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数万人无缘刷脸游青岛 这张旅游年卡突然叫停


来源:齐鲁壹点

2018年12月24日,大青岛脸卡突然宣布暂停服务,并把所有客户群解散,而在停止服务前,该卡还在大量售卖。接着12月26日,官方再发公告,公司因企业经营、股权转让、资金流动等原因无法正常运转,平台直接停用,这让大量持卡用户措手不及。

原标题:这张旅游年卡突然叫停,数万人刷脸游青岛泡汤

2018年12月24日,大青岛脸卡突然宣布暂停服务,并把所有客户群解散,而在停止服务前,该卡还在大量售卖。接着12月26日,官方再发公告,公司因企业经营、股权转让、资金流动等原因无法正常运转,平台直接停用,这让大量持卡用户措手不及。目前,近十万持卡用户已经不能刷脸进景区,售后客服以及公司负责人所有电话打不通,相关各方并未给出解决方案。

说停就停,大青岛脸卡是张什么卡?

大青岛脸卡是青岛腾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于2017年11月推出的一款基于人脸识别系统的景区游览年卡。2017年11月16日,青岛旅发委开展“旅游惠民月”发布会,“大青岛脸卡”正式上线,“刷脸进景区”成亮点。大脸卡创始人李延明曾介绍,“大青岛脸卡”定价200元,激活后一年为期,可以在一年期限内,去崂山太清、海昌极地海洋公园、世博园、羊毛沟湿地、青岛电视塔、天泰温泉、藏马山等32多家景区游玩,称票价总值超过了5000元。这张“刷脸卡”迅速成为青岛市旅游届的宠儿,运营半年,持卡用户便突破十万,活跃用户量在4万左右。

然而,曾风靡岛城的“大青岛脸卡”一朝之间成为消费者手中不知如何处理的“无用卡”,庞大的用户群也全都吃了景区的“闭门羹”。

壹粉“红旗下的风”是青岛人,在2018年8月和9月买了两张“大青岛脸卡”,共计380元。“当时大脸卡宣称是惠民性质的旅游卡,在2018年春节过后名气增大,知道的人越来越多,绝大多数持卡者都是当年买的,现在没到服务期限就单方面宣布停用,损害了消费者的权益。”“红旗下的风”称,2018年12月24日,“大青岛脸卡”突然宣布暂停服务后,原先的服务群便开始往外踢人,十多个客户群一夜之间被解散,这样的行为让消费者感到很不满。

三发公告宣布停卡,用户被踢出群

12月7日,青岛腾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大青岛脸卡公众号发布第一则公告:因脸卡平台系统于12月下旬进行全面升级,故现有产品将于2018年12月12日停止售卖,新产品将于2019年1月1日与大家见面。2018年7月10日后购买未激活的用户,请于2018年12月12日前激活(含12月12日),逾期不能激活使用;未激活用户如需办理退款,请持有效购买凭证退款。退款登记时间:2018年12月13日-16日,过期不退。记者注意到,这则公告中还特别注明:老产品停售、新产品上架均不影响大青岛脸卡正常使用。

然而在今年1月6日、7日,多名持卡者向记者反映,现实情况是,公告发出前,大脸卡旧卡还在大量低价出售。元旦过后,新卡未见面世,旧卡仍在卖。2018年12月8日,一名顾客还通过此公众号购买了一张260元的卡。

为了防止卡失效,大量用户在看到此通知后把卡激活。第一时间把卡激活,没想到没过几天,卡却废了。

2018年12月24日,大青岛脸卡公众号再发公告:大青岛脸卡将于2018年12月27日晚暂停服务,重新上线时间请以公众号公示为准。服务电话:18653272228。此公告发出后,大脸卡服务群也开始踢人,消费者纷纷拨打服务电话,未通。1月6日和7日,记者多次拨打此号码,也提示对方关机。

