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摄影:所有的坚持只为热爱
青岛:人生旅途与摄影灵感的故乡
有人说,摄影之于自己是一首缱绻缠绵的诗歌。有人说,摄影之于自己是一场又一场的旅程。有这样一个人,他用镜头凝固一个又一个美丽的瞬间,他用镜头记录一个又一个感人的故事。在摄影中,他享受美好,分享感动。很多人通过他的作品,认识了青岛,爱上了青岛。如今,他组织摄影团,足迹遍布西藏、尼泊尔、柬埔寨,流连于世界最美的风景,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们,用镜头向世界讲述青岛的故事。今天让我们走进摄影家贾纪谦老师,圈里人都称他“平老虎”。

有的人,生下来,注定是漂泊的。不管是灵魂还是肉体。对平老虎来说,生命应该就是一场又一场的旅程,而青岛,则是他可以安心停歇的地方。说起来,平老虎应该是老青岛人。

外公外婆都是上世纪30年代的知识分子,分别任教于青岛女中和师专。爷爷奶奶是上世纪40年代来青岛创业的一代。因为父母从事地质勘探工作,特殊的工作性质,使得平老虎没有像父亲那样出生在青岛。但却奠定了平老虎自出生起就四处游走的性格。他从小跟随父母在祖国的东南——西北——东北——青岛之间来回游走。在人烟稀少的大西北,当地居民对远道而来的父母及他们的同事非常和气与热情。或许从这个时候起,平老虎与祖国的边疆、与少数民族就结下了不解之缘。 [详细]
对于平老虎来说,生命中有两个可以承载他摄影生命和灵魂的地方,一个是家乡青岛,一个则是第一次去就让他魂牵梦萦的西藏。如果说第一次踏足西藏,是一次平老虎的无心之旅,那么此后的很多次则是他听从了自己内心的召唤。2008年,决定暂时离开职场的平老虎,先去兰州探望了生活在那里的父母。一天之中,他就决定去西藏看看。这是一个仓促的决定,平老虎并不知道这个决定会给他以后的生命带来什么。

“第一次去西藏,在那呆了一周的时间。短短一周的时间,我看到了想象了无数次的布达拉宫、见到了珍稀的黑颈鹤,也见到了世界最高峰—海拔8844米的珠穆朗玛峰的旗云。而这一切就像是梦境一样。那么美。”

从西藏回来后,平老虎无数次在梦中再次触摸到那里的蓝天、白云。午夜梦回,他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以后的每年都要去一次藏区。平老虎所说的藏区则不仅仅只是指西藏。而是指包含西藏、青海、四川、甘肃、云南所有藏传佛教覆盖的区域。 [详细]
公益:怀一颗善心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小凡:生命中相依为命的那个人
中国有句老话说,三岁看老。这句话用在平老虎身上尤为合适。小时候的他,跟随父母在大西北的地质队生活,热情好客的老乡曾给予过他们不少的帮助,父母也言传身教的告诉他,人活着,就要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别人。生命中善的种子从那时起就已经悄悄萌芽。

汶川地震时,平老虎主动组织同事捐款,他个人的捐款数赶超公司领导。那个时候,没有时间和机会接触慈善工作,他就去无偿献血,前后共计25次。 开始行走西藏后,平老虎渐渐被藏族人民的善良和淳朴所感动,但同时也为他们的艰苦生活而揪心。时间长了,他和他的摄影团队经过人烟荒凉的地区,遇到生活条件差的当地居民,他们都会好心的给予对方合适的衣服甚至资金上的帮助。

平老虎是这么想的,也这么做的。10年如一日,这个铁骨铮铮的男人从未对自己爽约过。哪怕是在经济最困难的时候。有一次他卖了一支镜头才凑够了去西藏的钱,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想过放弃。因为每次回到西藏,平老虎的心才能真正静下来。 [详细]
在平老虎的镜头与文章中,小凡是一个出现率极高的名字。说起小凡,一直侃侃而谈的平老虎变得“害羞”起来。

“有人用神仙眷侣来形容我和小凡。在大家眼里,我们结伴去世界最美的地方旅行、拍照、一起经营工作室。其实,一直以来小凡的付出是巨大的。团队中很多幕后工作都是她来做的。当我们在外拍摄美景的生活,她可能在客栈里给我们做饭;当我们只需准备好背包出发的时候,她可能在为机票、酒店房间、交通工具而忙碌。你们通过我的镜头和游记只看到小凡的美丽身姿,但是更多的时候,小凡要背负着自己和队员沉重的器材,同时还要协助大家拍摄,帮小伙伴们指导站姿等等。在团队里,小凡是导游、是摄影指导、是厨师、是大管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吃得了这份苦。”平老虎说。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