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央定调!上合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为何选择青岛?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建设上合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中央为什么选择了青岛?

2018年6月,上合峰会在青岛成功召开,作为“上合礼物”,习近平主席向世界宣布上合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落地青岛,从此,青岛又添国家战略,成为中国连通上合诸国以及“一带一路”沿线重要的支点城市。

一年后的7月24日,在中央深改委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为上合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建设定调,会议上审议通过《中国—上海合作组织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建设总体方案》,并明确了示范区的建设定位。

即:旨在打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新平台,拓展国际物流、现代贸易、双向投资合作、商旅文化交流等领域合作,更好发挥青岛在“一带一路”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建设和海上合作中的作用,加强我国同上合组织国家互联互通,着力推动东西双向互济、陆海内外联动的开放格局。

机遇、挑战、开放、转变成为青岛新时期的发展关键词,面对中央赋予的新目标,青岛还需要在很多方面做好基础工作,围绕开放创新,青岛的交通物流、对外贸易、人才集聚、投资服务等方面仍要持续改善。

那么,建设上合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中央为什么选择了青岛?

开放:中国深耕“一带一路”的窗口

经历上合峰会后的青岛,关于上合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相信大家已经不陌生。

去年6月10日上合峰会期间,习近平主席明确提出,中国政府支持在青岛建设中国-上海合作组织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还将设立“中国-上海合作组织法律服务委员会”,为经贸合作提供法律支持。

从名称可看出这是围绕包括上合组织成员国在内,“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经济贸易领域的深度合作,青岛此次提及的“示范区”,则是要把这里打造成地方经贸合作的标杆型区域。而中央深改委会议,也让示范区有了更加具体的目标定义:打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新平台,涉及国际物流、现代贸易、双向投资合作、商旅文化交流等领域。

毫无疑问,建设地方经贸示范区不但可以加强上合组织各成员国的经济合作属性,还能拓宽中国与上合各国在地方经贸领域的合作空间。

上合组织秘书长诺罗夫也说道:“‘上合示范区’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能够促进上合组织国家间的贸易额增长,有利于推动中国扩大从其他上合组织国家的进口,巩固中国与其他上合国家的互信互利。”

7月24日《新闻联播》视频截图

1500年前,作为“海上丝绸之路”北线起点,“古青岛”开启了我国北方海上贸易的大门。1500年后,作为“一带一路”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的主要节点和海上合作战略支点城市,青岛成功举办上合峰会,并收获了“上合礼物”:上合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

在‘一带一路’建设中,超70个世界城市已与青岛缔结友好城市,与100个城市(省、州和国家经贸机构)缔结经济合作伙伴关系。截止2018年,青岛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累计投资项目761个,协议投资额近百亿美元。

近年来,青岛与上合组织国家的贸易往来日趋频繁,增长势头强劲。在2018年,青岛与上合组织国家之间的贸易额达到55亿美元。

伴随中央为示范区定调,将为开放青岛在“一带一路”的版图上拓展更为广阔的“筑梦空间”。

海洋:中国打造“海洋强国”的先锋

2018年6月,在出席上合青岛峰会后,习近平总书记开启了他在山东的考察行程,在青岛的第一站就选择了蓝谷,彰显对海洋发展的重视。

总书记来到位于青岛蓝谷的海洋科学与技术试点国家实验室,他动情的说道:“建设海洋强国,我一直有这样一个信念。发展海洋经济、海洋科研是推动我们强国战略很重要的一个方面,一定要抓好。”

习近平总书记在青岛蓝谷听取了中国工程院院士管华诗关于海洋药物研发情况的介绍。

回溯总书记以往海洋主题视察的经历,在青岛是首次提到“信念”两字,意味着蓝谷所在的青岛,将在未来履行国家海洋强国战略中,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

进入2019年,市委书记王清宪上任后的首次调研,也选择了海洋经济发展为主题,并对青岛海洋经济的发展寄予了全新的要求。

他明确提出,要发挥青岛海洋特色优势,研究部署在全市发起新旧动能转换、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海洋攻势”。围绕这一攻势,要重点打好海洋产业转型跨越、海洋港口提质增效、高水平对外开放、海洋科技创新引领、海洋生态环境保护、滋养海洋文化根脉六场硬仗。

