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国资投资的每日优鲜VS叮咚买菜 谁是生鲜电商第一股
青岛

青岛国资投资的每日优鲜VS叮咚买菜 谁是生鲜电商第一股

2021年02月28日 17:26:11
来源:资本邦

原标题:生鲜电商掀起上市热潮 如何破解前置仓模式盈利难题?

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在今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积极发展新型消费,加快培育直播电商、生鲜电商等新业态和新模式,丰富网上消费内容与场景。推动线上和线下融合发展,支持实体商业数字化转型升级,指导电商平台为中小企业赋能。

去年12月左右,围绕“菜”的故事逐渐走向高潮,社区团购风风火火的走进人们的视野,虽然后来因为扰乱市场及恶性竞争等原因被中央点名,但是回归理性仍然难抵社区团购的火热发展。

相较于社区团购还在争相获得投资机构的融资,生鲜电商经过多年的沉积,借助疫情一炮而红并陆续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

生鲜电商上市“求生”

资本邦了解到,今年2月,叮咚买菜和每日优鲜相继传出计划IPO的消息,其中消息称叮咚买菜计划赴美上市。春节前后,多家生鲜电商企业相继传出上市的消息,先有每日优鲜,后有叮咚买菜,多点DMALL,美菜网的计划上市的消息。

“生鲜电商平台转向二级市场是时机所至。”盈立证券总裁助理蒋雄说道。

他解释道,一方面,从宏观环境上来看,货币的宽松导致资本市场整体向好,例如美股与港股市场环境比较火爆,生鲜电商平台选择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市相对更容易发行成功。

另一方面,这也与生鲜电商行业的结构性利好相关。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居民出门购物和堂食频次减少,更多人习惯在网上下单,平台再送货上门。对于长期亏损的生鲜电商平台而言,趁着此时“靓丽”的财务数据登陆二级市场是最好的选择。

对于生鲜电商企业而言,此时谋划上市也是疫情下的“求生”之举。

据中国农业生鲜电商发展论坛公布的数据显示,在全国4000多家生鲜电商中,仅有1%盈利,4%持平,88%亏损,剩下的7%则是巨额亏损。

有分析认为,“目前宅经济正处于爆发阶段,因此当下时点也是生鲜电商们能够取得较高IPO估值的一个比较好的时点。同时,生鲜电商仍处于‘烧钱’的阶段,需要通过上市融资获得更多的‘弹药’帮助平台进一步发展。”

众所周知,生鲜电商生意难做。活下来的玩家寥寥无几。该行业本身存在诸多痛点。生鲜电商对食材的时效性、后端供应链的匹配度,以及区域性等因素要求都非常高,但生鲜上游生产高度分散、流通环节众多、供应链冗长、冷链物流建设成本居高不下、获客配送成本高、资金需求量大、产品非标准化,损耗率高、毛利率低,同质化严重等问题难倒了一批批玩家。目前行业内基本上还没有形成一种高效稳定的商业模式,未来充满诸多不确定性。

现在市面上存活下来的几家头部玩家在前期都进行了大量的融资输血。

例如,据天眼查显示,每日优鲜目前完成了10轮融资,最新一轮的战略融资于2020年12月完成。青岛国信、阳光创投、青岛市政府引导基金组成联合投资主体,向每日优鲜战略投资20亿元。这是迄今为止生鲜电商在地方落地的最大规模战略投资。

在每日优鲜往轮的融资中,投资方还包括腾讯投资、中金资本和高盛资产等明星投资方。其中腾讯投资更是参与了多轮投资。在第8轮融资完成后,每日优鲜的估值就已经超30亿美元。

另一个生鲜电商玩家叮咚买菜目前完成了7轮融资,最新轮融资在2019年7月。

生鲜电商趁着疫情迎来了“第二春”,趁着此时上市,不仅可以让平台的投资人借助IPO实现部分变现,减轻压力。也可以让公司从资本市场获得资金支持,为疫情之后的发展储备“输血”。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传闻上市的每日优鲜曾处于长期亏损,据市场推断,叮咚买菜目前仍在亏损中。而生鲜电商长期亏损的背后可能跟其商业模式有关。

