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日本侵略者在太平山建忠魂碑 解放后被推倒铺了路


来源:凤凰网青岛

德国人得到了会前村的土地后,按照原定的规划开始了大刀阔斧的建设,1904年,在会前村旧址建立了植物试验场,引进世界各地不同品种的苗木进行栽培试验,总量多达23万株。甚至如今中山公园最著名的樱花,都是当

德国人得到了会前村的土地后,按照原定的规划开始了大刀阔斧的建设,1904年,在会前村旧址建立了植物试验场,引进世界各地不同品种的苗木进行栽培试验,总量多达23万株。甚至如今中山公园最著名的樱花,都是当年德国人最先种下的。

殖民政府下这样大的工夫,本是打算长期占领青岛,所以要寻找出适合在青岛生长的植物品种,以便日后做出更好的城市规划。然而就在试验场初见生态和经济效益,伊尔梯斯山(今太平山)一带逐渐形成以树林、果园、花木为主的“森林公园”之时,1914年日德战争后,日本人却在这里挂上了“旭公园”的牌子。1922年,中国政府收回青岛后,改称“第一公园”。直至1929年5月,为纪念中国民主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才更名为“中山公园”,沿用至今。

试验场光苹果就种了73种

1901年6月,殖民政府就开始强征小鲍岛、孟家沟、小泥洼、会前、海泊五村的土地,兴建苗圃。据《青岛市志园林绿化志》记载:“殖民当局在原会前村北侧辟地不足20亩作为苗圃,命之为‘林地育苗试验场’。开始种植的苗木有中国赤松、中国赤杨、银杏、漆树、桐、桧、栎、樗等,后又引进刺槐、无刺槐、悬铃木、日本黑松、日本扁柏、加拿大白杨,西欧各国的苹果、梨、桃及中东的各种葡萄等200余种植物进行驯化繁育。经过几年的试验,适应性较强的速生苗木逐渐出圃用于市区行道树和山地造林。”据岛城植物研究学者于涛介绍,单是当年德国人引进到中国的苹果品种就有73个,梨78个品种,葡萄、山楂、无花果等品种也为数不少。1904年,植物试验场正式建成后,各国树木品种更是广为试种,林木苗圃达到100多万平方米,果木苗圃约4万平方米,集中了世界各地的花草树木170多种、23万株,形成了一个大花园。

在当时的德国殖民政府看来,青岛已经算是自己的地盘,给自家办事自然是尽心尽力,据说,最初连试验场内的泥土都是从山东各地的农村运来的。其大兴绿化之举的目的有四:一是预防水土流失,防止对未来的海港和泊地造成淤积,便于各项建设工作开展;二是提升青岛市郊的风景特色,建设东亚疗养区;三是改善地下水循环,改善城市供水情况;四是通过植树造林可有效掩护青岛作为德国在远东重要的军事基地必需的军事设施。1912年,育林十年后,试验场改为森林公园,向民众开放。也就是这一年年末,孙中山先生来到青岛,对这里的森林绿化状况大加赞扬。《胶澳备忘录》中还提到:“然而森林公园并不仅是休闲区,也是植物学和林业的综合研究中心,这里种植了各种东方国家陌生的果树以及灌木、花卉和草类,试验是否适合在青岛生长。为此,还曾培育过许多试验植物,并进行野生果树的嫁接。”

德国人经过多年对植物的试验和驯化,终于最终选定了两种最适合做行道树的品种:法桐和刺槐。于是大规模地在青岛的大街小道上栽种起来,青岛的老人们或许还有印象,过去青岛曾有个“绿槐半岛”的称号,就是因为那时候青岛的很多街道边都种着刺槐。而这两种植物在青岛的广泛培育,也使青岛成为中国种植刺槐和法桐最早的城市和繁衍基地,如今中国北方和南方大量的法桐和刺槐都是从青岛取种的。

樱花大道是德国人建的

被称为“东园花海”的中山公园樱花,早已被列入青岛十大胜景之一,而作为国内知名的赏樱胜地,中山公园的樱花大道每年接待着数以万计的游客。但或许很多青岛人都不知道,这些日本国花并非出自东洋人之手,而是在日本侵占青岛之前,德国人所栽种的。没错,当年德国人在植物试验场内栽种的170多种花草树木中有一个品种就是从日本引进的樱花,而且这一种就是两万株。

