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银行迎来行长新人选,曾在青岛任职
青岛

华夏银行迎来行长新人选,曾在青岛任职

近年来, 华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华夏银行 ”) 人事变动较为频繁, 2021 年至今,华夏银行已有五名董事辞职,部分核心管理层岗位空悬超半年。今年 2 月,华夏银行副董事长罗乾宜和行长张健华相继辞职。

而今,新行长人选终于浮出水面。

据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有接近该行的人表示,现任华夏银行副行长的关文杰或将升任行长。据了解,关文杰目前正在公示期,任命还需要经过上市公司的相关流程和监管部门的任职资格核准。

副行长关文杰或将升任行长

华夏银行行长一职空缺大约半年后,接任者终于落定。

2022年2月17日,华夏银行公告称,该行董事会收到张健华提交的辞职报告。张健华因工作变动原因辞去该行执行董事、行长、董事会风险与合规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董事会战略发展与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委员职务。公告也称,在董事会聘任新任行长及其任职资格获银保监会核准前,华夏银行董事会指定董事长李民吉代为履行行长职责。

离任之后,张健华进入高校,任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金融发展与监管科技研究中心主任。

而行长新人选、现任华夏银行副行长的关文杰,系华夏银行排名第一的副行长兼财务负责人、首席财务官。1970年10月出生的他,硕士学位,高级会计师。曾任华夏银行青岛支行计划财会处副处长(主持工作)、处长,华夏银行青岛分行计划财务部总经理,华夏银行青岛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华夏银行青岛分行党委书记、行长,华夏银行会计部总经理、财务负责人、计划财务部总经理、首席财务官、计划财务部总经理兼金融市场部总经理。

可见,青岛对于关文杰而言,是一座缘分颇深的城市。在华夏银行也已经任职20余年的他,在事业初期始终在华夏银行青岛区域默默耕耘。

华夏银行前路几何

受疫情反复影响,今年上半年各家银行业绩分化严重。

8月29日,华夏银行公布了2022年半年度报告:截至2022年6月末,本行资产规模达38436.35亿元,较上年末增长4.5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5.30亿元,同比增长5.01%。

在2022年7月英国《银行家》全球1000家银行排名中,华夏银行按一级资本排名全球第46位,首次跨进全球银行50强行列。其中,利息净收入仍然是华夏银行营业收入的最主要来源,占比达到77.41%。不过,上半年这块收入缩水,利息净收入375.09亿元,同比减少29.35亿元,下降7.26%

原因在于上半年,央行连续下调LPR,五年期LPR累计下调幅度20个BP,使得银行业息差持续收窄。华夏银行净息差2.13%,较上年下降22个BP。

此消彼长,非息收入成为增长动力。上半年,非利息净收入达109.43亿元,同比增长42.69%,其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投资收益、公允价值变动损益贡献了最大增量。受信贷承诺、代理及其他业务手续费收入增加,该行上半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57.78亿元,同比增加7.67亿元,增长15.31%。同时,投资收益、公允价值变动收益、汇兑收益合计为49.66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23.82亿元,增长92.18%。

下半年,关文杰提出,该行始终将息差管理要求贯穿于经营管理全过程,积极适应高质量发展要求,主动服务和融入新发展格局,坚持内部挖潜与外部拓展双向发力,全面提升发展质效,保持息差合理运行,进一步深入推进零售金融、公司金融及金融市场业务转型,推动轻型化运行;加大产品创新力度,多渠道增加非息收入,形成对盈利的有效支撑。

如今,华夏银行高管层仅三位在职副行长:关文杰、王一平、杨伟。如果关文杰顺利升任行长,该行将形成“一正两副”格局,而股份制银行一般有4-6位副行长,华夏银行在副行长位置上空缺明显,相信其后续的高管任命会更加频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