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蓝图绘就 “万亿南通”如何打造江苏城市新样板?
江苏

五年蓝图绘就 “万亿南通”如何打造江苏城市新样板?

2021年10月11日 17:24:52
来源:凤凰网江苏

近年来,南通因其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备受各方关注。 去年,在疫情冲击和复杂多变的发展形势之下,南通实现GDP超10036亿元,顺利跻身GDP“万亿俱乐部”,成为继苏州、南京和无锡后,江苏第四个GDP万亿城市,这是长江以北第一座跻身万亿GDP的城市,被视为南通综合实力迈上新台阶的标志性成就。

高起点、大手笔建好江苏开放门户,是江苏省委对南通的要求。

9月26日,南通召开了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此次市党代会积极响应这一定位。王晖表示,要圆满完成“十四五”目标任务的同时,明确“要在探索具有江海特色的现代化形态上奋发有为,加快建设大门户。

如何做好江苏开放的城市门户?

“再来一次高质量发展的‘沧桑巨变’”是江苏省委为南通提出的现代化建设的目标要求。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近日报告指出,全球发达国家沿海港口城市发展经验,一般要经历枢纽城市、门户城市、全球城市三个发展阶段。对于沿海城市发展而言,建设开放门户意义非凡。

在南通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报告中,“建设大门户”被反复提到。

建设江苏开放门户城市,是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重要途径,首先要显著增强在国内国际双循环中的枢纽功能,要求南通在进一步强化交通枢纽功能的基础上,全面提升对内和对外开放水平。

南通建设江苏开放门户城市,要以提升交通枢纽能力和提升市场服务能力为基础,突出跨江融合,突出向海发展,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强化开放大通道和平台支撑,促进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对外开放,建成国内和国外、沿江和沿海融合的开放新高地。

改革开放之初,南通与苏州处于同样的起跑线上,南通因为长江天堑而“向南不通”,之后经济总量的差距逐步拉大,直到进入新世纪后发展速度才开始赶上来。

近年来,国家在南通集中布局通沪铁路及沪苏通大桥、长江集装箱运输新出海口、南通新机场、北沿江高铁等重大交通基础设施项目,正在不断提升着南通在全国经济发展格局中的战略枢纽地位。

此次党代会深入落实“交通强省”建设要求,统筹实施江海联运示范工程、跨江融合先导工程、强基固本样板工程,积极推进通州湾新出海口、过江通道、北沿江高铁、南通新机场等重大战略工程建设,加快建成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确保今年通州湾新出海口开港运营,张皋、海太通道大临工程开工。

“万亿南通”锁新目标

今年1月19日,在南通市十五届人大五次会议开幕会上,王晖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就正式“官宣”——南通顺利跨入万亿元俱乐部行列!

更具体的说,南通成为继苏州、南京、无锡之后江苏第四座GDP超万亿城市,江苏也因此成为国内“万亿俱乐部”成员最多的省份。南通经济过万亿,被外界视为江苏经济上新台阶的重要标志之一。

在五年间,南通市各类产业重大项目层出不穷,为实现GDP过万亿提供了强劲支撑,2016年至2020年,全市累计实施省级重点项目134个,项目总数连续五年全省领先。投资超10亿元的制造业项目从2016年14个到2020年183个,五年累计达461个。中天精品钢、华峰超纤、桐昆PTA、金光纸业为代表,一批百亿元以上重大项目相继落户......

即使在疫情冲击和复杂多变的发展形势之下,南通能加入23座GDP超万亿城市序列,而且前进两个位次,排名全国地级以上城市第21位,足见这座城市非同一般的韧性和爆发力。不过,正如王晖在党代会中所说,“南通必须保持清醒头脑”。

而创新能力相对不足,正是南通目前需要着力解决的重大课题之一。南通是否能补上自身的创新短板,将会是南通改变“大而不强”局面的关键。

根据科技部和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联合公布的《国家创新型城市创新能力监测报告2020》和《国家创新型城市创新能力评价报告2020》,2020年南通在72个国家创新型城市创新能力排名中位列第26位。

值得注意的是,王晖在第十三届党代会中强调了“十个着力”,把创新放在第一条,即“着力激发创新第一动力”,也能反映南通上下对创新的高度重视。

其实,早在南通市第十二次党代会就明确提出坚持以产业转型为核心,加快形成具有南通特色和竞争力的现代产业体系。产业竞争力是区域综合实力的重要支撑,产业转型升级是城市发展永恒的话题。

在此次党代会中,王晖也提到,抓创新就是抓发展,谋创新就是谋未来。推进区域创新协同化、科技创新产业化、创新体系生态化,王晖点出发力要点:高标准建设沿江科创带,大力度培育创新型企业,宽视野集聚创新人才,前瞻性布局创新平台,系统化发展科技金融,全方位优化创新服务。

跨江融合,大有可为

“看不到短板,就找不到发力点。”王晖解析说,跻身“万亿俱乐部”是更高经济能级的象征,但单纯的数字不代表质量的提升。融入苏南,必先对标苏南。但与苏南一比,差距就出来了。

而在改革开放之初,南通的经济总量领先无锡、宁波,与苏州相比只差2亿多元,但到2020年,南通GDP只有苏州一半左右,是无锡、宁波的80%多一点。

在此“一带一路”倡议和长江经济带发展、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等多重国家战略的交汇叠加之际,南通正处在大有可为的黄金发展期、跨越赶超的重要窗口期。

此前,第十三次党代会中南通明确提出要“突出跨江融合,建设深层次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标杆城市”。

推动长三角区域一体化高质量发展是一项系统工程和长期任务,南通位于长江和沿海两大开放带的交汇点,素有“江海门户”之称。做好“跨江融合,接轨上海”这篇大文章,努力建设成为上海的“北大门”,在苏中和江北地区发展中发挥好“领头雁”作用,是省委对南通的要求,也是南通一直以来的渴望。

围绕这一中心目标,南通紧扣两大关键词:“高质量”和“一体化”,更高水平融入苏南、对接上海,实现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产业创新协同协作、公共服务同城同质、生态环境共保共治,初步建成沪苏跨江融合发展试验区,在深入推动长三角一体化中形成更多标志性、引领性成果。

深度参与长三角城市群分工,依托苏锡通园区高水平建设沪苏跨江融合发展试验区,建好上海“北大门”。以长江经济带江海联动发展论坛为平台,加强与沿江沿海重点城市合作,扎实做好对口协作工作。

对照省内全域一体化要求,南通分别与苏州、无锡签署加强跨江融合发展战略合作协议,所辖县(市、区)均与苏南板块开展结对合作,全力推动南通与长三角区域在医疗卫生、文化旅游、教育培训等方面便利共享。

从“拥江发展”到“跨江融合”,南通深入推动实施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聚焦互联互通,突出强链补链,优化体制机制,交通跨江融合全面提速,产业跨江融合全面深化,城市跨江融合全面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