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八医新生儿去世,原来这不是第一次……
青岛

青岛八医新生儿去世,原来这不是第一次……

2020年06月22日 14:17:23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2020年4月2日16时39分,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一个八斤重的男婴呱呱坠地,40周+6天“足月儿”,医院说孩子很健康,可护士抱去称重不到两小时,母子却天人永别…

王新(化名)今年31岁,是青岛一名初中教师,结婚多年,去年成功怀上了一个孩子。怀胎十月,一朝分娩,初为人父母的喜悦还未尝尽婴儿却突然夭折即遭失子之痛,查看医院护理记录全无,监控也是空白,孩子出生后的一个多小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无独有偶,和王新遭遇如出一辙的还有青岛市民孙先生一家,孙先生透露,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据笔者梳理发现,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分别在2015年、2017年也出现过相似医疗事故,这个号称“模范爱婴医院”的青岛八医到底怎么了?

男婴出生不到两小时夭折

出生评分全10分为啥突然就“没了”?

王新(化名)今年31岁,是青岛一名初中教师,结婚多年,去年成功怀上了一个孩子。怀孕286天后,2020年4月2日王新在丈夫强子(化名)的陪同下来到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满怀欣喜的准备迎接即将降世的孩子,这时孩子正好40周+6天,医院的病历上记录是“足月儿”。

4月2日下午16点10分王新被推进手术室,16时39分,孩子成功降生,“我都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哇哇大哭,哭了好几声。”王新说,护士告诉她是个男孩, 孩子出生后的阿氏评分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三项也全是10分

护士剪完脐带给孩子擦洗干净后让王新看了一眼,她还跟孩子贴面亲了一下,没想到这竟成了母子二人的永别。

由于新生儿需要打针、称体重,按脚印等后续处理,16点49分44秒护士将孩子抱出手术室,但是她并未按照和王新所说的让手术室外的家属看一眼孩子,而是径直上了电梯去了三楼,根据亲戚用手机录的视频显示,16点50分10几秒左右护士进了电梯。

17点20分左右,王新被推出手术室,她看到这个时候孩子还没有回来,就开始有点担心,王新的母亲心急还去护士站问:“孩子妈妈都已经出手术室了,孩子怎么还没回来。”当班护士电话打给产房然后给出答复称:“一会就送过来了,你们再等一等”。

18点10分左右,正在医院内拿药的强子接到了护士站的电话称,他孩子不好,让他马上来三楼,一听孩子不好,他立即三步并作两步跑上了楼,但是看到孩子的一瞬间,发现孩子已经奄奄一息了。

“当时我看到孩子就被放在门口做登记的一个桌子上,身上也没包东西,护士就动动孩子胳膊,动动孩子腿,让我看,并说你看孩子现在没有肌张力了,呼吸也不行了,我赶紧求大夫赶紧救救孩子,别再让我看了,这个产科大夫就告诉我别急,你先办理住院,然后买上药,去五楼转儿科。”强子说,他用了不到五分钟就给孩子办完了挂号等手续,但是孩子的生命体征却越来越弱了。

“孩子一直在产房抢救,当晚20点30分,医生说孩子不行了,我一直求医生别放弃,再救救孩子,没想到医生说你再这样我们就报警了,你这是干扰我们工作。”强子说,他不想放弃孩子,一直不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医生一直抢救到21:30分,但最终孩子还是没了。根据病历记录显示,孩子身长51厘米,体重3950g,记录本上还有孩子的脚印。

当天晚上,王新和丈夫就和医院协商,想第一时间调取病历,并查看医院的监控,但是医院却不配合,无奈他们只能报警。

报警后,警察在场时医院工作人员很配合,让王新看了病历和监控,但当王新表示想要调取监控录像时,却遭到拒绝,被拒绝后,强子表示“不让看他们就一直‘赖’在医院并到处讨说法”,一个星期后,医院才将病历和监控给他们,但是这时的监控录像除了护士抱走孩子的那一段,其余在产房的都是空白,而护理记录上,从16:39分至18:10分这一段的护理记录也是空白。

而在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临时医嘱单上显示, 从17:35分直接到18:10分,这一段时间医院没有对孩子进行任何的护理

为什么一个孕检正常,出生后满分的新生儿,在不到2小时的时间内突然奄奄一息?

