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目扩张?青岛惠城环保前三季净利预降至少41%!
青岛

盲目扩张?青岛惠城环保前三季净利预降至少41%!

2020年10月16日 19:37:23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前有小蓝车败走麦城,后有德尔惠拔苗助长,盲目扩张带来的“败局”仍历历在目。

10月15日,惠城环保披露2020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预计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05.25万元–2330.77万元,同比下降41.28%-52%。公司称,一方面受年初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另一方面由于非经常性损益对公司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430万元。

虽然利润呈现断崖式下跌,但惠城环保扩张的步伐却毫不踟蹰。从拟投资超10亿在董家口建设的FCC催化项目,到拟在揭阳惠来县设广东东粤环保科技,以及收购阳煤集团青岛恒源化工,无一不显出这家环保型高新技术企业的蓬勃野心。

但一系列操作的背后,并无法掩饰企业净利大跌,高级管理人员辞职、股东大量减持、股东户数下降等不利影响,发展走势也变得扑朔迷离。

惠城环保前三季净利预降41.28%-52%

10月15日,惠城环保披露2020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 预计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05.25万元–2330.77万元,同比下降41.28%-52%。 其中,预计第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68.40万元–1293.92万元,同比变动-9.62%-34.66%。

对于业绩变动,惠城环保表示,一方面是受年初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游客户开工不足,市场需求降低,竞争加剧,为争取订单,公司降低销售单价。且子公司市场开拓受限,业务减少,亏损增加,公司上半年经营业绩比去年同期下降幅度较大。

另一方面是因为2020年1-9月份,预计非经常性损益对公司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430万元,主要是公司报告期内取得的政府补助收入及对外捐赠支出。因此,总体预计2020年前三季度经营业绩比去年同期下降幅度较大。

但回溯此前的公开数据,惠城环保2020年上半年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62.68万元~1353.78万元,同比下降68%~55%。其2020年第一季度报也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盈利151.28万,同比减少91.10%,产品销售均价也同比下降,导致公司收入下降。

此外,作为上市青企行业的新面孔,惠城环保2020年相应研发支出也增加较多,也导致了业绩较上半年同期下滑幅度较大。

目前来看,2020年这三季度以来,在风云变幻的形势下,惠城环保的利润连接下滑,仍然没有出现起色。

但,这并没有阻挡惠城环保扩张和投资的脚步。

盲目扩张?投资多个大项目

资料显示,惠城环保主营业务是为炼油企业提供废催化剂处理处置服务,研发、生产、销售FCC催化剂(新剂)、复活催化剂、再生平衡剂等资源化综合利用产品,公司于2019年正式登陆A股市场。此外,2019年年报显示,惠城环保的主营业务为废弃资源综合利用业,占营收比例为97.68%。

今年以来,惠城环保进一步加大了扩张和投资的步伐。

2020年4月30日,惠城环保就公布,公司拟通过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阳泉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所持有的阳煤集团青岛恒源化工有限公司100%股权。各方于2020年4月29日签署了《关于阳煤集团青岛恒源化工有限公司之收购意向协议》。 9月24日惠城环保发布公告显示,对此次收购事项,公司已支付意向金1000万元 ,且公司以及其他有关各方正在积极推动各项工作。惠城环保认为,此笔收购有利于公司战略发展规划的实施,满足规模化发展所需要的生产、研发、办公等空间。

4月30日,惠城环保还拟以自有资金的方式 向全资子公司九江惠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九江惠城”)增资1亿元 。增资完成后,九江惠城注册资本将由5000万元增为1.5亿元。

10月12日,惠城环保又发布公告称,拟与青岛董家口经济区管理委员会签署投资合作协议书, 公司计划在董家口工业园区投资建设4万吨/年FCC催化新材料项目和3万吨/年FCC催化装置固体废弃物再生及利用项目,项目总投资不低于10亿元。 惠城环保曾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通过发行可转债募集资金不超过3.2亿元,用于建设此项目。

此前10月11日,惠城环保就拟使用自有资金向青岛市黄岛区自然资源局购买位于黄岛区滨海公路南、魏家滩村西的面积约为10.26万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土地出让起始总价为3304万元(最终购买金额和面积以实际出让文件为准),这块用地便是为了建设FCC催化新材料项目。

同日,公司为进一步开拓市场,完善公司战略布局,强化竞争优势,拟在广东省揭阳市惠来县全资设立一家注册资本为2亿元人民币的有限责任公司,公司名称暂定为“广东东粤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这也是惠城环保旗下第七家子公司。

回溯其IPO过会时,就因众多财务“硬伤”未解,遭受分析人士的质疑,认为惠城环保营收存在虚增嫌疑。尽管惠城环保的业务发展符合国家倡导的“主旋律”,但其自身净利润偏低,甚至2020年前三季度净利大幅下降的情况却是一个明显短板。

在这样的困局下,仍然大幅扩张,甚至耗资10亿元投资项目,难免令人对公司前景存在质疑。不仅如此,惠城环保还存在高管变动、股东减持、或存在大量坏账等风险。

高管变动、股东减持

惠城环保于2020年9月23日晚间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收到公司副总经理徐贵山先生的书面辞职申请, 徐贵山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 ,辞去副总经理职务后,其将继续在公司担任其他非高级管理人员职务。截至公告披露日,徐贵山先生直接持有公司股份约24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43%。

此前9月10日,徐贵山就向惠城环保出具了《关于股份减持计划实施完毕的告知函》,其减持计划已实施完毕,累计减持81.0188万股,减持比例0.8102%,当前持股比例2.43%,这也被视为此后徐贵山辞职的一个信号。

紧接着9月29日, 惠城环保收到道博嘉美关于减持公司股份的计划,其计划以集中竞价、大宗交易等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300万股,占本公司总股本比例为3%。 截至目前,道博嘉美持有公司1255.3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55%,可以说是惠城环保的大股东之一。对于拟减持原因,道博嘉美表示是自身资金需求。

据统计,惠城环保近一年共发布5次减持类公告。 且2020年5月消息显示,惠城环保彼时公司股东户数为1.06万户,较上期(2020年3月31日)减少632户,减幅为5.63%,股东户数低于市场平均水平,可以说市场对其并非十分看好。

此外,据此前惠城环保招股书显示,2014年11月,惠城环保对山东天宏的债务还款要求胜诉,但由于后者的经营状况恶化,所谓的1119.22元货款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依然无法索回,未来或将形成大量坏账,势必也将对公司发展产生不利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