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辛一
· 笔名:辛懿、黄海老人、梅仙居仕等
· 代表作品:国画《清清白白》、《林中双栖》等;  版画《军港系列》、《大海系列》;陶瓷《中华魂》超万件瓷器等

简介:

        1936年出生于河南省南阳市唐河县,1954年毕业于河南艺术专科学校。同年被特招到部队从事专业美术工作,历任海军基地美术员、北海舰队文化科长、北海舰队宣传部副部长、创作室专职画家,曾任大连市美协副主席、大连市版画协会副会长,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曾在大连、沈阳、青岛、深圳以及新加坡,韩国等国内外举办过个人画展。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国画、版画作品10余次入选全国美展,多次在国内大型展览中获奖。被国内外多家博物馆、艺术馆、画廊收藏。
        其个人简历被收入《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中国美术辞典》《中国现代美术家人名大辞典》等多部专业辞书。出版《当代著名画家技法经典——陈辛一》《21世纪优秀艺术家陈辛一》《陈辛一版画》《陈辛一陶瓷艺术》等。

 

 


对于许多青岛人来说,大概秋天是最美好的季节。天空碧蓝,云朵瑰丽,空气凉爽,植物的颜色也愈发的浓烈和缤纷起来,往往给人无限的遐想和许许多多浪漫的情怀。在这样美好的季节里,一个分外凉爽初秋的早上,终于见到了久未露面的陈辛一老先生。

初见时,他坐在书房窗前的藤椅上,年逾80岁,穿着蓝底的花衬衫,儒雅间多了份时光的俏皮,崇敬之心油然而生。老爷子平和的笑与问候一下子化解掉了作为晚辈内心的紧张,就仿佛,这位创作了无数艺术佳作的老先生是自己嫡亲的爷爷一般亲切。起先,采访时间只预约了半小时,聊着聊着,不觉已是晌午时分……

从事绘画创作近70年,陈辛一对国画、版画、画瓷、书法、篆刻、诗词的艺术均有涉猎;他于花鸟、山水、人物题材的中国画游刃有余,优长于花鸟;他长袖善舞的大写意花鸟国画借古开今,取材广泛,风格殊异,皆满纸烟霞。许多后辈虔诚地请教陈老:“究竟如何才能达到您的境界?”陈老总是特别谦虚:“我很幸运,获得了许多机会。但是,唯一要认真坚持的,就是要深入钻研你喜欢的事情。”

1936年,陈辛一出生在河南南阳一个很有名的乡绅家庭,家学渊源。他出生时,父亲已经50多岁,最小的哥哥也比他大20岁,最大的哥哥已经是当地的名士。老来得子的喜悦,让父亲对他格外宠爱,亲自教他吟诗,拿出家中珍藏的古画教他临摹,诗词书画成为这一老一少传递情感的心灵通道。大哥经常请一些当地的名家到家中吟诗作画,他则在一边跟着凑趣,时常也在纸上涂鸦几笔,请众人指点。多少年后,陈辛一依旧能流畅清晰地背诵大哥亲笔书写的《朱子家训》,中堂悬挂的国画《苏武牧羊》、《墨梅图》和摆放的精美青花瓷瓶,如同一盏梦想的启明灯,点燃了撩动他一生心绪的火焰。心灵通往宇宙。严谨的家庭教育,幼时的耳濡目染,中国传统艺术的力量和醇厚氤氲已酣畅地早早地渗透进他的内心,从此浓墨重彩融会贯通地斑斓着陈辛一的一生。

对于一个画家的艺术人生而言,这是一个近乎奢华的开端。然而,父母的早逝又让陈辛一过早地尝尽了人间冷暖。他将对父母无尽的思念寄情于笔墨,小小年纪就显露了不凡的绘画天资。花鸟、走兽、峰峦、幽谷、树木信手拈来,且每画皆能平中见奇,新意迭陈,这为他后来创作大写意花鸟画奠定了厚实的童子功。

陈辛一15岁的时候,考入河南唯一的美术专科学校河南艺专(现并入河南大学)。在这里,陈辛一接受了严格的学院化美术教育,系统地学习了水粉、水彩、素描、油画等西方绘画技法。陈辛一的国画是天资卓越,西画也是科班毕业,为他以后的艺术之路打下了牢固的基石。

在陈老书房的背面,书橱占了一整面墙,摆满了各种艺术相关的书籍和历年来陈老出版的画册。其中一景让人印象尤为深刻:在书橱的最东面,大概罗了半米高的一摞旧杂志,花花绿绿的封面已经褪去了往日的鲜艳,不觉让人好奇:难道陈老有收集杂志的习惯?

正想着,陈老将一摞杂志搬出,小心的翻开了封面。当看到内页的时候,真的是可以用“震惊”来形容自己的内心。杂志内页,贴满了大大小小的纸片,每个纸片上面都是陈老随手勾勒出的景物。有各种各样的小鸟,有各种各样的植物和花儿,还有老鹰、猫头鹰,水里游的鱼、荷叶上的青蛙……

这是陈老的习惯,走到哪儿画到哪儿,看到哪儿记到哪儿。只要是手边上有可以记录的纸张,无论是笔记本里的素描纸,还是包衣服的雪梨纸,甚至是餐厅里的餐巾纸都是陈老创作的阵地。时间久了,小纸片一片一片的沾满了一本又一本的杂志,攒成了厚厚的一摞。而陈老精挑细选出版过的每一本画册上的每一幅画,都能够在这些草稿创作力找到最原始的初稿。

现在,陈辛一还会不定时的到院子里看景画画。纸片上记录着他的踪迹:“6日清晨5点,太阳初升时路边的花”、“17日傍晚,水塘荷叶上的青蛙”。即便是年逾80岁,陈辛一有时一坐又是一整天,让家人又是心疼,又是理解。

几十年过去了,陈辛一始终保持着一颗对艺术追求的热心,无论是他创作版画,研究国画,还是在瓷器上作画,他总是能投入百分百的热情与坚持。上天当真是眷顾陈老,不仅赐予了他过人的艺术天赋,而且还让他领悟了坚毅与努力的真谛,大家,浑然天成!

