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控股青岛航空!青岛国资怎样打算?
青岛

重新控股青岛航空!青岛国资怎样打算?

2020年09月17日 18:16:31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航空业一直是资产负债率较高的行业,上半年的疫情,极大地打击了出行市场需求,让重资产、高杠杆的航空公司发展得举步维艰。

根据国家民航局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国内全行业共完成旅客运输量1.5亿人次,仅为去年同期的45.8%;利润方面,上半年国内民航业亏损超600亿。疫情迫使中小型航司走上了重组并购的自救之路。

9月16日,青岛城投集团(以下简称“青岛城投”)与南山控股举行青岛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航空”)战略重组交接仪式,标志着青岛航空从全资民营航空企业正式转型为全资国有企业。

收购方青岛城投,是青岛市政府直属国有投资公司,资产总额超过2000亿元,拥有充足资金收购青岛航空。对青岛国资来说,收购容易,但完成收购后,如何实现青岛航空的高质量发展,将是个巨大的挑战。新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齐鲁商业评论第12期

青岛国资重新控股青岛航空

9月16日,青岛城投与南山控股举行青岛航空战略重组交接仪式,标志着 青岛航空从全资民营航空企业正式转型为全资国有企业

在2019年12月26日,南山集团就曾发布公告,将旗下包括青岛航空在内的航空板块资产打包卖给青岛城投集团,打包总价68.5亿元;而在随后的1月19日,南山集团将旗下持有的青岛航空11.2亿股股份出质给了青岛城投。

目前, 青岛航空的法定代表人已由来自南山的陈爱君变更为来自青岛城投集团的副总高玉贞,公司的董事会也进行了改组,南山集团退出,三位青岛城投管理层进入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经国家民航局批准,青岛航空于2013年6月6日筹建,6月12日正式挂牌成立,并于2014年4月26日首航。

最初,青岛航空是由南山集团、青岛交通发展集团、山东航空三家公司投资组建,注册资金10亿元人民币。其中,南山集团出资5.5亿,占比55%;青岛交发集团出资2.5亿,占比25%;山航以两架飞机入股,占比20%。

2015年5月8日,青岛交发将25%的股权转让给青岛城投,青岛城投由此成为青岛航空的第二大股东。但在当年12月,青岛城投从青岛航空的股东中退出,青岛航空的股权最终变为新南山国际控股公司持有70%的股份,南山集团持有30%。

在激烈的竞争形势下,青岛航空除2017年净利润为正外,其余年份均交出了亏损的成绩单。截至2019年9月末,青岛航空净利润亏损1.3亿元。

目前,青岛航空共有26架飞机,开通了70余条国内航线和20余条国际航线。

作为收购方的青岛城投,是青岛市政府直属国有投资公司,成立于2008年5月23日,注册资本69亿元。 集团资产总额超过2400亿元,经营收入超过160亿元,利润总额超过20亿元,在全国城投类企业排名第9位。

资金储备充足且有国资背书的青岛城投,有实力完成这笔较大规模的并购。在疫情冲击下,民航业仍在经历寒冬,中小型航司更是举步维艰。由国资出资入股航司,缓解企业经营困局,在国内民航业中早已屡见不鲜。

无锡和青岛,国资同时发力本土航司

“近年来多家航空公司易主,主要由于民航业是一个资源壁垒和规模壁垒双高的行业,对于中小航司来说,资源不足、规模有限、运营压力大,要想赚钱并不容易,而一旦进入油价高、汇率贬或是市场需求乏力的下行周期,兼并重组也将是发展的必然。”民航业内人士林智杰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道。

除青岛航空外,目前已经易主或正在易主国资的民营航司包括瑞丽航空、龙江航空、奥凯航空、红土航空以及鹰联航空等,还有东星航空、翡翠航空等已被注销。

在这些经历变动的民航企业中,要属无锡国资出手瑞丽航空最为轰动。因为 瑞丽航空的易主让江苏这个GDP排名全国第二的大省,终于迎来了首家本地航司,填补“民航小省”的尴尬

对无锡来说,通过控股瑞丽航空,既能体现自身实力,还有利于扩大航线开辟自主权、提升航空枢纽地位。正如此次交易的收购方无锡交通集团相关负责人回应: “作为全国性交通枢纽城市,拥有一家本地航空公司对无锡加快发展航空枢纽、实现枢纽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特殊的重大意义。”

本地航空公司究竟能为一座城市赋予怎样的发展动能?

