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燕,地道的青岛大嫚,青岛“土特产”一种。生于斯、长于斯、爱于斯。

崔燕


地道的青岛大嫚,青岛“土特产”一种。生于斯、长于斯、爱于斯。出版的《青岛的100个细节》《爱青岛》《青岛美》,与人合著的《果然青岛》,为其执着于青岛本土风情写作,提供了妥帖而诗意的释放点。
对某些身边太熟悉的事物,我们常常会忽略它的异禀之处。
好多青岛人愿意守着海阔天空一路是蓝,做一只骚情的井底之蛙。
青岛的某些街口看似寻常,实则暗藏幽梦,别有洞天。
崂山在时光中沉淀的峥嵘气象,几近圆满如春桃满枝、花好月圆。
里院有主有次,有高潮有过渡,厚重而内向,中西合璧。
在沧口曾经的生命中,那些宣泄着尘世的泥土味,总能带着柔软的温度。
风景永远在远方,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但在青岛,却不尽然。
东部是簇新的,新的建筑,新的思想,新的节奏,新的生活方式和新的移民高潮。
每一座城市,总要有一个游离于浮躁之外的主流道路。中山路,就是老青岛留下的影子。
与美好清新的地方邂逅,无疑是一段让庸常琐碎缓冲的好时光。
四方路之于许多人,就像是一剂铭刻时光的猛药,停不了、放不下。
“即墨式”风流,其实是这座城市旧时风月的浪漫表白。
青岛的火车站有着与生俱来的浪漫气质,为青春的出发或者到来,契合着年轻的冲动。
海在脚下,城在身后,海鲜与味蕾艳遇。
整个城市最鲜亮的色块在身前和身后,众星捧月着这座悠悠古堡。
青岛的老人管馒头叫“饽饽”,名字憨厚,可模样喜人。
一头把持着明媚前海的风景区,一头照应着城市深处的琐碎。
山东出大汉,青岛出小哥。确切地讲,小哥是青岛小男生走向成熟大叔的实习阶段。
细雨,老村,深巷,空屋……春风沉醉,不应只在光影中追忆。
四月的青岛,即将春深似海。海上平流雾须臾而上为花季凑趣,朦胧了一座城。
西海岸,一个风从海上来的地方,只隔着一湾浅浅的海水,近的成为相看两不厌的风景。
青岛是美丽、浪漫、迷人的,“到了青岛才知道什么叫美女如云”。
名人故居留驻的岁月屐痕,于光影里呈现了美学意义的历史斑驳的印记。
青岛是一座对美食不设防的城市,什么都想吃,什么都爱吃,吃什么都行。
一直坚守20度上下的青岛,以各种“拽”的姿势,在大江南北的朋友圈中晒出骄傲的清凉。
过去的光景仿佛在定格,每次游走在黄岛路,都如同触摸悸动的青春过往。
翻启老城尘封的河南路,似乎寂寞又似乎时尚,反正总有忠心耿耿的顾客捧着。
古力/镌刻着光阴/是城市的年轮/坚毅顽强孤寂/静默于老街。
秋之八大关,如梦境般的美景从夏的清凉中升华,别有种种胜景,秋天的美学主义范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