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地资本频频出手,青岛今年三家上市公司更换实控人
青岛

外地资本频频出手,青岛今年三家上市公司更换实控人

2020年11月12日 19:23:45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如今,大企业、大集团的形成,无不借助资本运作的力量,实现资源整合、快速发展壮大,甚至进一步实现企业自身价值。也正是因为如此,今年以来,青岛资本市场动作可谓频频。

11月9日晚间,天能重工发布公告,其实控人将变更为珠海市国资委。加上此前8月4日津西股份入主汇金通、11月8日天能重工签下协议,今年年内已有三家青岛电力行业的上市公司实控人发生变更。

与此同时,青岛国资委也“高光不断”,入主三宝科技、百洋股份、万马股份、博天环境等外地上市企业,快速“跑马圈地”。

加快入主、战略投资等资本运用,特别是国资入主,显然将对企业的发展和城市资本的提升有着相当的利好。但塞翁失马,其背后的隐患与问题,也要引起重视。

青岛3家电力公司更换实控人

纵观全球,大企业、大集团的形成无不借助资本运作的力量。资本的流通和运作,能够促进企业资源和生产要素得到更优化的配置,促进企业创造更大价值,进而谋求可持续发展。

从行业来看,虽我国电力产业进入了一个相对缓慢的调整期,但长期发展态势稳中向好,发展潜力仍然巨大。且随着物联网、5G等新技术不断涌现,配电物联网发展和应用场景已成为电力领域关注的热点,“十四五”配电网电力需求将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态势。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青岛资本市场动作频频,2020年内三家上市公司更换实控人,且都集中在电力行业。

在公司实控人刘艳华以6.39亿元的价格出让其所持有的15%股份后,7月17日,汇金通发布了关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协议转让股份过户完成暨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变更的公告,韩敬远成为公司新的实控人。

此后2020年8月4日,汇金通公司董事会选举李明东为公司董事长、选举刘锋为公司副董事长,李明东则是河北津西钢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而津西钢铁的背后,则是中国东方,是中国最高效的钢铁生产商之一。

11月8日,东软载波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崔健、胡亚军、王锐与佛山市南海区国资委控制的澜海瑞盛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签订《股权转让框架意向协议》。如转让完成,佛山国资将持有公司约18.5702%的股份,或引发公司实控人变更。

紧接着11月9日,天能重工发布公告称,于2020年11月6日收到天能重工控股股东郑旭与珠海港集团签署的《股份转让协议》,以及股东张世启与珠海港集团签署的《股份转让协议》。郑旭拟分两次向珠海港集团转让其持有的天能重工5020.3万股股份,占天能重工总股本的12.81%,并在第一次股份转让完成后放弃持有天能重工股份的表决权;张世启拟向珠海港集团转让其持有的天能重工总股本的5.56%,在第一次股份转让完成后放弃持有天能重工股份的表决权。

通过两次股权转让,珠海港集团将持有天能重工18.37%股权,正式入主天能重工。与此同时,珠海港集团还将斥资10亿元认购天能重工向特定对象发行的股票。

一年内三家上市公司更换实控人,对青岛资本市场来说无疑是一次巨变。而深究其原因,大多是渴望在受让之间,实现双方共赢。

国资入场有望实现“双赢”

从汇金通来看,其主营产品范围集中在输电线路角钢塔、钢管塔、变电站构架等电力输送设备业务方面,钢材在公司铁塔生产成本中占比约在65%以上,而津西股份主业正是钢铁。

且汇金通的业绩可谓是相关行业中的佼佼者:2020年前三季度净利润约9314万元,同比增加107.64%。津西股份也表示,公司看好汇金通所处行业的发展前景,认可汇金通主营业务和主要资产的长期投资价值,本次受让上市公司股份的目的是获得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因此这场收购被看作是行业上下游之间拓宽发展前景、提高经营效益的“双赢”。

而东软载波受国资入主的原因不尽如此。其近年业绩差强人意,2019年营收8.28亿元,同比下降18%;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16亿元,同比减少1.74%。早在一年前,东软载波就筹划引入顺德国资入股,而顺德控股也是佛山市顺德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监管的国有独资公司。

分地区来看,东软载波营业收入主要集中在华东、华南和华中地区,主要是由于该地区电表厂数量较多且工业较为发达,对公司低压载波通信产品的需求量较大。本次东软载波引入澜海瑞盛背后的佛山市南海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入场,对东软载波未来在华南的布局显然将大有裨益,也能够助力公司未来进一步开拓市场、打破发展瓶颈。东软载波方面也表示,公司引入国有资本有利于优化公司股权结构,有助于为公司引进更多政府、产业等战略及业务资源。

在如今风电抢装潮之下,珠海国资趁着行业景气度提升扩大版图。拿下通裕重工控制权并增资的事项还尚未尘埃落定,就快速入主了天能重工并发行股份。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新能源产业的良好前景,另一方面也由于天能重工良好的业绩表现:今年前三季度,天能重工实现营收19.94亿元,同比增长34.32%;净利润2.79亿元,同比增长78.39%。

且公告中显示,本次珠海港集团以股权转让、定向增发结合的方式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本次交易加权平均交易价格19.61元/股,相对于上市公司近20日交易均价仅溢价3.72%——这将为天能重工的内生能量带来巨大推力。有着珠海港集团的资本加持,天能重工就可以快速拓宽融资渠道、缓解资金瓶颈,进一步稳定转型成为国内行业第二大、海上风电细分市场的第一大风塔和桩基制造商。

“跑马圈地”的背后隐患如何?

国资频频入主青岛上市企业,也意味着资本的流动愈加活跃、新时代产业整合愈加迅速。与此同时,青岛国资今年以来也十分活跃,从2019年底五道口基金收购奇瑞起,在资本市场快速“跑马圈地”。

如3月20日,东营上市公司石大胜华宣布将本公司15%股权,转让给青岛开发区投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青岛军民融合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归属青岛西海岸新区国有资产管理局);6月10日,青岛西海岸新区海洋控股集团(归属青岛西海岸新区国有资产管理局)将浙江上市公司万马股份收入麾下,6月14日又入主博天环境;7月,三宝科技与青岛国资最终控制的投资者签订协议,青岛国资将持有南京三宝科技集团约51%的股权,获得三宝科技的实际控制权。

“跑马圈地”的背后,是青岛加快推进国企改革、促进资本发展、提升国有资产证券化率的步伐,借力上市企业、借力资本来促进城市经济发展。

但另一方面而言,国资入主上市公司,也要明确自己的入主原因、能否运营或管理等,毕竟上市公司不同于一般意义的企业。对外经贸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苏培就表示,有些上市公司易主国资,实际上是寄希望于国资帮助其纾困,解决资金、债务问题,结果国资进入一段时间之后才发现原来是一个深坑,那么国资入主上市公司不但不会产生预期效果,很可能还会因此为自己增加了一个包袱。

对企业而言,国资入主属于利好信号,短期内有利于化解企业经营风险、调整产业布局,帮助企业在更大范围、更多领域实施产业结构调整。且国资的入主有利于提升企业治理水平,改善内部运营机制。

但国资的进入是否能真正提振民营企业,最终还是要看公司基本面能否得到改善。一旦出现业绩萎缩、内部分歧等状况,必然会对公司经营产生影响。是借助国资平台资源,发挥自己的独特优势,为企业发展注入新动力,还是就此“泯然于众人”,有待时间的检验。

外地资本频频出手,青岛今年三家上市公司更换实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