首先是对于开发航线有着更大的自主性,可以通过增加网络联系,增强区域连接,增加原来没有的交通服务,有利于本地产业的发展。

其次,本地航司在吸引、组织中转旅客,做大做强区域航线枢纽网络,做优地区交通一体化发展等方面都有十分明显的优势。

最后,通过弥补交通领域的短板,完善航线航路,让国内国外的双循环格局进一步畅通,将有助于要素的流动,吸引人才、资金等区域发展亟需的资源。

着眼枢纽经济谋发展的显然不止无锡一个。 被赋予多项国家战略,定位为对外开放桥头堡的青岛,在标兵渐远、追兵渐进的局面下,也在发力。

针对此次股权重组,青岛航空方面表示将以此为契机,进一步明确经营目标方向,构建起 “立足青岛、面向东北亚、辐射国内、连接东南亚” 的区域枢纽航线网络,力争早日实现上市。

并且胶东机场即将投入运营,这将成为青岛“打造成为连接日韩、面向世界的东北亚国际枢纽机场”的一大契机,深度参与本地航空公司的运营,无疑是达成上述目标重要的一步。

显然,通过国资控股本土航司,已成为青岛、无锡等区域中心城市谋长远发展,实现加速崛起的关键。每座城市都如同缩小版的中国,只有在内外循环双重驱动下,城市经济才能蓬勃发展,成为引领区域发展的增长极。

青岛国资联姻本土航司

多元整合中的挑战与机遇

航空业一直是资产负债率较高的行业,除了基础设施建设费用、飞机制造和采购费用高昂,还需要通过定期抵押贷款的方式维持运营,一旦回款出问题,破产风险极高。

尤其是在疫情期间,航空公司基本上每个月都亏钱,中小航司可能每天都亏钱,现金流面临更严峻的考验,如果疫情持续,可能会有更多的航司主动参与或被动参与此轮并购重组潮。

在城市建群发展的当下,一家独大的时代早已过去,很多大型枢纽城市的交通容量有限,一些区域间的联系不能够完全顾及。 在这种情况下,恰恰为青岛等城市提供新的机遇,形成区域网络型的互动和互补。

在多元整合的过程中,青岛国资通过与青岛航空联姻,填补了产业布局的空白,对于青岛进一步增强对外开放力度,实现经济转型、融入城市中长期规划具有深远的意义。

同样,在此次股权重组的过程中,也明确提到要 力争上市 ,这也符合青岛市当下由国资领头,积极推动企业上市的基调。

未来,伴随着青岛航空的上市,也将为企业带来更多的融资机会,进一步提高知名度,增加航线,而青岛国资作为青岛航空的控股方,必然也会从中收获利好。

然而,纵使有国资注入,“联姻”的背后仍然面临重重挑战。

要想实现重组后航空公司的高质量发展,还需要引入高水平的航空公司运营团队。航空公司品牌的再造、愿景使命与定位的重新确定、全新的航线网络与机队发展规划、航空公司与地方经济发展有效对接的机制探索都是航空公司重组后面临的诸多挑战。

由此, 青岛国资在接手青岛航空后,也提出仍然希望寻找外部投资者参股,共同运营青岛航空、南山公务机等资产,合作方更倾向于有经验的航空业者。

对于“迎回”青岛航空的青岛国资而言,新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重新控股青岛航空!青岛国资怎样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