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中山路第五次大规模改造正式启动,这条一百多年来始终与青岛同呼吸共命运的道路,又将在城市发展的召唤下踏上崭新的征程。这条全长1500多米的道路是特殊的,它像一条河,将财富与梦想裹挟而来,滋养着这座城市的生命;也是一部编年史,其上镌刻着达官显贵的丰功伟绩与落寞叹息,也记录着市井小民的奋斗、记忆与憧憬。本期专题,就让凤凰网青岛站带领大家走进中山路的故事,回望一条路与一座城市的百年羁绊。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试图复兴中山路的努力就没有停止过,经历了移树、拆楼、建步行街、劈柴院改造等种种携带着不同期望的浩大工程之后,中山路终于迎来了对其历史文脉表达最大敬意的第五次改造。

中山路最新保护更新整体改造规划编制完成

中山路区域约1平方公里的保护更新改造总体规划已编制完成,并已上报市城规委审议。据悉,本次改造仍将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打造中山路百年老街为知名文化旅游特色休闲区。[详细]

中山路凝聚青岛百年 专家提议建“文化特区”

新的一轮中山路改造将如何定位?专家认为,中山路需要发挥它独有本土的文化价值,德式建筑、老字号商铺、古老的院落才是中山路的特色。中山路里有商业元素在其中最好,但不必夹杂太多。[详细]

中山路·开端

“先有中山路,后有青岛城”,这句俗语,所表达的绝不仅仅是时间上的相关性那么简单,从1898年的那个夏天开始,以德县路为界,咖啡飘香的Frendrich Str与辘辘远听的山东街在咫尺之遥相对凝望,这种凝望交织着拒斥与好奇,成为这座城市最初形成的力量。然而,此时南面这条以德意志帝国皇帝命名、浑身散发着贵族气的大道显然还没为与北面那些黄皮肤黑眼睛的、古老而深邃的民族对话做好准备,这时的中山路是分裂的,一如这座城市曾经的分裂。

斐迭里街:征服者的财富与梦想
山东街:乡土情怀的执着守望
穿越1910:旅行者的斐迭里大道游记

穿越1910:旅行者的斐迭里大道游记

对于1910年抵达胶澳殖民地的旅行者而言,从栈桥开始沿着大街向北走,实质上是一种被规定了的优先权,一种逻辑,其中更多的是蕴涵了一种不言自明的次序和等级,这与代表着十里洋场的光荣的南京路大不相同。[详细]

大鲍岛到大窑沟:“华洋折衷”的建筑与生活

从大鲍岛到大窑沟:“华洋折衷”的建筑与生活

“大马路”尽头德国窑厂的砖瓦建起了中国人的城,“华洋折衷”的建筑当中,从四面八方前来这座城市寻找新生活的人们,尝试以一种全新的方式重建数千年来生生不息的古老文化与信仰。[详细]

洋行带来的,是一种全新的游戏规则

洋行带来的,是一种全新的游戏规则

在中山路以及后来的馆陶路如雨后春笋般越冒越多的洋行,已经把这座城市所有仍在自产自销的巨大实体之内的行当施加了全球化的魔咒,捆绑到德意志资本扩张的战车上。[详细]

从商帮到商会,胡存约们的选择

从商帮到商会,胡存约们的选择

天后宫保住了,就像祖宗牌位保住了一样。但牌位不顶饭吃,要想在洋行时代生存发展壮大,中国商人一要抱团,二要革新。祖宗家法该变就得变,穷则变,变则通。[详细]

教堂与报馆: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信仰

教堂与报馆: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信仰

看得见的教堂与看不见的报馆,传达给这些匆匆过客的东西却是相似的。福音与新闻,以最直接作用于精神世界的方式,为居住于这座年轻东方城市的古老民族,带来了近代文明与全球化的最初启蒙和信仰。[详细]

