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2020城市重启①:经济总量TOP20城市大洗牌,青岛的悲与喜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2020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不仅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更是各省市经济发展的“冲榜”之年。然而,意料之外的疫情冲击为经济带来了一定的压力,又因输入性病例而面临新的不确

2020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

不仅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更是各省市经济发展的“冲榜”之年。然而,意料之外的疫情冲击为经济带来了一定的压力,又因输入性病例而面临新的不确定性因素。

在这个春天,各省市2019各方面数据也陆续出炉,价值线近期公布了全国各地区(省区、城市)2020最新综合竞争力榜单。GDP竞争力榜单中显示,2019年GDP前30城中青岛仅排名14,2019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前30名中排名第13,与一线城市还存在较大的差距,隐隐有“挤水分”态势。

扬帆远航正当时。2020年的青岛经济,如何重启?

城市心观察第430期

三项指标看青岛经济竞争力

2019年,GDP由地方转向国家统一核算,有的调增、有的调减,众多城市经济格局面临再度洗牌。近日,价值线研究院通过多个维度,发布全国各地区(省区、城市)2020最新综合竞争力榜单。整体从GDP、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和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三项指标来分析青岛经济竞争力。

先看GDP,2019年我国共有17个万亿GDP城市,青岛以11741.31亿元排名第14,仅领先于长沙、郑州和佛山。与2018年的第12名相比,隐隐有“缩水”、被“挤泡沫”的态势。

图:价值线

第二,除了GDP这个大指标外,衡量一个地区政府财力的主要标准是看它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指的是一个城市的全部税收收入减去上交中央和省之后的结余。这个数据越高,说明地方政府财政实力越强,可以说是城市“真金白银”的重要体现。

2019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前30名城市中,青岛以1241.66亿元、同比增长0.8%的成绩排名第13,与排名第12的宁波(1468亿元)还存在一定的差距。

图:价值线

第三,一个地区汇聚资金的能力,反映在地区存款竞争力上,也就是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是城市的“家底”和发展潜力。据价值线研究院截止至2019年10月底的数据,青岛排名第18,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17971亿元。

图:价值线

综合三种维度对比经济发展,谁在崛起、谁在“挤泡沫”?青岛与其他城市的差异又在哪?

排行榜大洗牌,谁在崛起?

总体而言,全国2019年GDP排名中,广东省GDP首次突破10万亿元,紧随其后的江苏省2020年也有望进入“十万亿俱乐部”。从城市来看,也是广东、江苏两省的城市表现突出。此外,佛山2019年新晋“万亿俱乐部”,GDP达1.07万亿。泉州GDP高达9946.66亿,福建即将告别没有万亿GDP城市的历史。

值得注意的是,泉州、东莞、济南、合肥、福州、南通、西安7个GDP9000亿城市之后,其他城市经济出现明显的差异和断层化。排在西安之后的烟台、徐州、大连等,GDP都不到8000亿元,离“万亿俱乐部”还有相当长的距离。

而本次造成许多城市特别是南方城市GDP猛增的原因之一就是2018年的经济普查。如合肥调增了700多亿、福州调增了650多亿,两座城市从7000多亿一跃到9000亿俱乐部。而山东城市则普遍有所下调。

且纵观2019年度经济增长迅速的城市,无一不是得益于发展迅速的新旧动能转换或城市群的发展。如经济总量跃升的福州,大力开展新旧动能转换,改善传统产业占比过高的情况,同时不断发展民营经济和新兴产业,让城市经济有了质的跃升。济南、东莞和南通,得益于强省会、城市群战略,凭借都市圈融合提升发展水平,也在2019年经济榜单中实现了较好的增速,值得其他城市学习借鉴。

再看地方财政实力,毫无疑问被上海、北京和深圳占据了前三。但相比GDP,2019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放缓十分明显,多座城市出现了负增长。

但与之相反的是,作为财富收入之母,2019年全国土地出让收入再创新高,逼近7万亿元。地方财政对土地出让收入的依赖也一直飙升,如“卖地”大户杭州2019年前11个月的卖地收入,已经超过了2018年财政收入总额。2019年年底,不少城市都迎来“供地潮”,对此专家表示,年底加大供应也是为了增加地方财政收入。

相比之下,占据榜单前三的北上深卖地较少,地方财政收入大多来源于税收和产业发展,经济呈平稳上升态势。青岛与天津、西安长沙等属于税收和卖地都较为温吞的城市,当务之急是发展产业、拉动经济,降低对土地收入的依赖性。

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这个数据,很多人认为它比GDP更重要,因为在所有单项指标中它最反映一个城市的竞争力和发展潜力。在这个数据榜单中,一线城市遥遥领先,北上甚至超过10万亿。而青岛2019年仅有17971亿,要追赶一线城市任重而道远,必须进一步提升城市综合实力和吸引力,才能将资金总量拉上来。

如今,疫情造成的冲击正在逐步修复,各个城市都全面投入复工复产和经济发展之中。而2020年的青岛经济,又将往何处去?

2020青岛经济的“重启键”在哪?

变动是后来者的机会,谁抓住就是谁的机会。

日前有专家表示,我国经历前期经济停摆,现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要启动经济运行有重启成本。这时正需要政府给予刺激启动,来拉动经济循环的内生动力。

对此青岛就在3月3日举行了一场300多人参加的“全面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誓师大会”,表示青岛要做好“六稳”工作,全面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市委书记王清宪指出,青岛将聚焦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从一、二、三产和投资、消费、出口两个序列倒逼分解、狠抓落实。这也正为青岛2020年GDP吹响了“冲锋号”。

期间,部分区市“一把手”纷纷表态要实现GDP增速10%的目标,从中已经可以看到青岛2020年提振经济的决心。

青岛市金融办曾表示,存贷款余额与经济发展两者之间存在双向因果关系。因此2020年青岛经济如果能实现进一步发展,也能带动金融机构存贷款余额的增长。

而要实现提振经济,对标其他城市,青岛仍然要以开放促进创新、以创新倒逼改革,不断推进新旧动能转换。作为拉动青岛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固定投资仍然在青岛的重点工作任务中排名第一。而为了确保经济目标的完成,“双招双引”也仍然是青岛的一把手工程。青岛未来的动能,就蕴含在招引和投资之中。

另外,青岛民间投资占全市投资的比重为52.5%,对全市投资增长的贡献率为51.1%,成为固定资产投资的重要支撑力量。作为投资的“主角”,大力发展民营经济、民营企业也是青岛产业竞争力不断向上跃升的支撑之一。

对比国内一线城市,青岛的传统产能还存在很大问题,拖了2019年GDP的后腿,必须依靠固投增长和加大对新产业的扶持来降低其影响。2020年,青岛将加大新一代信息技术、新能源、新材料、新能源汽车、生物医药、生命科学、高端装备等主导产业招商力度,促进新产业集聚。

此外,放眼当下,胶东半岛经济圈、一体化战略呼之欲出,青岛所带领的胶东经济圈也站在了新的风口,迫切需要发展交通网、促进城市间协同发展。

对标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城市群下崛起的东莞、南通,青岛能否将都市圈、城市群的利好用好用活,将都市圈的优势叠加成青岛的优势,也是2020年青岛经济“重启”的关键点。

[责任编辑:付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