12月26日,大青岛脸卡公众号发布第三条公告:青岛腾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部分股东未按照公司章程规定时间出资、公司法定代表人向公司借款至今未还且现已失联,导致公司无法正常运转,平台被迫暂停使用。现公司股东及留守人员正在商讨后续解决方案,将依法追讨相关款项来为用户退款。公司会在第一时间向各位用户通报进程,因此给各位用户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目前,大脸卡涵盖的所有景区刷脸设备,已经不再支持刷脸进景区。景区表示,青岛腾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景区的合作仅签到2018年底,该公司在部分景区尚有欠款未结。

法人、经理双双失联,代理商忙退款

“去年5月开始,我与青岛腾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作,总投入一百多万,代理卡数总计上万张。腾旅叫停公告好服务以后,上门退卡的客户不计其数,现在腾旅找不到人,我只好自掏腰包。” “大青岛脸卡”的最大代理商吴金东对记者说,目前要求退卡的用户已有几千人,已经退了500余张,退卡费已有十几万。腾旅的注册地点在崂山,实为一家公寓式酒店;办公地点在市南区晓望路16号甲,现在已经人去楼空。之前对接的公司负责人目前已经失联,像他一样遭受退卡带来的损失的代理商青岛就有近20家。

记者了解到,起初,公司法人于泳和总经理李延明曾公开发声,李延明自称是受害者,2018年12月已从公司离职,公司欠了他不少钱。称于泳从2018年2月开始陆续以多种名目从公司借款,总数达58万元,他正在起诉于泳,公司也正在准备通过法律程序索要欠款。李延明承诺,如果把法人欠公司的这58万都追回后,会再找人来把这钱全还给消费者,做一个退费处理。另一方,于泳则拿出一份股权转让协议。于泳称,2018年8月,自己和总经理李延明已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公司实际控制人已经实为李延明,公司的所有经营与财务等问题均由李延明掌控。双方各执一词,存在巨大分歧。

1月6日和7日,记者尝试多次拨打两人手机号,均无人接听。

停卡十多天,消费者组团投诉

1月7日,记者就此事联系了青岛市旅发委。旅发委回应,此事属纯商业行为,旅发委与其没有合作。日前多次有消费者致电旅游委反映此事,但这并不属于他们职能范围,建议消费者拨打12345投诉。

据了解,在大脸卡宣布停卡后的十多天里,消费者组建了用户维权群,上千人组团向12345进行投诉,但至今未收到任何答复。

1月8日,记者拨打了12345热线,工作人员称日前收到了部分消费者投诉“大青岛脸卡”的电话,他们已经转接到区属责任部门,目前的进展无法答复。

随后记者又联系了市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说已经收到了八九十个投诉电话,他们去到晓望路16号甲时发现,上面写着“青岛大脸卡已不在此处办公”。房东称该公司欠有房租、水电费未交,但是联系不到公司负责人,早已将其他办公人员撵走。目前,市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也联系不到公司负责人。

“脸卡之前就有一些问题,热门项目突然下架,都提前没有公告。”壹粉“红旗下的风”称,自己当时主要是看中崂山、太清游船、温泉和滑雪几个项目购买的卡,但是有些项目在去年10月就单方面下架了,滑雪2018年后办卡的都没滑过,因为就没开放。“大多数客户是冲着几个热门项目才买的,但是2018年夏天以后就开始比较难预约,到了10月几乎约不到,很多用户12点起来抢都抢不到,工作日也都显示预约已满,实际上,脸卡可以限制客户预约数量,脸卡一直设置预约门槛,前员工说有的项目一天实际只放10个名额。”

如今,“大青岛脸卡”刷不了脸了,相关人员也已失联,是否设置门槛已无法求证,卡片如何处理亦无人解答。“一张卡看起来钱不多,但是人多了,金额就大了,影响非常不好。这个卡能不能用,是否可以退款,目前我们没有得到任何解决方案。”

[责任编辑:张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