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缘起一段历史
一座纪念馆建了5年
丁春源的纪念馆是在1995年开始建的。那时正值抗战胜利50周年。一天,中央电视台正在播放一个关于抗战报道的节目,“毛子埠惨案”的字眼从节目中一闪而过,虽然没有详细的介绍,却给当时正在看电视的丁春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丁春源的妻子就是即墨市七级镇毛子埠村人。

1938年5月8日,50多名日军偷袭毛子埠村,他们采用机枪扫射、刺刀挑杀、剖腹挖心、泼汽油火烧等残忍手段,屠杀了一百八十多名毛子埠村民,并放火烧毁了全村700余间房屋,制造了惨绝人寰的毛子埠惨案。丁春源震惊了,而更让他震惊的是周围的人们对这段历史的无知。

从毛子埠回到青岛后,丁春源的心情一直很沉重。但那时他还没有建纪念馆的念头。真正让他下定决心建惨案纪念馆的是儿子的一句话。“那时,儿子还小。有一天,他在电视上看到一部抗战题材的节目,竟然模仿起日军,并称自己是‘皇军’。我当时的心情很复杂,既沉重又伤感,还带点自责。那段时间,南京等全国各地纷纷开始建立抗日纪念馆。我就下决心要在毛子埠村建‘日军侵华毛子埠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让更多的人了解这段历史。” [详细]
丁春源本来准备盖70多平方米的小平房来做纪念馆,当年秋天他一下挣了4万多元,他改变了初衷,决定将这个纪念馆盖大,却没想到这个纪念馆让他整整盖了5年。

虽然丁春源搞建筑设计有一些积蓄,但纪念馆开工后,他发现,并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简单。资金短缺成了最大的问题。丁春源每年挣一点钱就给纪念馆投入一点,就这样,第一层盖了两年,花了近13万元。1997年纪念馆的建设工作停了下来,因为那一年他只挣了1万元,已经没法动工了。到了1998年纪念馆才开工建第二层。

1999年迅速发展的电脑设计,替代了他的手工设计,使他的生意开始走下坡路。一开始丁春源不相信,自己会被电脑打败,当发现别人用电脑一个小时干得活,自己要用一天一夜时,他感觉自己的事业已经完了。那个时候配置一台电脑要二万多元,而丁春源把所有的钱投在了纪念馆上,已经拿不出钱给自己买电脑了。因为资金问题,原打算盖三层的纪念馆,在盖完第二层后,就草草收工了。 [详细]
布置纪念馆“一波三折”
铭记历史 珍爱和平
纪念馆建成后,丁春源开始四处收集“毛子埠惨案”的相关资料,他走访了全村20余名惨案的幸存者,了解当时惨案的情况。为了寻找“毛子埠惨案”的史料记载,他先后去了潍坊档案馆(注:毛子埠最早属于潍县即现在的潍坊)、即墨市档案馆、青岛市档案馆都没有找到对于这段历史的记载。

在查找的同时,他还发信给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希望他们能帮助协查,依旧一无所获。这时他有点急了,“纪念馆建成了,惨案的幸存者的口述材料有了,可在档案馆里却无史料可查,这怎么行!”就在这时一位朋友告诉他,在老即墨县旧址的档案馆里好像见过。他马上赶到那里,终于见到了记录这段历史的档案。

在寻找“毛子埠惨案”历史资料的同时,丁春源一直在构思纪念馆内的布置。他想在大厅里做一幅以“毛子埠惨案”现场为主题的壁画。为了让壁画再现当时惨案的场景,他找来了惨案的幸存者,通过他们的叙述开始创作。 [详细]
建纪念馆花费不少,20年到底花了多少钱丁春源也没细算,单单每年的维护和举行活动的费用,就有3万多元,期间也收到一些资助。 日本女教师石乡冈日出子等和平友好人士也出巨资帮助修缮了这座纪念馆。她回日本后,还成立了毛子埠抗战纪念馆支援会,推荐很多日本友人来参观。

如今,纪念馆已经成为中小学校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尤其令他感到自豪的是,至今已有200多名日本人过来谢罪忏悔。

左手重残生存不易,花光全部家当,凭一己之力四处奔波,忍受着旁人的质疑和责备,只为后人永远铭记历史,奋发图强。22年来,丁春源全部精力都放在了纪念馆上,他对家庭有着太多的愧疚,但他说:“如果时光倒流,他还是会选择走上这条路,因为传承抗战精神,警示后人,强我中华,这是每个中国人应尽的责任。”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