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老青岛“四大家族”之一:丁敬臣故居


来源:凤凰网青岛

5月27日下午,幽静的大学路旁蔷薇怒放,时有穿着民国范儿的美女摆造型拍照。大学路16号甲门前却颇为寂寥,透过斑驳破旧的铁门,看得见里面一座大气的房子。 这里是青岛当年“四大家族”(刘子山、傅炳昭、丁敬

5月27日下午,幽静的大学路旁蔷薇怒放,时有穿着民国范儿的美女摆造型拍照。大学路16号甲门前却颇为寂寥,透过斑驳破旧的铁门,看得见里面一座大气的房子。

这里是青岛当年“四大家族”(刘子山、傅炳昭、丁敬臣、李涟溪)之一的丁敬臣的故居。在早期青岛商界,丁敬臣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曾任青岛总商会会长,开办有多家企业,堪称岛上大亨。只是,日本占领青岛后,丁敬臣创立大阜银行,曾为日本人融资,可谓晚节不保。

德租界的华人头面人物

据青岛著名文史专家鲁海先生介绍,丁敬臣是江苏人,他1880年生于江都(今扬州江都区),光绪年间花钱捐了一个监生,授知县,官至候补知府。上海开埠之后,他就转而从事洋务,自此弃官经商。

1897年,德国占领青岛。随后,德国人的经济势力也进入青岛,他们急需那种既懂国际经济,又通晓中国事务,而且还对中国官场规则很熟悉的买办。于是,丁敬臣进入了德国人的视野。他来到青岛后,被德国人的企业“禅臣洋行”高薪聘为买办。所谓洋行,就是外国商人在中国开设的以代理进出口贸易为主的各种行号。禅臣洋行主要经营进出口贸易、进口机械等物品,出口中国尤其是山东的土特产品,如肠衣、猪鬃、花生等,在青岛设厂进行初加工后再出口。

丁敬臣看到洋人大把赚钱,利润丰厚,就自己也开办了一家公司,地点就在火车站旁边的泰安路上,叫悦来公司。该公司经营项目很多,主要出口中国产品。丁敬臣自己到农村去收购产品,然后承包轮船搞航运,还开了自己的旅馆,当时叫做客栈。德国人在淄川、博山等地开矿,获利很多,丁敬臣看在眼里,也开了一家悦升煤矿公司。

丁敬臣就是按照德国人的路子,照葫芦画瓢,一步一步打造起自己的产业来。后来,在青岛的江苏、浙江、安徽、江西四省人士建成三江会馆,丁敬臣先后担任副会长,会长。这使他成为德国租界地内华人头面人物,也受到了德国统治当局的重视。

包天笑是清末民初的著名报人、小说家。他在《钏影楼笔记》中记述,1907年,他被聘为山东青州府中学堂监督(相当于校长),坐船从上海来到青岛,然后转乘火车去青州。他曾谈到,当时所乘坐的轮船是汉堡公司的,而茶房(服务员)则是丁敬臣所开的悦来公司的。包天笑在青岛也住在悦来公司。包天笑说,他见到了丁敬臣,丁敬臣还跟他介绍了当时青岛的情况。德国人统治下的青岛居民分为四等:一等是欧美人;二等为来青的清朝大官;三等是广东、江浙在青岛的商人、买办;四等是山东本地人,绝大部分是普通工人。据记载,悦来公司还为包天笑买了去青州的二等车车票。当时,一等车只准欧美人乘坐,曾发生过中国人乘坐被撵下车的事。二等车有欧美人也有中国人,包天笑就和德国军人乘坐同一车厢,看到其对中国妇女十分不礼貌。而三等车仅为中国人乘坐,没有座椅,鸡鸭、水果、蔬菜和人一起,混杂在车厢中。

清朝还与德国在青岛合办了一所德华大学——青岛特别高等学堂,由德国人任监督,中国人任总稽查,首任总稽查是曾任监察御史的蒋楷。当时蒋楷在青岛很有威望,丁敬臣和他处的关系也很好。一开始,丁敬臣就为蒋楷设宴表示欢迎,帮他在悦来公司附近的泰安路和湖北路路口,买了一座小楼,而且,还请他加入了三江会馆。

他还从事期货交易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次年成立民国政府。清帝退位之后,一大批逊清贵族和官员来到青岛,寻求德国当局的庇护。这些人刚刚来到青岛时,有十几家住进了丁敬臣的悦来公司中。其中很多人与蒋楷曾同朝为官,于是,蒋楷也成了他们在青岛的唯一朋友。按照当时的情形,这些人想要在青岛常住,就必须先和德国人建立联系。

他们请蒋楷帮忙,办理相关事务。但事实上,蒋楷只是在大学里工作,办不了多少事。蒋楷就把丁敬臣引荐给他们。丁敬臣和德国当局关系非常密切,于是就成为逊清遗老和德国人之间联系的纽带。

鲁海先生说,逊清遗老们在青人数很多,成立了一个联谊会,成立大会就是在三江会馆举行的。这个联谊会的会长是原两江总督、曾任山东巡抚的周馥。丁敬臣不辞辛劳,为他们忙里忙外,帮了不小的忙。但是,丁敬臣也有自己的原则,比如当隆裕太后去世之后,有些遗老专程到北京去奔丧,但大多数人还是在青岛。他们想在三江会馆设祭堂祭奠,这个要求被丁敬臣拒绝了。丁敬臣说,当时德国承认的是民国政府,与其建立外交关系,而隆裕太后则是被推翻的清朝的太后,公祭在青岛是不允许的。这件事让逊清遗老们对丁敬臣很有意见,但也无可奈何。

