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青岛有个劈柴院之吃在劈柴院


来源:凤凰网青岛

导语:老劈柴院饭馆最红火的时期,应该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那个时候,无论是从中山路的东门进,还是从北京路、河北路的北口、西口入,都会看到处处挂着饭幌子:“家常便饭”、“随意小酌”、“包子锅贴”“专门

劈柴院的小吃十分受欢迎

导语:老劈柴院饭馆最红火的时期,应该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那个时候,无论是从中山路的东门进,还是从北京路、河北路的北口、西口入,都会看到处处挂着饭幌子:“家常便饭”、“随意小酌”、“包子锅贴”“专门饺子”……初到劈柴院的食客,面对这阵势,一般都拿不定主意该进哪家吃,这时候两旁饭馆的伙计就会上来往自己店里拉客,为此打架的事常有发生。

旧时的劈柴院,是个吃喝玩乐的地方,也是青岛唯一的一处平明百姓和达官贵人都喜欢去的地方。平民百姓能去,是因为那里本身就是个平民市场,吃饭、购物很便宜;达官贵人喜欢去,是因为那里有美味小吃,还可以找“乐子”。单就吃饭而言,为什么劈柴院能给人留下那么深的印象?我想,除了那里有价廉可口的小吃外,饭馆多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那时还没发明“美食一条街”的说法,要说青岛历史上最早的“美食一条街”,恐怕非劈柴院莫属。

劈柴老院江宁会馆

劈柴院作为“美食一条街”始于哪年、最早的饭铺是哪家,现在已经不可能找到准确答案了。根据笔者掌握的资料,在德国租借时期,劈柴院有家煎饼铺,掌柜的姓郝,人称“郝家店”。“郝家店”不大,也从没“火爆”过,但“郝家店”可能是老劈柴院生存最长的饭铺之一,至少在1940年代还在那里经营。至于“郝家店”是否是劈柴院最早的饭铺,笔者难以确定。

劈柴院曾是青岛的美食胜地

老劈柴院饭馆最红火的时期,应该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那个时候,无论是从中山路的东门进,还是从北京路、河北路的北口、西口入,都会看到处处挂着饭幌子:“家常便饭”、“随意小酌”、“包子锅贴”“专门饺子”……初到劈柴院的食客,面对这阵势,一般都拿不定主意该进哪家吃,这时候两旁饭馆的伙计就会上来往自己店里拉客,为此打架的事常有发生。

劈柴院里面的小吃数不胜数

那么,劈柴院的大小饭馆加起来总共有多少家?估计没人能说出个准确数字。我想,查不出准确数字的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劈柴院的饭馆太多,里面不仅有持证经营的守法商,也不乏“无照经营”的小户,因此在官方档案中难以查全;二是劈柴院乃自然形成的市场,早晨是烟酒果蔬和小商品批发市,游商摊贩比较多,而有关部门又没有“政绩意识”,故无人去统计究竟有多少家。不过,1935年6月官方编辑出版的《青岛风光》和1947年2月的《青岛指南》倒列出一些劈柴院比较著名的餐馆。

《青岛风光》:

瀛海楼江宁路28号福兴楼江宁路38号

新美斋江宁路44号同顺楼江宁路24号

元惠堂江宁路48号异美斋江宁路58号

三盛公江宁路13号增盛楼江宁路4号

增源楼江宁路12号新顺馆江宁路26号

《青岛指南》:

增盛楼江宁路4号

义盛楼江宁路40号

天兴楼江宁路17号

协聚楼江宁路50号

异美斋江宁路58号

元惠堂江宁路44号

不知道《青岛风光》或《青岛指南》取材的标准是什么,或许是注重餐馆的规模和硬件,或许也是要交“入选费”什么的,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些餐馆在当时属于能撑得起面子,至少也是有特色的,象元惠堂的酒菜、异美斋的沙锅就很有名气。

劈柴院毕竟是个平民化的“美食一条街”,能让人们津津乐道的大都是些价廉可口的大众饭,例如李家饺子楼的水饺、义盛楼的包子、春和居的黄酒等等。即便是当时的报人,他们在报纸上品味劈柴院的“吃”,也大都是些平民能“吃得起”的家常便饭。笔者曾在1930年代的老报纸看到一个很耐人寻味的故事:

大约在三十年代初,劈柴院东门门洞里有个卖锅贴的,由于门洞空间太小,只能支一口锅、摆了两条长凳和一张破桌子。尽管条件差,可锅贴做得地道、好吃,渐渐有了名气,每天来吃锅贴的人络绎不绝。几年后,这家锅贴店竟然发达了,于是就离开了门洞,在劈柴院租了门面房继续卖锅贴。未曾想,离开了门洞的锅贴店,尽管空间大了,桌椅板凳比以前讲究多了,但锅贴的味道则大不如以前,回头客也越来越少……

老劈柴院的“吃“能一直保持兴盛的主要原因就是便宜。如三十年代,在小饭馆里吃得酒足饭饱花费不过一两块钱,吃一碗水饺一毛五,买个净肉包子五分钱——凭这样的价格,不“火”才是怪事呐。

(作者:吴坚。凤凰网青岛智库专家,青岛城市人文历史研究者。长期从事历史档案编纂与研究。2011年,立足本土文化与艺术,开办胶澳咖啡馆。)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王海英]

标签:劈柴 青岛 江宁路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