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将迎第二家上市农商行,首家在青岛!
青岛

山东将迎第二家上市农商行,首家在青岛!

2021年02月22日 23:18:07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2021年2月18日,山东证监局官网发布公告,称辅导机构民生证券表示,已与菏泽农商银行签订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协议。

据公开信息,早在2020年6月份,民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已经向菏泽农商银行出具了《菏泽农商银行IPO项目建议书》,材料显示菏泽农商银行主要指标均达到了上市银行标准,可以启动上市计划,并已进驻到银行进行上市辅导。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9年山东便出现了首家上市农商行——青岛农商银行。彼时的青岛农商银行成为了全国最年轻的A股上市银行和长江以北第一家A股上市农商银行,也推动青岛成为全国首个城商行、农商行全部上市的城市。

菏泽农商行接受上市辅导

山东银行业再添上市后备军

随着菏泽农商银行开启上市辅导,山东银行系统迎来新年首家接受辅导的银行。

2021年2月18日,据山东证监局官网披露的最新辅导情况显示,菏泽农商行在2月7日与民生证券签订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协议。

图片来源:山东证监局官网

据公开信息,早在2020年6月份,民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已经向菏泽农商银行出具了《菏泽农商银行IPO项目建议书》,材料显示菏泽农商银行主要指标均达到了上市银行标准,可以启动上市计划,并已进驻到银行进行上市辅导。

菏泽农商行总部设在山东省菏泽市,是一家具有60多年历史的金融机构,公司前身是菏泽市牡丹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2014年11月8日,由菏泽市牡丹区、高新区、开发区农村信用合作社改制而来。注册资本7亿元,并于2014年11月8日开业。

具体来看,菏泽农商银行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0月末,银行资产总额433.6亿元,资产总额较改制前增加244.8亿元;各项存款余额387亿元,存款余额较改制前增加225.6亿元;各项贷款余额243.8亿元,较改制前增加127.3亿元。

2019年年报显示,菏泽农商银行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0.81亿元,净利润3.92亿元。2015年至2017年,菏泽农商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4.21亿元、14.9亿元和17.27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是2.34亿元、2.93亿元和3.2亿元。

近年来,推动山东各地城商行、农商行进入资本市场,各地方也在频频发力。来自青岛的青岛农商银行,成为了山东首家登陆A股市场的农商行。

2019年3月26日,伴随深圳证券交易所浑厚钟声响起,青岛农商银行迎来了发展历史上的“高光时刻”。也使得青岛农商银行成为全国最年轻的上市银行和长江以北第1家A股上市农商银行。

截止到2020年末,青岛农商银行资产规模较改制时增长3.8倍、存款增长3.4倍、贷款增长4.3倍,8年合计上交税收达108亿元……多项指标位居全省法人银行首位,成功跨入全国农商银行的“第一方阵”。由跟跑者变为领跑者,青岛农商银行走出了自己的发展变革之路。

随着全国多家农商银行相继登陆H股、A股和新三板市场,越来越多的农商行正在将上市视作未来发展的必选项目。那么,上市将为农商行发展带来怎样的利好?

上市或将成为农商行未来发展必要选项

回望动荡不安的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给以农商银行为主的中小银行带来深刻影响。息差收窄、不良率上升、资本补充不足一系列问题接踵而至。

再加上监管多举措引导银行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这就导致“补血”成为现阶段中小银行的重要任务。于是各银行把更多的目光转向了资本市场。

为何越来越多的农商银行选择上市?对此吉林大学法学院教授于莹总结出了五大原因,她认为上市可以扩大资本补充渠道、提高经营管理水平、引进战略投资者、提升市场部声誉、增强外部监管

具体来看,一方面,农商银行上市以后能够获得更好的补充资本,可以引进战略投资者,提高内部管理和外部影响。银行如果想进一步拓展业务的话,就必须得增加资本金的数量。这样的一个指标,不仅体现着银行应对金融风险的能力,同时也制约着银行未来的进步发展。

另一方面,上市有助于提高经营管理水平。农商行上市除了有益于修复资产负债表以外,还可以倒逼经营管理的规范、公司治理结构失衡的农商行合法、合规地经营,进一步完善法人治理结构,不断提高农商行品牌影响力和股东价值。

截止目前,全国农商银行中已有10家成功实现上市(含A股和H股),分别为:重庆农商行、广州农商行、青岛农商行、紫金农商行、常熟农商行、九台农商行、无锡农商行、苏州农商行、江阴农商行、张家港农商行。

众所周知,银行业最大的风险来源仍是实体经济的下行。这就要求农商银行必须深耕本土市场,做实实体经济,与小微企业结成“命运共同体”。作为山东首家登陆A股市场的农商行,青岛农商银行也在以实际行动彰显地方法人银行的责任与担当。

打造农商发展新样板

农商行该如何为城市发展赋能?

把目光转向在资本市场上一直走在中小农村金融机构前列的重庆农商行。据悉,重庆农商行2010年率先在H股上市开启行业先河,2019年随着A股成功上市,“全国第一家A+H股上市农商行”“中国西部第一家A+H股上市银行”又成为其新标签。

截至2019年上半年,重庆农商行总资产规模达10196.85亿元,正式迈入万亿银行俱乐部;存款余额达到6828.54亿元,比上年末增加666.88亿元,增幅10.82%;贷款余额达到4151.26亿元,比上年末增加339.90亿元,增幅8.92%。

得益于此,报告期间,重庆农商行实现净利润58.41亿元,同比增长19.52%,远高于同期我国商业银行平均6.5%的平均涨幅。其中,净利息收入114.86亿元,同比增长28.31%,而零售业务实现税前利润32.09亿元,利润贡献度45.61%,是其最核心利润来源。

作为一家金融机构,与盈利能力相比,同样牵动着投资者目光的还有稳健性。

根据中国银保监会披露数据,2019年6月末,全国银行业整体不良贷款率1.81%,农商行平均不良贷款率3.95%。而重庆农商行仅为1.25%,不仅远远低于全国农商行的平均水平,也低于大型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的平均水平。

可以说,无论是从资产规模、盈利能力、稳健程度来看,重庆农商行都称得上是行业中的佼佼者。

同样作为扎根本地服务本土的地方性银行,截至2020年6月25日,青岛农商银行各项贷款余额突破2000亿元,达到2016亿元。

依托青岛承载多个国家战略,青岛农商行资产规模扩张的脚步有目共睹。赋能传统商业,与中小微商户共成长。2020年至少为实体经济让利6.3亿元,青岛农商银行以实际行动承担着社会担当,积极活跃金融、促进经营属地经济发展。

除此之外,在乡村振兴、新旧动能转换、精准扶贫等国家重大战略,创新金融服务产品,加大实体贷款投放,支持“三农”、小微、民营企业等实体经济的转型升级方面,各农商银行也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