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青岛评论| 别再说山东错过了互联网!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当前,山东正在全力实施新一代信息技术驱动的新旧动能转换。此前被广泛认为错过了互联网+大潮的山东,是否能把握住下一个发展10年?

当前,山东正在全力实施新一代信息技术驱动的新旧动能转换。此前被广泛认为错过了互联网+大潮的山东,是否能把握住下一个发展10年?

其实,唱衰一个省份并不难,难的是让一个经济强省找准适合自己的时代节奏与发展方式。而错过互联网+,也是发展的一面镜子。

过去10年间,是什么互联网+增长让全国诸省趋之若鹜?山东到底错过了什么?尝到果子的省份是否会恒强,而互联网经济指标中的强省身份与现实发展中的稳健,我们到底该追求哪种效益?

在浙江、深圳等发达地区互联网泡沫纷纷破碎,而山东却能安之若素的发展自身优势产业,避免了经济的大起大落,未免不是一件幸事。

或许一个新兴产业爆发至今的得失,是所有省份站在新时代起点时都需要驻足回顾总结的,并为接下来的数字中国,选好道路。因此,从辩证的角度来看,山东到底是错过?还是躲过?可以让下一个10年说话......

2008金融海啸后,两股经济力量力保增长,一个是新一代信息技术带来互联网产业,另一个则是传统的投资、消费与外贸“三驾马车”。

新一代信息技术因其低门槛、广覆盖、深介入的特征,成为促进普惠增长的重要动力。

而“三驾马车”的基础性地位,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经久不衰。

这两个经济的“引擎”既在各自领域发力,也自愿结合,并诞下了互联网+三驾马车的产业数字化,为中国经济取得了不俗的经济效益。

但产业更迭之下,“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供给侧改革面临的问题,互联网+其实无解。更有甚至,互联网还会从产业“止痛药”,变成“毒品”。

而我们需要了解的问题是,当互联网+三驾马车这对黄金“CP”进入下行区间时,产业与互联网,各有什么结局,未来,又各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

互联网+外贸甘当配角的产业冠军

或许,我们在现有的互联网“明星”中,找不到一个与之匹配的企业或行业。

但如果我说,互联网+服装鞋帽、互联网+五金机电,大家就会豁然开朗。

这是一个基本产业定律。

互联网最大的价值就是“+”。从生产效率、成本与附加值看,它所最初产生倚赖的成功,必然诞生于中国传统制造业当中。

因此,互联网+的第一桶金,正是中国加入WTO之后释放的最大产业红利——服装鞋帽、五金机电等工业。

看得出,无论是2003年前后陡然爆发的淘宝,还是2010年前后快速跟进的京东、唯品会、小红书、寺库,还是今天的拼多多,其最初的商品种类正是互联网+服装鞋帽,五金机电,以及日后的3C产品等等。

过去十年,这是一批电商平台,使得一大波中小企业、偏远地区企业也充分加入到全国乃至全球的竞争市场,促成了中国成为全球电子商务最发达的国家,在2017年的零售总额中所占的份额高达23%。

有意思的是,中国电商在国内市场的集体爆发,还挽救了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之后,中国外贸产业订单下降后的过剩产能。

从2011年以来,我国传统外贸品的出口增速进入下行通道。全球经济的不景气,让世界工厂的订单骤减。2009年时全国范围的汽车下乡、家电下乡以及全国范围的出口产品博览会,正是积压中的中国外贸产能寻找“转内销”的机会。

而那个节点,也是山东未能赶上互联网+大潮的起始点。

在山东,青岛、烟台等百年港口曾是全国外贸出口的中心,特别是青岛的即墨、城阳、胶州等地,是我国最大的纺织品、五金机电出口加工基地,其面向日韩的巨大市场,让当地大批外贸型企业的订单稳定,依赖性强。

青纺联、即发、双星、澳柯玛、海尔、海信,迄今仍是我国外贸出口的“大户”。

与此同时,日韩等国的产业转移,让山东沿海地区集中了大量的日资、韩资、台资软件服务外包企业,同时集聚了此类人才。

然而,在互联网+大潮中,山东的大象经济体对自身价值链与产业链过度依赖,固步自封,没能整合自身产业优势与人才优势,未能诞生出BATJ一类的大型电商平台,适应新的商业模式与产业分工,也因此错过了这一轮国内平台流量与投资价值大潮。

当然,在这一轮互联网+外贸大潮中,山东也并非没有分得一杯羹。在电商平台市场营销与产业加工两个维度,也诞生了依附于大平台的两家生态龙头企业:百度系的山东开创,以及阿里系的韩都衣舍。