孙中山给这条路带来的,不仅仅是名字

孙中山给这条路带来的,不仅仅是名字

孙中山在青岛主要去了两个地方,三江会馆和德华大学。三江会馆在中山路北段山东街的东面山丘上,德华大学则在中山路南端的西边,这样,孙对一条长长的中山路的大概了解,应该是接近全面的了。[详细]

略显讽刺的是,多亏了这些过客的出手阔绰,我们才得以在70多年后能如此直观地感受到20世纪30年代,这条当时被称为“青岛王府井”的大道的富有与繁华,重温那座“东方瑞士”的岛上旧梦。[详情]

“老字号”的青岛传奇

那些朗朗上口的名字,不论是谦祥益、亨得利、百货公司,还是春和楼、青岛饭店、天真照相馆。至今仍然熠熠生辉,这些”老字号“书写的商业传奇,是青岛商业史上最动人的情节之一。[详情]

中山路·繁荣

20世纪二三十年代,没有了人为的华洋区隔,中山路成为一条完整的道路,于是里院中走出的小伙计盘下了昔日欧人区最好的店铺,佩着亨得利怀表的太太小姐也不介意去劈柴院听一段戏码。中西文化以南北融合的形式成为一体,带来的是商业文明的空前繁荣。

这里也是青岛国货运动和许多重要事件的策源地和大本营,许多看得见或看不见的力量在此角逐,从商界渗透到军界,从经济蔓延到政治。彼时的中山路,与上海的外滩有着相似的戏码,演绎着一座城市的繁华浪漫,也演绎着一座城市的波诡云谲。

浮沉:那些中山路上的华商大鳄们

浮沉:那些中山路上的华商大鳄们

他们,精明世故,崇尚竞争奋斗。他们,饱经忧患,与城浮沉毁誉。他们,从背靠洋行到独家经营,艰难完成买办转身。他们,站在青岛华商金字塔的顶端,行走于传统与现代的钢索之上。中山路上煊赫一时的他们,是青岛旧商界的风云人物。而他们的浮沉人生,也是中山路乃至整座城市命运的写照。[详细]

劈柴院:平民化的“乐子院”

劈柴院:平民化的“乐子院”

劈柴院是中山路商圈最传神也最具本土色彩的精彩段落。关于劈柴院名字的来历,一种说法认为,这里原先是个“劈柴市”,全是卖劈柴的。但青岛人钟情劈柴院绝对跟劈柴无关,大众消费水平的美食加娱乐才是劈柴院灵魂所在。[详细]

英记酒楼:一个变法主义者的意外死亡

英记酒楼:一个变法主义者的意外死亡

在英记楼用餐时“中毒”导致康的死亡,并未在多长时间里影响到后继食客的雅兴,或者说,中山路英记楼康氏食亡事件的阴影,很快就被各色人等光明正大的食欲所驱散了。三年后,由于青岛大学的出现,以梁实秋为首的“酒中八仙”学人开始依例在每个周末汇聚到离英记楼不远处的中山路北平路口北平口味的顺兴楼,开怀畅饮。[详细]


新盛泰的枪声:1929中山路

新盛泰的枪声:1929中山路"锄奸"记

新盛泰的皮鞋可谓家喻户晓,而在83年前同样家喻户晓的还有新盛泰店内发生的一件大事。那是1929年8月16日的下午,清脆的枪响震动了整条中山路。3颗复仇的子弹呼啸着带走了一个罪恶的灵魂,也留下了一个跌宕起伏而又大快人心的锄奸故事。荼毒甚广的叛徒王复元被击毙了。[详细]

端木蕻良:卢沟桥事变之夜

端木蕻良:卢沟桥事变之夜

1937年7月8日,当端木蕻良到达青岛的时候,刚好赶上一个历史事变的发生。也许,后人应该庆幸作家端木意外地置身青岛的危情之中,并真实地记录了下来。在敏感而又易伤逝的端木眼里,遭遇这一历史性事变的中山路,戏剧性地表现出了其应有的激烈对抗和自然而然的惊慌。[详细]

