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青岛市政协委员温海鲲:完善基层卫生院职能 切实解决看病难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看病难是目前社会公认的现状,究其原因,一是人们诊疗要求高,交通便捷,稍有不适就去三甲医院;二是基层卫生院检查检验设备低端,诊疗技术欠缺;三是占人口比例最高的农村人口卫生健康意识差,得不到应有的健康教育,小病不知晓,不在意,不治疗,大病去三甲。

民者,国之根也,治国如此,治市亦如此。唯有德政治市,方得民齐者强。2019年,伴随习近平总书记的新年寄语,我们迎来了逐梦、筑梦的关键一年。乘着迈入新时代的东风,1月17日-22日,青岛市两会如约而至,青岛也将为千万青岛民众带来2018年终“成绩单”。

过去一年,青岛迎来历史性发展机遇,上合峰会为代表的各类盛会成功举办,履行“一带一路”倡议,实施新旧动能转换,美丽青岛行动、全市干部解放思想行动、聚焦民营经济先后展开……对于青岛而言,这是充满机遇的一年,也是充满挑战的一年。

如今,乘势而为的青岛,迎来2019年市两会,凤凰网青岛也将直击大会现场,与千万青岛民众一同见证城市一年来的工作成果以及2019年的重点计划。一同来看,勇做追梦人、筑梦人的青岛,不忘初心,勇立潮头!

青岛市政协委员、平度市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主任、农工民主党平度支部主委温海鲲

看病难是目前社会公认的现状,究其原因,一是人们诊疗要求高,交通便捷,稍有不适就去三甲医院;二是基层卫生院检查检验设备低端,诊疗技术欠缺;三是占人口比例最高的农村人口卫生健康意识差,得不到应有的健康教育,小病不知晓,不在意,不治疗,大病去三甲。  

基层卫生院是医疗预防工作的综合性机构,担负着占人口最多比例农民的预防保健、基本医疗服务和乡村公共卫生管理。卫生院在控制传染病、提高农民卫生服务质量、保障农民健康等方面应发挥重要作用,是直接解决农村看病难看病贵的重要一关。

随着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基层卫生院的基本功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削弱、倒退和异化:预防保健功能削弱、基本医疗服务追求市场效益,已被异化为营利性医疗机构,导致农民预防保健滑坡,基本卫生健康常识缺乏,是形成"看病难"的一个重要原因。

由于长期投入不足,大部分卫生院自我发展能力有限,夹缝中生存:技术设备不如上级---县级以上医院,灵活性不如村卫生所及个体诊所,属于财政确保的疾病控制、卫生监督、妇幼保健和健康教育等社会公共卫生经费仍然严重不足。多数卫生院负债运行,拖欠药品、耗材款用来保障工资发放,待遇低,招不到留不住人才。

基层卫生院定位于"赚钱自养"的一所医疗机构,而不是承担农村初级卫生保健公共卫生机构。把乡镇卫生院建设确定在"提高医疗服务能力和水平上",提出了不切实际的发展目标和要求,而丧失了乡镇卫生院应有的公共卫生职能。这种方向的错失,带来了错误的信息,即"乡镇卫生院是赚钱的,之所以搞不好,是因为缺少赚钱的能力",从而进一步加大了对乡镇卫生院公共卫生职能的忽视,致使占人口最多比例的农村人口,得不到应有的卫生健康知识教育,虽然三甲医院不断扩张,一床难求、看病难仍无法解决。

几点建议:

一、落实财政投入政策,实现乡镇卫生院市、县两级财政预算管理,达到公益一类事业单位财政投入标准,给平度、莱西两市侧重扶持。

二、进一步明确乡镇卫生院公共卫生职能,加大辖区人口初级卫生保健工作,开展卫生健康知识普及教育,提高健康意识,重点疾病早发现、早治疗。

三、加快医共体建设,上级医院提供技术支持,实现专家定期坐诊,确保小病不出乡镇卫生院,以缓解三级医院就诊压力。

四、全面化解基层卫生院债务,切实履行公共卫生职能,从根本上解决看病难。

[责任编辑:张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