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山东竟“折腾”最钟情的大国企......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如今国企改革步入深水区,山东希望以非常之策,成非常之事,逼迫国有企业这头大象转身跳舞,实现山东经济华丽转型。

最近山东的国企掌门人们如坐针毡,“问政山东”刚曝光鲁商集团卖兽药、地矿集团卖轮胎,又有9位正厅级国企一把手被摆上台,接受公开问询。

提起山东经济,国企一家独大最广为人知,国有企业资产占据全省企业半壁江山。

经济上行时,国企凭借规模大、资源多的优势,能迅速做大经济总量。经济一旦下行,政企不分、管理落后等缺点暴露,有可能成为拖累全局的泥潭。

如今国企改革步入深水区,山东希望以非常之策,成非常之事,逼迫国有企业这头大象转身跳舞,实现山东经济华丽转型。

让国企董事长们红脸出汗

8月11日至12日,山东黄金、山东国投、山东能源9家省属一级企业掌门人们,迎来了一场雨中赶考。

国企一把手述职是干部管理的每年例行事务,今年山东把这项常规动作开出了新意。

省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工作领导小组除了听取国企董事长的述职报告,创新性地增加了问询环节,提出6-8个问题。问询事先调研,保密命题,由工作领导小组审定,现场开题,当场打分。

现场打分的,有领导小组的成员,有各述职问询企业的员工,还邀请了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组成打分团。算上现场的媒体记者,几乎是一场公开的听证会。

山东国资委的意图很明确,通过“述职+问询”的创新模式,进一步向省属国企传导压力,让董事长们脸红出汗,拿出“刀刃向内”的魄力,把压力转化为改革的动力。

首批述职的9 户企业有:山东黄金、山东国投、山东能源、鲁商集团、山东高速、山钢集团、齐鲁交通、华鲁集团、兖矿集团,都是省管企业的龙头,董事长、总经理皆为厅级干部,平常都是稳坐主席台,这次成为被问询的对象,别有一番滋味。

坐在问询席的董事长们,还要面对40分钟的问询环节。现场来看,设计的问题都直指“软肋”。“近年来优秀经营管理和技术骨干流失严重,什么原因导致的?下一步有何具体打算?”“截至目前,员工持股工作仍未取得实质性进展,原因是什么?有没有具体时间表?”领导还随时会打断发问,整个会场“火药味”十足。

第一家参与述职与问询的是山东黄金集团。最近,山东黄金市值一举超越潍柴、海尔,居于山东上市公司市值排名第二位,中国有色金属行业市值第一名。即便如此,董事长陈玉民还是在问询环节被副省长凌文连连追问。

2018年前三季度,山东黄金集团纳入合并报表的企业亏损较多,多年形成的“僵尸”企业投资巨大,资不抵债户数较多。“什么情况下可以进行‘僵尸’企业的核算,黄金采矿权什么情况下进入财务报表核算”,副省长的每个问题都不好回答。

无论是企业经营,还是国企改革,凌文都称得上是老手。他曾在工商银行、神华集团履职,2017年底神华集团与国电集团合并重组为国家能源集团,被称为“史上最大规模的央企重组”,凌文任总经理。有这样一位专家督阵,国企一把手们回答问题自然如履薄冰。

这种不回避、不护短、不遮丑的作风,着实让大家耳目一新,会场时不时传出热烈掌声。对于国企掌门们,掌声听起来倒像是巴掌,逼得他们直面问题。

以公开倒逼拿出时间表路线图

“要制定出明确的改革时间表、路线图、责任状!”两天时间里,这句话反复出现,倒逼国企掌舵者树起“刀刃向内”的责任感,既要红脸出汗,还要拿出整改措施。

很多国企负责人私下反映,并非不想处理问题,但大都是历史遗留问题,稍稍处理不当,就会引发争议,甚至群体性事件。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改革可能有职务风险,不改必然损害集体利益。回过头来看,很多曾经亨誉全国的企业,就是因为固守陈规,被时代抛弃。

这次述职问询集中开火的恰恰是国企主业不突出、僵尸企业处置不利、混改工作推进缓慢等顽疾。这些老问题正如牛皮癣一般,分管领导都换了好几波,问题还是照旧,造成企业活力越来越差。

公开述职问询会上,要求一把手们当场给出答复,还明确责任,划定了时间表,就是让国企领导们向全省承诺,必须做改革的推进者。

让人印象深刻的一幕是山钢董事长现场立下军令状。山钢下属莱钢集团淄博锚链有限公司和山东莱钢建设有限公司常年亏损但混合所有制改革推进缓慢,一直靠母公司“输血”生存。针对山钢混改进展缓慢,省国资委主任张斌直接喊话:“能不能干?不能干就退出试点。”山钢董事长侯军承诺:一个月内拿出解决方案,两个月内启动实施方案,2020年内完成混改,“如果完成不好,拿我是问”。

事实上,现场公开倒逼改革已经成了山东推进工作的常规手段。8月8日播出的《山东问政》就报道,鲁商集团的主业是商贸及电子商务、医药康养和文旅及相关产业经营,下属的山东省物资集团总公司却是一家物流企业。鲁商集团还经营着一家广告公司,业务范围包括兽药及饲料添加剂行业。节目直播结束后,省国资委连夜召开整改会议,次日一早,督导组赶赴现场进行整改。

胸膛已经拍了,承诺已经做了,全社会都是见证者,落不落实不是选答题,而是必答题!

山东国企改革必须走在全国前列

站在全省的高度看,就容易理解山东为何将国企改革抓的这么紧。国资国企是山东的一大优势,是全省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柱,山东要想稳住全国第三的经济地位,国企改革这步棋必须要下好。换句话说,山东国企必须在新旧动能转换中当好排头兵和主力军。

虽说现场被问的很难堪,其实用数据说话,山东国企效益近两年一直不错。以上半年为例,29户省属企业实现营业收入7004亿元,利润总额352亿元,净利润24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9.34%、10.97%、5.38%。省属企业主要经济指标均创历史最好水平。

但事实上,山东国企的效益提升很大程度上与经济周期相关。2012年至2014年,山东省管企业整体利润连续大幅下滑,如今受益于煤炭、钢铁等要素价格上涨的红利,虽说效益好转,但不能因此掩盖存在的问题。

这对山东国企改革来说,是难得的机遇期,如果这个时候不改革,等到经济周期进入下行通道,再改就更是难度重重。过去的很多改革没有触及企业的核心问题,造成了改革、反弹、再改革、再反弹的恶性循环。

关键在于要把压力层层传递,敢于撕破国企一把手的脸面、砸破他们的饭碗。

前不久,山东国资委管理的企业已经有两名主要负责人,因为不敢改、不愿改、等靠要被调整问责,在企业内部降职降薪。按照计划,省属企业述职问询年内实现全覆盖,到时候所有的省属国企都将在这个平台接受曝光。

还有一点必须认识到,推进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是一项全国性的重点工作,山东是国资国企大省,有责任趟出一条新路来。万华化学和潍柴动力就因为勇于改革,得到了中央的肯定,只是这样的企业山东还是太少了。

尾声

当前国企改革进入深水期,没有经验借鉴可言,如果政府不主动推一把,逼迫国企改革快马加鞭,让国企负责人们突破心理负担,敢于到未知领域去折腾,势必重蹈轻骑、小鸭的覆辙。

这一点,谭旭光看得很清楚:“很多人都说我能折腾,刚折腾完一个事又折腾一个事。就是因为能折腾才会砥砺前行,否则我们就完了。”

[责任编辑:张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