1912年9月,孙中山来到青岛,受到社会各界的欢迎。当孙中山应邀来到三江会馆时,欢迎会上鞭炮齐鸣,掌声雷动。而这个欢迎会就是丁敬臣主持的。他们用青岛啤酒招待了孙中山。

1914年,日本侵占了青岛。丁敬臣凭借其资产、地位,出任青岛中华商务总会(后改名青岛总商会)会长,还在大学路上建了一座新宅。当时,日本在青岛开办了“取引所”,也就是证券商品交易所。而丁敬臣则开了一家“论行”,专门从事期货交易。

当时,掖县(今莱州)人刘子山与日本人相勾结,逐渐发家,还渐渐从事起房地产和金融业来,组建了东莱银行。刘子山听日本人的,而丁敬臣则不然。于是,在日本人的影响之下,丁敬臣失去了商会会长的位子,变成了常务董事,而会长则是东莱银行经理成兰圃。

1922年,中国政府收回了对青岛的主权。丁敬臣也兼任永裕盐业公司经理,而永裕是中国大型盐业公司,也是获利丰厚的大企业。鲁海先生说,因为盐业,丁敬臣曾与青岛另一商界大腕隋石卿发生过纠纷。此前,日本盐商曾在胶州湾造了一些简陋盐田,隋石卿与丁敬臣争夺盐田。后来,丁敬臣中标永裕盐场,隋石卿未能均沾利益,于是鼓动盐民请愿游行,甚至打伤丁敬臣,双方闹上了法庭。

这一时期,丁敬臣早已成为岛上大亨,而且因其财产不涉黄、赌、毒,名声相对较好。

与刘子山的鸦片生意之争

在当时,贩卖鸦片是获利最丰厚的行当之一,而丁敬臣为什么没有涉足这一领域?是他严守自己的商业底线吗?

据原青岛市博物馆副馆长、岛城十大藏书家王桂云先生介绍,早在赫德任职胶澳海关税务司时,就曾找当时的胶澳商会协理胡规臣商谈,要他负责做鸦片专卖生意,但胡规臣不干。于是,赫德又找到了商会总理丁敬臣、董事苏臣、陈克廉以及刘子山等,集股在北京路东头糕点房内开设“立升官膏局”,公开贩卖鸦片。

但是,丁敬臣等人经营鸦片业务不熟,赚钱不多,不愿再干,于是召集股东开会,商议撤股。这时,只有刘子山说:“我是两肩扛一口来的,穷光蛋一个,大家不干,我干。”丁敬臣等人则说:“你既愿干,所有外欠账目,概归你一人承担,我们退股,今后不负责任。”可见,当时丁敬臣是把鸦片当成“烫手山芋”的,就这样,刘子山一把将鸦片买卖揽了过去,在河北路南头独自经营,聘用浮山后王清斋当负责人,前柜批卖后院零售,并设烟馆招揽烟客。当日本接管胶澳商埠后,于1916年招商承办贩毒生意,刘子山又和日本勾结,呈请日本当局批准他开设扶桑官膏局,此时的刘子山已成为青岛的“烟土大王”,年牟取暴利4200万元。

而丁敬臣对刘子山大发横财非常眼红,他一度请假离青,说是回原籍,实际上则是暗中抽取悦来公司股金20万元,赴日本东京贿赂日本大正天皇的至亲,以求撤换刘子山转而批准他在胶澳商埠搞鸦片专卖。于是,日本大正天皇发电报给驻胶澳商埠的日本守备队司令官由比。由比则回电报说,刘子山的鸦片专卖成绩很好,每月能供军费20万元,不必换人。此事就此作罢,丁敬臣白白花了20万元钱,事没办成,反而把自己的悦来公司搞垮了。

1938年1月,日军第二次侵占了青岛。据鲁海先生介绍,在第一次占领青岛的时候,丁敬臣与日本人关系冷淡,导致其失去商会会长的位置,这一次他明确改变了态度。日本侵占青岛后,绝大部分中国金融企业都停业了,发生了金融危机。日本人就找到了丁敬臣。于是,他出面创立了大阜银行,该银行的一大作用就是为日军融资,并为日本筹措物资。

而且,据《中共淄川地方史》记载:“1938年5月,日本政府人士向悦升煤矿公司负责人丁敬臣提出合办收买之要求。1941年9月,山矿得到了日本政府和日军特务部的支持,采取威逼利诱手段与悦升公司签订了合办的契约,共集资550万元。合办后,悦升公司改为‘悦升矿务公司’。抗日战争时期,丁敬臣任伪山东煤矿产销股份有限公司常务董事、副董事长。”

《青岛百科全书》中称,丁敬臣还曾担任兴发公司监察、敌宪兵嘱托、内外输出入组合长、东文书院董事长、物产取引人组合长等伪职。一代商界大亨晚节不保,戴上了“汉奸”的帽子。

岛城热点,独家解读,原创评论,尽在凤凰青岛微信。岛城精英不可不看,扫码免费加入。

[责任编辑:姜丹丹]

标签:丁敬臣故居 老青岛 四大家族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