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青岛赛轮轮胎大股东遭遇债务危机,近3.8亿股权被冻结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高负债率带来的后果接连而至。

原标题:鲁股观察| 青岛赛轮轮胎大股东遭遇债务危机,近3.8亿股权被冻结

2020年6月1日,赛轮轮胎(股票代码601058)发公告称:2020年5月29日,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联控股”)所持公司377,431,682股及孳息(指公司派发的送股、转增股、现金红利)被贵州瓮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申请司法轮候冻结,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13.98%。冻结原因是新华联全资子公司新华联控股集团财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新华联财务公司”)于2020年3月向瓮安农商行拆借人民币10,000万元,到期未能偿还借款本息,且新华联控股等担保方未履行连带清偿责任。

赛轮轮胎称,新华联控股不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等侵害公司利益的情形。新华联控股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但不是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如上述股份被强制过户,不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公司董事会九名董事中有一人为新华联控股提名,新华联控股所持股份被冻结事项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公司治理产生重大影响。新华联控股不存在对公司业绩补偿义务。

2017年7月,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联控股”)通过二级市场竞价系统与大宗交易增持赛轮金宇股票。当时的新华联控股,意气风发,正开始铺设全面战线。从2017年到2019年第三季度,新华联控股的扩张从未停滞。但转眼间,作为赛轮轮胎的第一大股东,新华联控股面对子公司的短期债务已然捉襟见肘。

这无疑是为今年深陷债务危机的新华联控股又添新愁。此前在2019年的12月26日,A股公司宏达股份发布公告,持有公司9.62%股权的重要股东新华联控股所持公司全部股权被长沙市人民法院司法冻结。2020年5月12日,新华联公告宣布,新华联控股持有的新华联61.17%股份已全部被被冻结和被轮候冻结。5月18日,科达洁能发布公告称,新华联控股所持公司股份全部被申请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轮。5月19日,北京银行发布新华联所持公司股份全部被轮候冻结公告。

新华联看好赛轮

赛轮轮胎成立于2002年,是中国首家A股上市民营轮胎企业(股票代码:601058),其主营业务为轮胎、橡胶制品、机械设备、模具、化工产品(不含危险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安装及相关服务等。根据其披露的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赛轮轮胎营业收入151.28亿元,净利润11.95亿元,总资产178.77亿元。赛轮轮胎在青岛、东营、沈阳及越南建有现代化轮胎制造工厂,在加拿大、德国等地设有服务于美洲和欧洲等区域的销售网络与物流中心,目前具备全钢子午线轮胎超540万条、半钢子午线轮胎逾4000万条、非公路轮胎6万吨以上的年生产能力,全球雇员11000余人。

新华联集团创建于1990年10月,由国际贸易起步,后将发展中心转移到地产行业,产业涵盖化工、矿业、房地产、陶瓷、酒业、金融投资等多个领域。目前,拥有全资、控股、参股企业100余家,其中包括12家控股、参股上市公司,员工近4万人。根据2010年的一季度报告,其2019年末总资产超过530亿元。

2017年7月11日,新华联控股披露了《关于增持赛轮金宇股票的计划》,称看好赛轮轮胎的发展前景,认同其经营管理及发展战略,并打算长期持有该轮胎企业的股份。

赛轮轮胎的股权相对分散,在新华联控股收购其股份时,当时的第一大股东杜玉岱持股比例为6.45%。后经签署一系列一致行动协议,保证了杜玉岱的实际控制人地位。

2018年12月28日,新华联控股和和黄山海慧科技投资有限公司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协议有效期至2021年12月27日。目前,双方所持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6.93%。

2020年4月,赛轮轮胎拟通过非公开发行的方式募资。发行对象包括袁仲雪、瑞元鼎实、海南橡胶和新华联共4 名特定投资者。

赛轮轮胎股东杜玉岱及其控制的青岛煜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分别与袁仲雪签署了《附条件生效的股份委托管理协议》,约定在满足协议生效条件时,将其持有的公司股份(共计335,096,538 股,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的12.41%)除处置权和收益权以外的全部股东权利委托给袁仲雪管理。股份委托管理期限为五年,本次非公开完成后,袁仲雪控制公司股份的比例将由14.13%进一步提高至23.82%。

随后赛轮轮胎发公告称新华联控股不谋求公司控制权,在公司董事会继续保持一名董事席位。

新华联负债接连到期,信用评级下跌

新华联控股近期由于接连债务到期,难以偿还,正面临流动资金紧张、信用风险大增的艰难处境。

新华联控股的财务危机从2019年的下半年就已显现。从新华联(000620)披露的2019年三季度报可以看到,其资产负债率已经达到83.86%,债务压力极大。

随后,高负债率带来的后果接连而至。

2019年12月23日,因控股子公司就曾因未按照约定偿还同业拆借3亿元本金及利息,新华联控股被湖南出版财务公司提起诉讼。其实同业拆借风险相对较低,逾期无法偿还的情况比较少见,因此无法偿付该项负债,说明新华联的财务流动性风险已经非常高。

2020年3月6日,新华联又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2015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应于2020年3月6日兑付本息;截至到期兑付日终,新华联控股不能按期足额兑付本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到期兑付日应兑付本息金额10.698亿元。

新华联下属财务公司新华联控股集团财务有限责任公司承诺于2019年12月20日前及2020年4月30日前向湖南出版财务公司各偿还本金1.5亿元,其中2.8亿元至今也已逾期。

债务接连到期,使得资金周转不利的新华联集团雪上加霜。

2020年3月9日,大公国际将新华联公司主体及多期债券信用评级下调。其中,新华联公司主体和“15新华联控MTN001”信用等级由A+下调为C。“16新华债”、“17新华联控MTN001”、“18新华联控MTN001”及“19新华联控MTN001”信用等级也被降至CC。

对此,新华联的创始人傅军表示,希望尽快为新华联控股和新华联引入国企、央企战略投资者。资本市场对此的反应是连续两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可见强大的资金、信用背书和社会资源,或许是新华联扭转颓势的“救命稻草”。

[责任编辑:于莹]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