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数量位于全国第五名的青岛如何突破困局?
青岛

民宿数量位于全国第五名的青岛如何突破困局?

2020年09月16日 13:59:12
来源:首页新闻

原标题:首页调查丨青岛民宿如何突破困局?

有数据显示,自2011年民宿在中国兴起,民宿关键词互联网搜索指数逐年大增。2015年出现猛增,2016年民宿搜索指数开始出现高于酒店搜索指数的情况,近几年,民宿搜索指数长期高于酒店指数。2018年10月至2019年10月,民宿搜索指数是酒店的133倍,迅速的扩张民宿,逐渐取代许多人心中酒店的地位,成为出行住宿的首选。

近10年,这样一个高速发展中的行业却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因为它主人文化的特异性,服务标准的不统一,地理位置和民宅的属性不同于常规的酒店,使民宿经常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

《2019中国大陆民宿业发展数据报告》显示,青岛的民宿数量位列全国第五名,排名前十的城市还包括重庆、北京、西安、成都、广州、武汉、上海、秦皇岛、杭州等。然而,在“民宿好评率前十城市”“民宿平均用户推荐率排名前十城市”榜单中,青岛均没有上榜。为什么如此大的民宿基数,却不能获得足够数量的好评和推荐,值得我们思考。

民宿数量位于全国第五名的青岛如何突破困局?

政策为“骨”项目为“肌”

“如今,民宿的知名品牌是一个目的地的概念,许多人会因为一个品牌的民宿选择去这座城市,但因为青岛的民宿政策不完善,无法吸引知名民宿品牌入驻,导致损失了一部分中高端的客流。”一位青岛资深民宿从业者告诉记者。

民宿行业在国内仍属于一个年轻的行业,各方面的政策都不完善。2019年,文化和旅游部批准并正式公布旅游行业标准《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LB/T065—2019)(以下简称“新标准”)。新标准提出,参评民宿应符合治安、消防、卫生、环境保护、安全等有关规定与要求,需取得当地政府要求的相关证照。新标准的公布,使民宿有了规范的标准,然而,想要取得所有的证照,需要去不同的部门分别办理手续,流程冗长。特别是消防审批方面,由于民宿属于民宅,按照原有的消防规定,只有商业住宅才可以进行消防审批,种种因素之下,民宿主的办证之路坎坷漫长。

为了解决办证难、民宿合法化的问题,部分城市率先出台政策。2019年6月,日照市文化和旅游局研究出台《日照市关于促进精品民宿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年)》《日照市民宿(农家乐)治安消防管理暂行规定》《日照市民宿管理办法》。同年,《济南市民宿管理办法》正式施行。2019年12月,北京出台《关于促进乡村民宿发展的指导意见》,江西上饶市实行《上饶市民宿消防安全管理暂行办法》……这些政策的出台,意味着当地民宿主终于可以摆脱了办不齐证照的尴尬。

以日照市东港区发布的《东港区民宿管理办法(试行)》为例,政策的出台极大的简化了申请材料的数量、办理流程、勘验流程。东港区行政审批服务局服务大厅设立民宿项目“证照联办”专窗,只需提交1套材料;原来需要在5个窗口才能办齐5个证照,如今一个窗口就能解决所有问题;指定民宿项目服务专员,1个人就可以协调联络消防、公安等部门,提高了效率。

消防方面,特别为民宿突破了审批难点。消防救援机构在民宿开业前进行消防检查,对达到各项消防要求的民宿,出具消防检查指导意见。

记者从青岛市文旅局获悉,目前青岛未出台解决民宿办证难的相关扶持政策。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青岛也正做出努力。2019年12月30日,青岛市文化和旅游局首次召开青岛市民宿业发展座谈会,会上决定成立青岛市民宿行业协会。记者从青岛市民宿协会筹备会了解到,未来将充分借助协会的力量,来呼吁和推动相关政府部门对于民宿合法化政策的落地。

民宿数量位于全国第五名的青岛如何突破困局?

用莫干山经验看青岛

选择民宿时,你最关注什么?独特的民宿风格、周围的自然环境、便利的地理位置,还是附近的游玩景点?