生鲜电商的故事从 “前置仓”开始

每日优鲜年成立于2014,每日优鲜在同年开创了“前置仓即配模式”,成为了受到一众生鲜电商平台热捧的模式,也成为了生鲜电商的标志性特征。

2017年,叮咚买菜创立,同样采用了“前置仓即配模式”。同年,每日优鲜已经登上科技部发布的2017年中国企业独角兽榜单。

“前置仓”是国内生鲜新零售采取的一种仓配模式,是将仓库(配送中心)从城市远效的物流中心,前移到离消费者更近、更快送达的一种解决方案。

前置仓的履约成本不低。上游成本的计算主要是从供应链端-大库-前置仓。当前置仓的数量够多时,就能掌控供应链的话语权。

据媒体报道,每日优鲜在2019年时就已在包括北京、天津、石家庄在内的全国20个城市开设了超过1500个前置仓。

虽然前置仓打通了“最后一公里”的及时配送问题,但是它还带了新的问题。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生鲜电商行业研究报告》,相较于其他生鲜电商运营模式,前置仓模式不仅耗费的成本相对较高,而且相当考验供应链的管理能力。

重资产、重运营成为前置仓模式的突出特点,也成为了影响生鲜电商平台实现收支平衡的关键点。

据海通证券2019年的相关研报显示,叮咚买菜日均订单量只有达到每仓1250单,才可实现盈亏平衡。截止到2020年底,叮咚买菜日订单超90万单,单个前置仓订单量约1000单。因此刨除物价以及其他因素,叮咚买菜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

2020年7月,每日优鲜CFO王郡曾公开表示,虽然公司已于2019年底实现了全面盈利,但一年需超8亿美元的资金来满足建设前置仓、进行研发等需求。

叮咚买菜CEO梁昌霖称,从叮咚买菜的收入公式(单量*客单价*毛利率“)来看,随着单量的增长,平摊的水电费、仓储费和管理费会越来越低,成本是亚线性的,但收入是超线性的。所以”一年左右,(单前置仓销售)到1000单之后,收入会比成本高。

从梁昌霖的这番话可以看出,对于使用前置仓模式的生鲜电商平台而言,盈利的关键在于抢夺用户流量,提高订单量。

截至2020年8月,叮咚买菜的日单量超60万单。2018年8月,每日优鲜宣布其月订单量达300万,平均下来日单量为10万左右。

为了抢夺新用户和留住老客户,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均开展了一系列的活动。去年8月,每日优鲜上线了“十亿补贴新菜篮”项目,每日优鲜活动专区开始主打优质优价的日常食材,首期特价商品就覆盖了菜、奶、肉、蛋、鱼等近50款生鲜商品。

资本邦了解到,叮咚买菜也通过大量补贴获得新用户。去年,叮咚买菜进军了北京、广州、南京三个竞争激烈地区,在进入新区域时采取新用户108元补贴优惠以及部分产品折扣的方式。

对于本就亏损的叮咚买菜来说,大笔大笔的补贴无疑是雪上加霜。

生鲜电商的盈利入口在哪里?

借鉴其他企业的运营思路,生鲜电商围绕以前置仓为运营模式存在的问题,也许还有其他解决之道。

高榕资本合伙人、沃尔玛前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陈耀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未来的科技和技术发展,应该可以大幅降低前置仓的运营成本及配送到家的费用。尤其在配送上有非常大的空间。

对于生鲜电商来说,增加订单密度、降低运营成本、让履约费用通过技术和密度来把成本“转嫁”到消费者端,就有可能走向盈利,但是还需要经过长时间的摸索和试验。

此外,在提升生鲜电商的互联网和科技属性后,问题或将迎刃而解。据外媒报道,早在2017年,沃尔玛已在美国申请了“漂浮仓库”(floating warehouse)专利。它像一个飞艇,在500-1000英尺(300米以上)的高空中漂浮,需要先在里面放进一定数量的存货,再依照用户需求选择合适的空中位置安放。它既可自主运行,也可通过飞行员遥控操作,顾客下单后再由停放在仓库里的无人机负责送货上门。

其竞争对手亚马逊也曾申请过一个类似项目的专利——“空中物流中心”(airbone fulfillment centers),可搭载大量的货品和带有温控系统的无人机,以期实现大规模、长距离运输的无人机发货功能。

另一个思路是,放弃前置仓,探索其他商业模式。由于前置仓高昂的成本投入和较长的回报周期,阿里巴巴旗下生鲜平台盒马在试水前置仓后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放弃。2020年3月,盒马总裁侯毅宣布战略变化,盒马的前置仓业务(盒马小站)将全部升级为盒马mini,“盒马mini将成为生鲜电商的终极模式,盒马小站将全部退出市场。”

据了解,盒马mini的模式为店仓一体的小店。招商零售研报显示,盒马mini的平均每单的净利润率要比小站高15%,前者最快3个月就能盈利,而盒马小站在疫情之前基本是亏损状态。

研报还显示,相比前置仓模式的盒马小站,盒马mini线上线下一体化模式拉新成本、留存率、履约成本、笔单价各个维度体现出更好的服务能力和盈利能力。

青岛国资投资的每日优鲜VS叮咚买菜 谁是生鲜电商第一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