而在全国陷入流感高发期时,笔者曾到访了平度某加工村,它是全国口罩电商销量最大的供货地之一。山东各地,一些传统产能转而成为电商平台的生态,继续此类纺织鞋帽、五金机电产品的加工销售,并成为单项全国冠军。

或许,这是我们迄今看到的,山东虽然“错过”了很多,但传统产业在互联网变革中,也并非是无所作为。

要怪,只能怪互联网+本身的数字改造能力太弱,以及“剥削性”太强。

中国互联网企业并非真正的科技类公司,数字技术能力有限,让BAT对传统制造业的改造能力不足。虽然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快速应用在了电商平台的促销与用户画像上,但其产业决定因素,仍然是附属于电商平台的中国传统制造业,而在这一过程中,传统制造业没能得到数字平台“反哺”,得到技术升级,偶有红领等数字工厂出现,却凤毛麟角。

另一方面,电商的无限制发展成为一柄双刃剑。电商进一步压低的零售品价格,没能传导电子商务在中国发展的红利,却压垮了一批传统零售商,也让生产企业的利润进一步摊薄。

曾有一家菏泽棉被生产企业主坦言,一个双十一过后,虽然迎来了数千万订单,但多数利润都缴纳了平台流量费。为能够让自己的商品在更早时被消费者搜索到,本已进入残酷价格战的企业之间,又不得不进一步挤压利润。

这正如马云所说,他只是利用了互联网搞商业模式创新。山东传统产业聚焦于百姓衣食住行,虽然无法追赶产业爆款,却能够形成长久以来的产业常青树。

还有一点,从资本角度分析,当中国今天数以亿计的“血汗工厂”在为电商的低价策略“买单”时,绝大多数知名电商,却都在被海外资本控制。

翻看BAT发展至今的持股人构成,无不如此。

换句话说,从WTO已来,互联网+没能改变中国工厂赚取微薄利润的命运,反而变相为全球资本吸金。

这样看,互联网+的红利到底被谁拿走了?增加GDP数值的互联网产业大省,可能需要细想一下。

因此,围绕当下山东的新旧动能转换,对于互联网+,AI,还是下一类数字技术,对于传统产业的改造与升级,往往对大象经济体的长期健康发展更有价值。

当然,我们也期望山东出现BATJ。但任何尝试都会带来试错风险,就像共享单车一样,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寻找最适合自己的产业布局发展,永远都是长跑。

互联网+投资民间理财市场的喧嚣

传统“三驾马车”中的投资,多数是“铁公鸡”这样的政府基础设施投资,玩家层面从未有普通百姓参与。

另一方面,中国金融衍生品发展包含消费者端业务(To C)和机构端业务(To B)两类发展路线。但To C的滞后,股市的低迷、利率吸引力不足,长期让民间投资的潜能无法发挥。

因此,社会存款比例全球第一的中国普通消费者的投资意愿,成为一个蓄势待发的“火山”。

互联网金融的出现,放开了这个口子。

2007年,在薄主政重庆时期,马云开办的第一家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成功落地,成为互联网金融业的一个里程碑。

互联网金融相比于传统金融业的最大优势,就是打通了企业融资与社会投资的“最后一公里”。

在过去几年里,“互联网金融”如雨后春笋般每年以数倍、数十倍的速度野蛮生长,数以万亿的社会资金进入到互联网平台上。必须承认的是,互金行业的出现大大提升了借贷的效率,提升了投资收益,也改变了中国金融市场的格局。

不过,作为一个全新商业领域,互联网金融长期处于监管“裸奔”的状态。

这有什么不好么?没错,它带来的是一个行业的颠覆,正如马云所说,“银行不改变,那我们就来改变银行”,互联网金融由此推上了时代的风口。

但对于金融的本质,其二才是回报,其一则是安全。

2015年,中国互联网金融平台共爆雷867家,其中互联网经济最为发达的江苏、浙江、北京等地最多。

2018年6月1日至7月12日的42天内,全国又有108家P2P平台曝雷,相当于每天曝雷2.6家,互联网经济发达地区的杭州、深圳、广州又是“重灾区”。据网贷之家数据显示,2018年7月,浙江P2P网贷行业累计问题平台248家,排名全国第二,许多平台资金直接清盘。

随后,强监管陆续到位,也动了一些互联网金融大佬手中的“奶酪”。

去年,彭博社和中国资产证券化分析网编制的数据显示,第一季度,蚂蚁金服只发行了228亿元人民币(约合36亿美元)与消费者贷款相关的资产支持证券(ABS),环比下滑74%。

评论指出,过去一段时间,蚂蚁金服至关重要的消费者贷款业务融资主要来自债务市场的一个模糊地带。但是现在,这个融资渠道快断流了。

面对强大的监管压力,余额宝最高额度被砍75%,蚂蚁金服不得不壮士断腕!