青岛卫健委、青岛八医回应“男婴夭折”

病历及监控视频封存,尸体已解剖

6月18日,青岛市卫健委对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新生儿“夭折”事件做出回应,声明显示,目前, 经医患双方同意,共同对病历及相关监控视频进行了封存,并委托青岛市尸体解剖检验中心进行了尸体解剖

图片来源:青岛市卫生健康委员公众号

继18日下午青岛市卫生健康委发布说明之后,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官方微信于深夜10:47分发文对相关情况进行说明,根据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官方说明,新生儿娩出后,医院按照常规将新生儿抱至产房,对其进行称重、肌肉注射维生素K1、测血糖等医学处置,医院护士对其进行看护观察,等候产妇手术结束。之后不久新生儿出现呼吸弱、嘴角抽搐等表现,医院立即组织进行抢救,虽经全力抢救,仍未能挽救新生儿生命。

目前,医院相关负责人、法律顾问已经就妥善解决该事件与家属进一步沟通交流,了解家属具体诉求,积极寻求依法解决该事件的办法。

图片来源: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公众号

从说明来看,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并未就婴儿死亡原因以及当天医院护理记录全无,监控空白等情况进行详细说明,婴儿死亡原因仍旧成谜。

新生儿去世

在“八医”已不是第一次

据王新的爱人强子说,4月13日,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也发生了一起新生儿事故,和他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

此外,和王新、强子有着一样经历的还有青岛市民孙先生。2020年5月28日,孙先生的妻子在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接受了剖腹产手术,结果孩子一出生医院医生就告诉他孩子出生后没有自主呼吸,不久后便夭折了。短短两个月不到,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就发生了多起新生儿死亡事件,不免让人心生寒颤。另据孙先生透露,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

经过笔者梳理发现,真如孙先生所言,新生儿死亡事件竟然在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已不是第一次。

据青岛百分百爆料,2015年1月22日凌晨2时,怀孕近9个月的青岛市民栾女士肚子出现阵痛症状并下体出血,随后其与老公来到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急诊产科就诊,并做了胎心监测,当时值班医生拿到结果说没有问题,还没到生产时间,被诊断为肠胃炎,让栾女士到内科检查,但当栾女士忍着阵痛到内科检查时,内科值班医生又对她说,就算是肠胃炎由于月份太大,还是要去产科治疗。

科室之间的互相推诿,让栾女士感到很无奈,但为了能够及时治疗,栾女士又在丈夫搀扶下,再一次回到产科做了胎心监测,检测结果仍旧是孩子一切正常。

1月22日下午14时左右,栾女士终于被收治住院,但这时已经距离栾女士初次到院诊治时间过去了12小时之多,入院后的栾女士并没有及时被安排生产,直到下午17时左右,夜班医生交接班后才有助产士为栾女士检查,18时45分,栾女士进行了剖腹产手术,19时30分栾女士诞下一名女婴,当时女婴全身呈紫黑色,由于拖延了17个小时,导致孩子在宫内严重缺氧,造成多器官衰竭、弥漫性血管内出血、中度脑水肿等等一系列病症,1月23日凌晨1点,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宣告栾女士的女儿已死亡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原本的其乐融融换来的却是丧子之痛,在青岛八医此类事件竟然多次发生。

2017年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还曾出现过“临产胎儿憋死腹中”的医疗事件,据微博网友@为了给孩子讨个说法的青岛市民牟先生爆料,其妻子在2017年在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待产室准备待产,其间近两个小时,妻子无医生陪护的状态下独自在待产室等待。

凌晨4点40左右,其妻子要求单独陪护,因为当天的待产室中一直在工作的助产士只有1名,而待产孕妇有6、7名,最终院方以助产士忙,需要安排另一个产妇为由拒绝了妻子的要求,助产士走后妻子再次要求前来换班的住院医师,住院医师以等助产士回来再进行安排再次推脱。

从进产房起2小时时间内院方未有任何对胎心监听、监护的行为,在首次进行胎心监护时,胎儿已经找不到胎心,随后医护人员给妻子采取吸氧改变孕妇体位来作为救助措施,并注射地塞米松,但是情况并没有好转,直到5点40分,院方给妻子做的B超报告,才确认了胎儿死亡的事实。”随后,牟先生的妻子于6点40分左右被送到了手术室,在经剖宫产后娩出一女婴死胎。

牟先生表示,妻子自怀孕后所有的相关产检均在八医进行,每次检测胎儿的各项指标都在正常范畴之内,医生也并未有任何建议和嘱咐,但当事件发生后,在医院给到牟先生的当日病程记录上却写着,“5月22日当日,医生曾明确告知家属和产妇,建议产妇剖宫产终止妊娠,孕妇及家属拒绝,要求继续等待胎心和胎动的记录”,对于病程记录牟先生表示很气愤,“医生根本没有给我们任何建议,如果我们真的拒绝,医院应该会让我们签免责声明。”牟先生说。

牟先生还称在产程记录上,记录产妇进入待产室胎心监测的次数也并不对。根据妻子的叙述,从宫缩2点半进入待产室,一直到5点40分B超确认胎儿死亡,医护人员给其妻子的胎心检测只有5点20分左右一次。但是院方却在2点半到5点40分之间的产程记录上,增加了多次胎心数据,一共有8次。

新生儿的降临是每个家庭的希望,家长们都期待小天使能够健康成长,近年来,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内新生儿“夭折”事件频发,问题到底出在哪里?罪魁祸首到底是“谁”?还要多少无辜幼小的婴儿要用生命买单?

山东诚远律师事务所的郝律师认为,目前因胎儿死亡原因不明,建议家属伤心之余理性维权,通过国家权威机构对死胎进行尸检确定医院到底是否有责任,以法律途径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