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记忆历久犹新 风景绝胜以往


来源:青岛晚报

“青岛的山,虽然怪秀美,不能与海相抗,秋海的波还是春样的绿,绿得晶莹剔透,远处的点点白帆在绿波上轻轻荡漾,平时看不见的小岛也清楚地点现在天边。毫无疑问,新的文化名人故居的发现和开发,将成为考察和梳理青岛历史文脉的新起点。

原标题:记忆历久犹新 风景绝胜以往

资料图

“青岛的山,虽然怪秀美,不能与海相抗,秋海的波还是春样的绿,绿得晶莹剔透,远处的点点白帆在绿波上轻轻荡漾,平时看不见的小岛也清楚地点现在天边。这远到天边的绿水使我不愿思想而不得不思想……青岛的秋给我带来丝丝的甜美……”1934年初秋,老舍由济南来到青岛,应聘于国立山东大学任中文系教授,青岛优美的风景和怡人的气候让他十分满意,这些可以从他的这篇名为《春风》的散文中读出。为青岛留下华章的大家不止老舍一个。相比于现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青岛其实很小,但它却像一颗魅力四射的大梧桐树吸引了很多凤凰来栖,形成了罕见的文化名人聚集的效应,给青岛的文化打上了深深的烙印。

规划:挖掘历史

文化宝藏展示青岛魅力

说起与青岛有关系的名人的大汇聚,主要是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随着国立青岛大学的建立开始。了解这些名人在青岛的足迹,其实就是进行了一次极其有深度的青岛之旅。除了每天生活在这座城市中的人,这座城市遇到了越来越多想读懂它、能读懂它的人。在小鱼山周围名人的故居前定格,把青岛故事的书籍放进旅行背包中,饱经风霜的宅子,向每一位前来拜谒的人诉说着当日的精彩。

去年,由青岛市发改委、青岛市文物局、市南区政府共同制订的《青岛市名人故居保护利用规划》正式出炉,本规划的名人故居范围,除了以2003年确立的20处名人故居,还包括30处“拓展类名人故居”,其中包括蔡元培故居、周叔迦故居、沈鸿烈故居、熊希龄故居、孔祥熙故居、蒋丙然故居、台静农故居等,且有20多处故居都是在2013年年底才结束的第三次文物普查中新发现的不可移动文物。《规划》指出了青岛在名人故居保护方面存在产权关系情况复杂、文化内涵发掘不够等问题,也确立了接下来的行动目标和方法。

毫无疑问,新的文化名人故居的发现和开发,将成为考察和梳理青岛历史文脉的新起点。

影响:厚积薄发

文化休闲之旅越来越火

现在的大学路之所以能自发地形成一条咖啡街,绝非偶然,这里的积淀太过深厚。从世界范围看,但凡这种小而精的咖啡馆聚集的地方,必然是一座城市文化最为厚重之地。有意思的是,咖啡馆最喜欢靠着的,就是那些名人,尽管有的故居已有些破旧。这同样也不是偶然。与一位文化名人为伴是很多人的愿望,在这里品咖啡,聊天、发呆,其实都是在寻找一座城市的记忆。我们可以想象,不用太久的时间,分布有文化名人的这些街道一定会有越来越多体现城市文化的小店铺的出现,青岛文化的源泉之地会因为这些小店铺看出清晰的轮廓。小鱼山文化名人街区是文化部和国家文物局共同批准的中国历史文化名街,其实这仅仅是青岛名人汇聚的一隅,还有不少地方都密布着名人名家的足迹。目前,我市挂牌的20处名人故居是2003设立的,这是根据1995年青岛市评选并最终确立的20位文化名人,不过这里面除了康有为故居和老舍故居已经辟为景点之外,其他18个都仅仅是挂了一个牌子,其中绝大部分疏于保护,更不要提开放参观了。不过,随着社会的发展,名人所带来的文化效应愈加明显,经济效益也开始显现。

未来:任重道远

加强保护开发提升软实力

文化名人故居是青岛的文化财富,既需要保护好,也需要开发利用好,为城市发展添彩。岛城文史专家鲁海说:“像福山支路、小鱼山和观象二路这样名人故居如此集中的局面,在全国都是罕见的。 ”令人遗憾的是,目前不少名人故居因为历史原因,或为私人住宅,或为单位所有,有的产权关系还很复杂,这给保护和利用设置了难度。同时,由于多种原因,对名人故居文化内涵发掘力度还不够,尤其是缺乏学术阐释深度与创新活力,故居保护利用的文化支撑相对薄弱。令人欣喜的是,这些问题已经被重视。

