力大时,他每天都会提前从家出门,从家步行到李村地铁站,大约四五十分钟的路,一边走一边把纷繁复杂的问题捋出头绪,梳理清楚,很多创新方法就是这样想出来的。

“其实,我在2009年就喜欢上青岛了。”赵新宇说,那年他在哈尔滨铁路局科研所来青岛疗养,在太平角住了整整一周,每天都去第三海水浴场游泳,然后去五四广场走走,特别喜欢看海。妻子也曾多次来青岛出差,很喜欢这座城市。所以,当他提出要来青岛地铁时,家人很快就达成了一致。当时,赵新宇打头阵,先一个人来青岛地铁报到,三个月后买了房子,随后,岳父岳母带着一岁多的儿子前来。最后,妻子办成了工作调动,一家人成功团聚,把根扎在了青岛。

现在,偶尔挤出点时间,赵新宇会开车拉着一家人去看海,享受一个难得的海边假日。“这是我们自己选择的生活。面朝大海,也面向未来,来之不易,但非常幸福。”赵新宇面带笑容。

[责任编辑:刁博雅]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