数据

老青岛的春节记忆

老青岛的春节记忆

上世纪30年代,四方路、劈柴院等路段、商区就像今天的台东商圈一样,人头攒动,煞是热闹。特别是春节,商铺商摊,各色节日商品,充溢街头,让人目不暇接。[详细]

数据

三十年代的青岛国货运动

三十年代的青岛国货运动

早期国货运动在青岛的命运,和城市寻求自治、自立的命运息息相关。一段时间后,中山路149号上的这条商业大鳄已建立起一套严格的管理、财会制度以及服务规范。在一个艰难的时刻,我们的先辈艰难地书写下了一段共同维护民族自尊的历史。[详细]

中山路上的那些人和事,或许只是他拍摄的一个背景。但却在那个家用摄像器材匮乏的年代,为我们这些曾经流连于“街里”的孩子,保存下了那个色彩缤纷却一去不返的童年。[详情]

昔年繁华:老青岛忆中山路

像是人体的主动脉一样,中山路滋养了青岛,伴随了青岛120年的发展。而作为青岛最早的传统商业街区,中山路可谓老青岛人曾经的“购物天堂”。 昔日的繁华,还依稀印在老青岛人的脑海里。[详情]

中山路·沧桑

“一二一,上街里,买书包,买铅笔,到了学校考第一。” 这段童谣,伴随了无数青岛50后、60后、70后甚至80后的成长,国营时代的中山路像一个巨大的游乐场,一切期待与快乐似乎都可以在这里得到兑现。

然而,随着他们的成长,这座城市与他们自己都在变得更加急躁和复杂,东部开发,旧城拆迁,老城人口大量外流,曾经唯一的“老街里”的光芒被迅速崛起的新城商业中心所掩盖,四次改造对人气的推动作用仍然有限,中山路似乎也与相依而生的青岛老城一样,无可避免地黯淡下来。

记录:任锡海的里院影志

记录:任锡海的里院影志

这些照片通过对里院这一青岛特色建筑的长时间纪录,呈现了中国城市化进程的一个缩影,具有人类学意义。多年来始终存在如何对待老建筑的分歧,但老城改造一天也未停止,从青岛火车站,到波螺油子,再到中山路。[详细]

困局:交通基建亟待完善

困局:交通基建亟待完善

青岛中山路一度与北京的王府井和上海的南京路齐名,更是这座城市沧桑巨变的见证者和记录者。然而从上世纪90年代起,城市经济中心的东移和中山路上设施的陈旧,使得其历经四次改造,却仍难恢复往日繁华。[详细]

声音:中山路改造大家谈

声音:中山路改造大家谈

中山路,这条承载城市化使命而生的道路,最终却也成为城市化进程的牺牲品。站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门口,中山路将向何处去?时值中山路最新改造前夕,各界纷纷对中山路未来的发展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和期待。[详细]

探索:121年春和楼“申遗”

探索:121年春和楼“申遗”

有121年历史的春和楼 “鲁菜传统烹饪技艺”已由山东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立项,正式列入文化部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非物质文化遗产档案—中华老字号传统技艺”研究重点项目之一,进入调研考察阶段。[详细]

很多地方都有中山路,但青岛的中山路是特别的,不仅因为她人人称道的“洋气”,更因为她与这座城市浓得化不开的百年羁绊:她是青岛城市的起点,青岛文化的源头,青岛气质的灵魂。没有了中山路的青岛不能成其为青岛。然而,中山路的兴衰绝不仅仅取决于她自己,她承载着城市化的梦想而生,却也成为新一轮城市化的牺牲品。我们追溯中山路的变迁,是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也是为了可以企盼的未来。振兴中山路,与振兴老城、振兴青岛的历史文脉实为三位一体、不可分割的事业,而要达成这一切,除了科学合理的规划、改造和开发,还需要参与其中的人们对这经历百年风雨幸存下来的一切,发自内心地欣赏和珍惜。因为这座年轻而饱经风霜的城市,已经不能再失去自己仅存的历史文化财富。

策划/制作:孟洁(实习) 王旭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