目前,青岛拥有约占全国五分之一的涉海科研机构、三分之一的部级以上涉海高端研发平台,涉海两院院士占全国27.7%。海洋科技水平全国领先、海洋经济发展优势十分明显。

2018年,全市实现海洋生产总值3327亿元,同比增长15.6%,海洋经济占GDP比重达到27.7%。支柱作用尽显。

区位:连通全球的“自贸驿站”

当然,除了开放和海洋,如果我们站在更高的空间维度来看,青岛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更是赋予了城市的不可替代性。

青岛市名以古代渔村青岛得名。青岛市专名“青岛”本指城区前海一海湾内的一座小岛,因岛上绿树成荫,终年郁郁葱葱而得名“青岛”,青岛是中国海盐的发祥地,位列中国“四大古盐区”和“五大古港”。

而示范区所在地胶州,拥有5000多年历史,唐朝设立板桥镇,北宋时期港盛州兴,海运贸易持续繁荣,特设市舶司、胶西榷场,是长江以北唯一的对外通商口岸、全国五大商埠之一,“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

来到现代,在“一带一路”中,青岛被定位为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主要节点和海上合作战略支点城市,而交通设施,是最基本的支撑。

位列世界第七大港口的青岛港,伴随山东港口整合工作的有序推进以及自身加快由“物流港”向“贸易港”转变的利好,正在不断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港口的合作,据悉,青岛已开通中欧班列、中亚班列、中蒙班列、中韩快线、东盟专列等国际班列。在2019年上半年我国港口货物吞吐量前十名中,青岛港达到2.8亿吨,位居全国第五,省内第一。

三年以来,青岛港先后与吉布提港、埃及塞得港、马来西亚巴生港、俄罗斯圣彼得堡港等“一带一路”沿线港口建立友好港关系。此外,预计2019年底,4F级的胶东国际机场也将投入运营,届时40余条国际航线、110余条国内航线将云集胶州。

青岛,正在成为辐射全国、连通全球的“自贸驿站”。

融合:“上合示范区”的新速度

关于示范区的具体发展策略,原商务部部长高虎城曾围绕“深化上合组织区域经济合作”给予了回应,他说道:“以‘一带一路’为引领,打造互联互通格局,通过一系列现代化交通大项目,将彼此串联,用不断创新产能合作模式,构建多元、协作的投融资体系,从而进一步挖掘上合组织国家间的贸易潜力,相互扩大市场开放,持续扩大贸易规模等。”

上合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建设这一年来,也用实际行动,展现了青岛履行国家战略的完美融合性,借助示范区所在地胶州的海陆空铁多式联运优势,跑出了新速度。

目前已聚集总投资约130亿元的已开工项目17个、总投资约57亿元拟开工项目8个;总投资65亿元加速启动或建设上合国际贸易大厦、博览中心等12个面向上合国家的载体类项目。

同时,在交通项目的打造上,位于示范区内的青岛多式联运中心,已开行国内外班列16条,其中6条国际班列、2条国际回程班列、7条国内班列、1条胶黄小运转循环班列,2019年上半年,完成集装箱作业量35.2万标箱,同比增长55%。

此外,港口经济较为发达的青岛,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发展契合度较高,对接潜力巨大,且中亚大多是内陆国家,它们的企业也在不断寻求对外发展,所以建设上合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可以为沿途这些国家寻求经济增长点提供新的窗口。

目前,示范区已经集聚了228家贸易企业,实现进出口10.8亿美元,同比增长32%。引导本土企业对上合组织有关国家累计投资项目13个,中方协议投资额达到4.8亿美元,还与交通银行等10家入驻机构代表签署合作框架协议,成立总规模100亿元的上合一号基金,其中一期10亿元资金已正式运营。

因改革开放而生,因改革开放而兴。置身于中国全面开放的新格局中,时代要求青岛必须要有国家层面的战略驱动,借势对外开放、海洋经济,上合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的落地建设,无疑为其开辟了一条全新的发展思路。

[责任编辑:张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