“青岛从1913年开始就有赏花会,一到春天,市民就去公园里赏花,那个时候的清朝遗老会让仆人抬着酒,带着家人去赏花,当时虽然已经是德国人的森林公园,但普通老百姓还是可以随意进入的。”据鲁海先生介绍,早在日军侵占青岛之前就已经有了青岛人赏樱的记载,当时虽然不是专门的赏樱会,但在会上却看得到纷繁似雪的樱花。据了解,德国人当年栽种的主要是单樱,樱花大道也没现在这么长。直到1914年日德战争后,日本取代德国统治青岛,不光把“森林公园”的名字改为了“旭公园”,还在园内进一步扩种了樱花。与原有的单樱相比,日本人又在公园里加种了花期更长、品种更珍贵的“八重樱”,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双樱”。樱花树紧密地排列于公园南北主干道两侧,形成一里半长的樱花路。公园春季逐渐成为游人观樱的主要场所,青岛的樱花会也成为日占时期青岛重要的观光旅游活动之一。

而长久以来,中山公园的樱花也一直都是旅居青岛的文人墨客笔下的宠儿,上世纪三十年代,老舍先生在青岛期间写的一本短篇小说集,书名就叫《樱海集》,而老舍先生在青岛留下的照片中就有他站在樱花树前的留影。臧克家还曾于1934年专门写过一篇名为《青岛樱花会》的文章,在文中他这样描绘上世纪30年代樱花会时的盛况:“各色的人穿着各色的衣裳,带着各色的心,一起朝着一个目的出发。”“汽车接成一条线,扬起一道灰土,人低着头罩在这气氛中,几乎对面看不清人,只听见汽车的叫声,马车的蹄子声,人力车的铃铛声。樱花路是热闹的中心,来看花的人没有不在这路上走一趟的,路是南北的,长数足足有一里,从这头往那头望,眼光像在人空里穿梭,往上看,只见樱花不见天。”

而那时的樱花会期间,中山公园对面的体育场也会组织一些足球比赛,跑马场也会加几场比赛,周围是众多的摊贩。樱花会期间青岛的大小旅馆客满,餐厅生意兴隆,连舞厅生意也特别好。

解放后,忠魂碑被拆除铺了路

著名作家王统照曾客居青岛多年,他的代表性长篇小说《山雨》就是在青期间酝酿而成,书中有一幕就写到主人公杜烈及妹妹杜英同友人一起游览中山公园,看到了日本人立的忠魂碑。那时是1931年,北洋政府已经从日本手里收回了青岛,但日本在青岛的企业还很多,侨民也上万,据说是怕伤害了日本人的感情,所以那时候忠魂碑依然作为一个景点伫立在中山公园内。然而当时的热血青年哪里容得下这被日本殖民的耻辱象征,于是年纪最小的妹妹杜英便大胆地说出了一句大家都认同的话:“有一天,总得把这个石碑推倒铺马路!”这一句不仅代表了书中人物的想法,更是代表了王统照自己的愿望,而他的这个愿望也在十八年后真的实现了。

据史料记载,忠魂碑于1917年4月完工落成,位于太平山南麓,今中山公园太平山观光索道入口处。为了纪念在日德战争中阵亡和病亡的日军官兵1014名,1915年1月,日军驻青岛守备军司令官神尾光臣、参谋长净法寺五郎的提议下,在已经被改名为“旭山”的太平山南坡上,花费9个月建成日军将士阵亡纪念碑——忠魂碑。从此,驻青日军在每年的春秋季节都举行盛大的祭奠仪式,时常有日本皇室成员和侵华日军高级将领前来参拜,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据一战研究专家衣琳介绍,为了方便参拜还专门修建了一条参拜大道,道旁种满了黑松,一直延伸至碑前的台阶。参拜的人一走上参拜大道必须下马,设立了洗手钵清洗双手,虔诚地徒步到忠魂碑下,以示对阵亡的日军将士表示恭敬、庄重。在国人眼中,这座二十多米高的石碑突兀地立于太平山麓,如针在肉。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撤离青岛,国民政府没有拆除忠魂碑,竟将碑体上的“魂”抹去,改为“烈”字,“忠魂碑”就变成了“忠烈碑”,里面又放上国民党在抗战中阵亡将士的灵位。此举受到青岛人民的质疑和反对。直到1949年青岛解放后,忠魂碑终于被拆除,而那些建碑用的上好石料,真的被用来铺设下山的台阶和公园内的山路,方便游人行走。

后来,在忠魂碑的旧址上建起了太平山观光索道的入口,当年的参拜大道如今已变成山间的无名小路,洗手钵早已不在。不过你行走在索道口周边的山路上,还会见到忠魂碑被推倒后散落在地上的石块。 

岛城热点,独家解读,原创评论,尽在凤凰青岛微信。岛城精英不可不看,扫码免费加入。

[责任编辑:姜丹丹]

标签:太平山建忠魂碑 日本侵略者 推倒铺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