在市南区看来,文化是一个区域发展的软实力。在对名人故居的保护中,市南区注重的是传承提升、融合创新,从提升文化软实力的高度,积极谋划。目前,老舍故居等多处名人故居成功置换、开发。包括区政府、街道以及各种社会力量在内,都在积极地探讨现有名人故居的保护,特别是借发展文旅产业的机遇,进一步挖掘文化名人故居对游客的吸引力和产业贡献潜力,提升文化软实力,以期尽展文化名人聚集高地的魅力。

历史绝非偶然

再看80年前的文化名人青岛汇聚

解读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文化名人青岛汇聚现象,一直是青岛文化研究的热点。尽管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研究者都需要在历史的大背景下,以文化名人的来去脉络、所作所为、所感所思作为基点。汇聚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偶然又有必然,但终归是历史的必然触发了机关。如果从必然性考量,三大因素是尤其不能够忽视的。

一是青岛城市地位的提升。自1929年至1938年十年间,是南京国民政府第一次统治青岛时期。这个时期,青岛的文化、教育、科研事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尤其是伴随着我国新文化运动的蓬勃开展,青岛已成为现代文人墨客、教育家和科学研究人员群英荟萃的地方,成为我国仅次于北京、上海和重庆的文化中心城市之一。 1929年4月15日,南京国民政府派员从北洋军阀手中接收了青岛,将“胶澳商埠”改为直属南京政府的“青岛特别市”,城市规模扩大,轻纺工业、港口也加重了青岛作为全国重镇的砝码。

其次源于教育的勃兴。翻开青岛史,自1929年南京国民政府接收青岛后,中央和地方政府对于教育都有较大幅度的投入。相对于北洋政府统治时期,青岛市此时的学校明显增多。据1936年统计,全市共有大学一所,即国立青岛大学(后改为国立山东大学);公办中学3所,即市立中学(现青岛一中)、市立女子中学(青岛二中)、市立李村中学;私立中学有礼贤中学、文德女子中学、崇德中学。教会中学有:圣功女子中学;企业办的中学有:胶济铁路第一中学;还有日本在青设立的青岛中学(现青岛海洋大学院内)。市立小学112所,私立小学7所,由德国、日本和美国创办的学校二至三所,全市在校学生竟达5万多人。翻开20世纪30年代由全国各地移居青岛的“名人录”,我们不难发现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即这些文化名人在青岛除了创作出一大批著名作品外,多从事教育事业。 1930年5月,杨振声在青创办国立青岛大学(现山东大学的前身),并出任校长。随后,该校还聘请了闻一多任文学院院长、梁实秋任外文系主任兼图书馆馆长、教育家黄敬思任教育学院院长、数学家黄际遇任理学院院长兼数学系主任、物理学家蒋德寿任物理系主任、生物学家曾省任生物系主任、戏剧家赵太牟任教务长,还有诗人陈梦家、小说家沈从文等,也都曾在这里任教。1934年8月,当国立青岛大学更名为国立山东大学不到一年的时间,老舍先生和洪深先生也先后来到这里,并在该校担任过中文系教授和外文系主任。更有一些社会名流在青岛参与中小学教务。如1932年初,担任市立中学国文教师的小说家陈翔鹤。 1934年著名诗人王亚平与袁勃来到青岛时,王亚平任黄台路小学教务主任,袁勃任国文教师。

第三,应该归结于当时特殊背景下产生的“孤岛效应”。从1897年德国人在青岛登陆,经过了短暂的日德战争,一直到20世纪20年代末,青岛的社会状况基本趋于平静。所以,青岛即被许多文化名人视作是一个远离战争的“文化孤岛”,连鲁迅一度也想来青岛养病。从1912年清帝退位后,青岛就成了满清遗老遗少和封建文人的避难所。与各地军阀你争我夺不同,青岛一直牢牢地控制在东北军的手中,生活环境平静,文化环境之佳也在全国少有。

总之,青岛在当时不仅仅是全国著名的旅游城市,而且也是典型文化城市,辐射力强大。经济学家马寅初,中央研究院院长、教育学家蔡元培利用暑假来青讲学;更有一些文化群体通过各类报、刊,把文化人团结起来。用洪深的话说,就是:“在1935年夏,偶尔有若干相识的人,聚集在青岛;为王余杞、王统照、王亚平、老舍、杜宇、李同愈、孟超、洪深、赵少候、臧克家、刘西蒙等十二人。他们在青岛,或者是为了长期的职业,或者是为了短时的任务;都是为了正事而来的;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的有闲者;没有一个人是特为来青岛避暑的。 ”

岛城热点,独家解读,原创评论,尽在凤凰青岛微信。岛城精英不可不看,扫码免费加入。

[责任编辑:姜丹丹]

标签:圣功 熊希龄故居 风景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