走进陈辛一老先生的家,随处可见年岁的印记:已经开始泛黄的白色墙壁,门上被磨白的手把,边边角角脱漆的书橱,还有踩出了时光裂痕的木地板……“这房子从搬进来我就没再动过,十多年了,孩子们说了好几次想重新装修一下,哪怕刷刷墙面,我都拒绝了。”陈辛一说道,陈老心里想着,装修房子就是耽误时间,哪怕只有半天,他都觉得浪费不起。

大概十年前,陈辛一开始闭门潜心研究绘画艺术,他几乎拒绝了所有邀请活动,甚至连朋友聚会都很少出席。“在这段时间,我越发的觉得绘画艺术的学习是永无止境的,每一天都过得很快,就怕有些东西来不及看,来不及学,来不及画。”陈辛一发自肺腑地感叹。

上世纪50年代初,陈辛一刚从河南艺专毕业,就以特殊人才的身份被部队“挖宝”一样选拔走,专门从事美术专业创作,从此开始了激情燃烧的军旅生涯。此后不久,他又被选调到北京,参与中国军事博物馆的设计布展工作。闲暇时间,他时常到中央美院听课,得到了吴作人、李桦、古元等大师的教授。

1955年,中央美院开办了由前苏联著名油画家马克西莫夫亲自执教的马训班(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吴作人先生力荐陈辛一。但由于当时部队特别缺乏美术人才,陈辛一无法抽身,只得遗憾错失这次极好的艺术进修机会。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吴作人、傅抱石、关山月、萧淑芳等到东北写生,陈辛一有机会与这些大家近距离交流,这样的面对面传授,对他的绘画艺术创作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可谓终身受用。

陈辛一艺术之路的开场便是华丽的。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他就在全国性的报刊上发表各类美术作品,不久其版画作品就蜚声画坛,出版的版画作品集至今还是版画爱好者临摹的范本。他的作品更是多次参加全国美展,十多次在国内大型展览中获奖。这样绚烂的艺术之源,让他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成为中国美术家协会最年轻的会员之一和首批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

1976年以后,陈辛一的个人简历就被第一批收入中国美术界最重头的专业工具书之一《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他历任大连市第二届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大连市第一届版画家协会副会长。1983年,已经在部队从事美术创作近30载的陈辛一,被任命为北海舰队主管文化的宣传部副部长。他长期以来为部队文化事业所作出的努力与贡献,曾三次被授予三等功。

多年的潜心修养和对传统艺术的坚守,如行云流水积淀了陈辛一风格鲜明的艺术特质,其独创性早年就已经走得很远。他将中国画的笔墨结构作了大胆的尝试,并提炼西画的精华,润物细无声地融会在他的笔墨之中。无论丈幅巨制,抑或尺页小品,皆出手不凡,且几乎每画必有其亲自随画作意境所题的诗词。这些融诗书画印为一体上的传统中国画,笔墨纯、构图简、风格朴,呈现的是一种淡雅天然的内在美,与恰当好处的留白相得益彰,不着痕迹地牵引着观者走入飘逸高远的古典境界。

即便如此,在近10年来,陈辛一对绘画艺术的追求依然孜孜不倦。“几乎每一天,我都会有新的领悟:哦,原来这花儿还可以这样画,原来这鸟儿的侧面别有洞天。”陈老恨不得一天中的每一分钟都不要浪费,把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拿来研究绘画。

多年的潜心修养和对传统艺术的坚守,如行云流水积淀了陈辛一风格鲜明的艺术特质,其独创性早年就已经走得很远。他将中国画的笔墨结构作了大胆的尝试,并提炼西画的精华,润物细无声地融会在他的笔墨之中。无论丈幅巨制,抑或尺页小品,皆出手不凡,且几乎每画必有其亲自随画作意境所题的诗词。这些融诗书画印为一体上的传统中国画,笔墨纯、构图简、风格朴,呈现的是一种淡雅天然的内在美,与恰当好处的留白相得益彰,不着痕迹地牵引着观者走入飘逸高远的古典境界。

但是,即便如此,陈辛一的心中始终并未将“创新”作为一种创作鞭策与方向。

“创新这个题目太大,不是简单三言两语就能说明白的。”陈辛一对创新的认识十分深刻,他认为技术创新叫创新,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绘画工具的不断改良和进步,技术创新是一种必然,在他看来,真正的创新,还是一种基于对传统文化艺术的精髓传承,表达自己看待世界与人生观点的内核创新。

“我们的国画艺术呀,从南北朝发展至今,技艺已经十分成熟了。要说比较,这种文化积淀是很难被衡量和评比的。”陈辛一对传统艺术的追求有着十分虔诚地钻研态度。在他看来,绘画本来就是一种“发声”,是个人表达自己内心世界和价值观念的一种途径,而这样的“发声”张力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一蹴而就的,需要积淀。“人,每天都在成长,你今天看这朵花是这个样子,明天再看,花也变了,人的心情也变了,所表现出来的东西,自然也就变了。”陈辛一认为,绘画是不断变化的,随着人成长经历的增多,所表达的艺术内容自然就不一样了。

正因为如此,陈辛一从未停止对绘画艺术追求的脚步,学无止境,画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