此后,监管部门又多重出手,将互联网金融机构纳入与银行、证券公司并行的强监管,从账户到备付金缴存比例全面趋严。

如今的互联网金融,除了购买便利之外,似乎已失去了往日的辉煌。其实,监管部门只是将传统金融与互联网金融纳入了同一市场规则之下。所以说,该来的都会来。

有意思的是,在这一轮互联网金融危机中,曾经在2009年陷入民间借贷危机的温州却没有再“跟风”,当年名噪一时的“炒房团”也在2009年以后荡然无存。

在这一点上,互联网+投资给予一些省份的GDP增量是显性的,而那些追偿不回自己本金的投资损失者的资金,则是隐性的。

我们常说现代金融业,其实互联网+投资的民间版繁荣正是这个特定时代的产物。在山东,互联网+投资也需要民间版的金融产品与金融服务模式,让普通百姓的理财收益可以在4%到10%、甚至15%之间找到合理、合法渠道。

在这方面,山东需要守成,更需要开拓。

互联网+消费支付革命的误判与眼界

很多人认为,互联网+消费就是电商。但我们剥离出这一消费行为后可以看出,它对实体商业环境改变最大的一点,是支付。

移动支付,就是实现电子商务爆炸式增长的前提。中国互联网用户高达12.5亿,其中绝大多数都使用过移动支付和免费的个人转账业务。

迄今,推动移动支付革命的BAT行业,纷纷拿到了合规的支付牌照,并拥有转账手续费等稳定收益,更为重要的是,它也带来了用户的使用粘性,巩固了金融与消费两个市场。

而从整个宏观环境看,过去几年,移动支付的出现在全球范围内带来了支付、跨境汇款、网络借贷、银行保险、证券资管等行业的重新洗牌,改变了金融行业的样貌,对消费者、投资者大有裨益,诸多公司也得到了资本的青睐。

另外,通过技术解决机构端的场景、用户、产品和运营等方面需求,包括:线上场景的融合和线下场景的升级;服务的下沉和客户的精细化管理;工作流程数字化;金融产品和服务的数字化等等。支付的革命性变化,或许才是我们所说的从技术创新到价值创新“0”到“1”,“1”到“N”的良性增值。

虽然这一创新在近期被日本找上门来,索要“二维码”专利使用费,但它支付方式的改变,是迄今为止,互联网+三驾马车对中国经济发展最持续的贡献。

在这方面,山东后知后觉。

山东最早开展非金融机构第三方支付业务的是鲁商集团,2011年8月29日山东鲁商一卡通支付有限公司获得授权开展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业务覆盖范围仅限于山东省。

此后,山东在一卡通市场出现了“红海”竞争,青岛发展的琴岛通,与山东一卡通曾在青岛市场出现激烈竞争。但与此同时, 支付宝却在同一时间开展了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

支付前景的预判失误,受累于山东传统商业经济体的发达,以及电商模式的羸弱。

直到2016年8月29日,鲁商旗下的易通金服才正式获得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可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互联网支付与银行卡收单业务。

然而,这张“金字招牌”并没有得到充分利用。

2018年7月25日,人民银行济南分行公布了两则行政处罚信息,易通金服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通金服”)和广发银行济南分行因违反支付结算业务规定,被处以警告和罚款,其中,易通金服被罚没约190万元,两家合计罚款约198万元。

我们也许将这方面的山东“错过”归咎于大象经济体,归咎于守成式发展,归咎于长久以来的文化基因影响了山东企业家们的眼界与决策。

而一个开放而统一的市场,不仅建立于体制,更要建立于文化。

下一场变革,才是“试金石”

当前,山东正在推进一场浩大的产业结构变革——新旧动能转换,而产业数字化与数字产业化正是其中的两个“引擎”,成为数字山东发展的一个加速器。

借鉴互联网+三驾马车在中国试水与发展的成功经验与失败教训。信息与数字技术带来的全新消费场景、产业格局的影响务必提早做好规划。

文化底蕴深厚的山东商业、产业与数字领军企业,也必须放眼全国,寻找普适性的新商业模式,在持续创新与默守陈规之间,找到企业常青的方法论。

而接下来的产业互联网与数字中国,才是各省市真正技术+产业实力的“试金石”。

[责任编辑:张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