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看过青岛“方言六级”考试,我可能是个假青岛人……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青岛话,是一种汉语方言,,属于胶辽官话

青岛话,是一种汉语方言

属于胶辽官话

舌音比较重

普通话的声调也被削减不少

 

要把普通话转成了青岛话

在某种程度上

只需把普通话的声调改一改

第四声保持不变

说青岛话的窍门,就8个字

“一三互换,二四归四”

这孩子真各应人。“各应”是指:

A.烦人、讨人厌B.招人喜欢C.天真活泼D.呆若木鸡

白弄了,造死银了。“白弄了”是指:

A.没有效果B.刷房子C.别折腾了D.小白被人砍了

翻译“你怎么跟个真豆包似的”:

A.你的脸长的像豆包B.讽刺你其实是个假的豆包

C.你少装模作样D.你做的豆包比食堂做的好吃

“这个月奖金就妈一点点儿”从中可以看出:

A.此人不孝B.奖金很少C.他妈妈是富婆D.他是妈妈的上司

你穿皮衣不爷?“爷”是指:

A.摆谱B.耍酷C.很热D.显老

“咱家没有集会了”中“集会”是指:

A.生日PARTY  B.醋C.非法聚集D.反战游行

“嫩摆秧鸡我了”这句话出现频率最高是在:

A.稻田B.鸡舍C.酒席D.辅导员办公室

“你别把收音机踢蹬了”是指:

A.把收音机当球踢B.失恋后向收音机发泄

C.把收音机搞坏了D.听力老师布置的作业

你买的黄瓜淹油了中“淹油”是指:

A.不新鲜B.作成咸菜C.作成泡菜D.做面膜

“背瞎”的反义词是:

A.瞎背B.视力好C.拿奖学金D.有出息

人:银

很多:海儿多

坏了:踢蹬了

修理:扎固

烦人:误人

摔倒:卡倒

你:嫩

我:俺

烦人:各样

不舒服:不欲做

我教育你:我周里你

自行车:决扎车子

暖和:恼呼

休息:歇着

恶心:倚赖

什么:剩莫

公交车:大通道

不中用:古狲熊

哪里:拿来

装模作样:跟个真豆包似的

别玩了:摆闹了

即墨:即密

酵母:引子

男孩:小伙

女孩:小曼

鼓捣:戳其

下午:过午

昨天:夜来

上午:头晌

晚上:后晌

购物:上街里

小扫帚:条帚嘎达

扫帚:条帚

二百五:二半吊子

太阳:意头

饺子:鼓扎

拖拉:余么

清楚:群亮

饥饿:饥困

草莓:托盘

醋:忌讳

鸽子:布噶

喝酒:哈酒

喝水:哈水

已婚男人:老婆汉子

鸡蛋:鸡子

蛤蜊:嘎拉

井盖:古力

米饭:干饭

烧烤:烤右

油条:大果子

膝盖:波洛盖

额头:业乐盖

胳膊:嘎巴

凳子:兀子

真讨厌人:真意赖人

疙瘩汤:谷扎汤

耳朵:了多

我的儿子:俺乐

勺子:池子

撒娇:来拆

聊天:拉呱

没有:木有

怎么回事:怎木个事

干什么:奏什木

鼻涕:鼻清

你折腾吧:嫩就作吧

别傻了:白表了

吆喝什么:学活啥

地方:地场

怎么办:怎木地

烟囱:福台

很辣:后辣

恶心:阅倒

占地方:占埝

高兴:恣儿

哭泣:叫困

左撇子:左来瓜

喉咙:嗓筋头

生病:有包叹

肥皂:胰子

故事:瞎话儿

结婚:将媳子

打死:砸士

蝌蚪:蛤蟆过等

泥鳅:米斗够子

很少:妈一点点儿

等会:赶么

菜不新鲜了:淹有了

摔倒:卡倒了

揉揉:撮月

老土:老巴子

劝酒:秧几

滴水:拉拉水儿

流口水:拉拉吃水

弟兄:火也

骂人:比样里

烦了:真伤了

皱纹:楚楚噶呀

热热饭:通通馒头

遇见流氓:碰茬子了

打耳光:我扇你BIANG的

拉警报:拉母

别说了:百叨叨

闭嘴:住嘴

很黑:却黑

受惊后的脸色:煞贝

唾沫:吐沫

拍某人马屁:添莫

罗嗦:絮叨

难受人:别扭银

很亮:争明瓦亮

姥姥:姥娘

你那里的:嫩哪来地

家里的东西:家把式

惹祸:左业

等着:懂子

没有:木仪

踢人:排士你

揍你:杂你

踹死你:排事你

半夜三更:半夜五经

哎呀:安阳来

以为:信子

吆喝:嘘火

散步:溜达溜达

扔你:海是你

折磨:水打

治病:扎故病

吃惊:斗眼了

相好的:嘎伙

太阳穴:耳门台子

钢蹦儿:小银子

毛毛虫:吧唧毛子

高兴:恣儿

哭泣:叫困

喉咙:嗓尽头

占地方:占埝

左撇子:左把来子

小指:小嘛指头

合饼:哈并

花馒头:卡花

火烧:杠子头火烧

床单:面单

枕头:豆枕

拖把:地板擦子

棉大衣:棉猴儿

自行车铃:铃铛皮

自行车踏板:决扎

坏孩子:小熊孩儿

讨厌的家伙:误银猫

游戏机杆:游戏把子

蝈蝈:乖乖

小伙子:青年

胖而笨拙:埋太

很倒霉:倒血霉了

可爱:稀罕银

没出息:背瞎

聪明:计量

富:客

窄:挤巴

宽敞:宽脱

寒冷:刹实

热:怪业

人山人海:决拆决捻

蠕动:故涌

滚蛋:双滚

罗嗦:唧歪

羞辱:臊嘎

欺骗:糊龙

炫耀:扬相

喂饱:柴

想:xín思

掂量:掂得

打扑克:搞牌

掸掉灰尘:菩拉

不相信:拜闹了

特脏:你呆窝囊实

无奈:真改脾气了

别没数:拜木有个系数

讨厌:无垠毛

很瘦:钢丝嘎巴绿豆吹儿

生气:火儿银了

最后来一段话作为期末考试:

嫩这个小曼真稀罕因!俺和嫩拉个呱。上天了,嫩饥不饥困?木有?啥?嫩不饥困?怎木个事?为啥不饥困?嫩奏什木呢?昂,擦鼻清呢!感冒拉?嫩就作吧!啥?吃饭,嫩请俺?学活啥?快白表了!俺请嫩吃顿得了。嫩说吧,上啥地场?嫩说怎木地就怎木地!什木?让俺说?恩,那嫩来找俺吧。俺楼上有些不噶落在福台上,嫩一去就看着了。俺请嫩吃辣噶拉,可后后辣昂!

青岛话是我们身边太熟悉的存在,那些传神鲜活仿佛带着表情的滑稽方言,在口口相传中被带上更多的幽默色彩和喜剧效果,丰富着我们茶余饭后交谈的内容和笑料。

心领神会的青岛人通过这些词语达成某种默契,享受着这份专属于我们青岛人的语言乐趣。

[责任编辑:王赵童]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