提起民宿,不得不提莫干山,它是大陆民宿的起源地,与青岛有许多相似之处。

其一,历史上,都是名人、外籍人士的度假胜地,留下不少诗歌、建筑。莫干山拥有欧、美、日、俄等十多个国家风格的建筑,素有“世界建筑博物馆”之称,使莫干山上的民宿呈现出多元化的风格,这与青岛极其相似。

崂山的朴宿栖澜海居、陌海、小隐,老城区的有间、熹知、海角七号……在崂山,可以选择临海而眠,也可以归园田居品茶采摘;在老城区,可以找一幢老房子,体验穿越到80年代,也可以在有“万国建筑博物馆”之称的八大关里找到北欧风情的一角……可以说,青岛不同区域的民宿都具有该区域的特色。据统计,目前青岛拥有民宿200余家,已经形成遍地开花的局面,极简、欧式、田园、复古洋房等各种风格的民宿为游客打造一种种风格各异的生活方式。

民宿数量位于全国第五名的青岛如何突破困局?

其二,两地都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莫干山拥有“江南第一山”美誉,青岛也拥有“海上名山第一”之称的崂山。

其三,大量的村民旧房改造成为民宿,这与崂山又极为相似。想要到山上住民宿的人,大概都想体验一下远离喧嚣、归隐山间、回归初心的生活环境和状态,农田、茶园、山谷是两个景区都不缺的资源。无论是“洋家乐”的裸心,还是第一批在莫干山建立起来的大乐之野、西坡等如今已享誉国内的知名民宿品牌,都是因为憧憬向往“山居生活”、心中有乡土情结,才打造出如今的莫干山,尊重自然,与环境和谐相处。

民宿数量位于全国第五名的青岛如何突破困局?

为什么有如此多的相似点,青岛却与莫干山的民宿业发展有如此大的差距?

从青岛的整体旅游环境来看,还是依靠沿海一线的自然景观为主,而去莫干山旅游的人中,大部分只是因为民宿而去的,民宿周围的配套设施、业态布局成为留住人的关键。

以裸心谷为例,它是莫干山独特的招牌——“洋家乐”,2007年,一个南非小伙与朋友租下当地村民废弃的农舍,这就是裸心集团的雏形,随后就在莫干山建立了裸心谷,数十栋树顶别墅和夯土小屋、跑马场、游泳池、餐厅、会议中心、SPA康体中心、有机农场和活动中心……丰富的业态为整个莫干山注入了活力,为莫干山民宿行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如今,裸心谷已成为中国最赚钱的度假村之一。

除了裸心谷,莫干山上“吃、住、行、游、购、娱”样样不缺,非物质文化遗产工匠区、餐饮购物体验馆、青年艺术家驻留工作室、美术馆、种养殖基地、主题乐园、酒吧、婚礼场地等应有尽有。

一座山拥有的业态就能撑起一场3~5日的旅行,当我们聚焦青岛的崂山,就能发现问题所在。“民宿确实解决了游客到崂山不过夜的问题,但配套的旅游业态不足以支撑起两三天的度假,从全域旅游的角度以及旅游目的地的角度考虑,需要有更多丰富完善的新型业态,使游客在崂山真正‘住得下,有的玩,待得久’,从而大大提高崂山的整体经济价值和影响力,相应的,崂山的影响力上升,也将进一步推动民宿业的进步。”一位青岛旅游从业人士告诉记者。

业态布局的完善,根本上离不开政府的扶持。裸心的创始人高天成曾总结过他的选址条件,第一条就是“Nobody can ruin my resort”,意思是“没有人能破坏我的度假村”。这也意味着,政府的给予的支持和保护是重中之重的。只有完善的政策支撑,民宿主才敢放手去投资、扩大自己的民宿,完善业态,吸引游客。反之,民宿住束手束脚,小民宿依旧是小民宿。

民宿源于情怀,但要发展成行业必须靠政府政策扶持、产业配套。否则当情怀被冷冰冰的经营数字消磨殆尽,也只能黯然离场。就像爱情和面包,你会选哪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