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为什么不喜欢青岛?

网友评论()2014.11.11 第3期 作者:周海波

第3期

【导语】胡适是个工作狂人,对于观光一类的活动并无太多兴趣。上个世纪30年代来过青岛的文人,大多对这里的风景赞不绝口。可能一是受到身体不适的影响,二是热衷于工作,胡适根本就无心观赏风景,对青岛只是象征性地游览。8月9日,宋春舫陪胡适游览了炮台、观象台等,虽然“两处风景都好”,但他的印象是,“青岛可看的地方尽于此了”。

1930年8月7日,胡适登上了“奉天丸”,开始了他的第一次青岛之旅。

胡适的这次青岛之旅看似突然,行程匆忙,但又与他这一时期的思想、生活以及各种际遇密切联邦在一起。

这年夏天,中国科学院决定在青岛召开学术年会,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编译委员会也准备在青岛召集会议,研究决定编译外国文学名著的问题。两个会议都与胡适有关,他理应前往参加会议,既与朋友相见,又议决一些问题。他欣然接受了国立青岛大学校长杨振声的邀请。

胡适之所以答应杨振声访问青岛,也有他对这座城市的关注,尤其对这座新兴城市的文化、科学、教育的现状与发展,胡适应该有自己的想法。1920年代,当胡适已经“暴得大名”之后,就有重新规划中国文化、科学、教育的计划,他在教育界、文化界的重要地位,也让他有思考和规划中国文化的可能性。胡适的到访,无疑对城市的发展、青岛大学的发展,具有不可忽视的意义。

胡适先生照片

但是,胡适的行旅并不是那么乐观。身心疲惫的胡适上船后不久,就感觉到身体不适。8月8日的日记中记载:“昨夜太热,在电风扇下睡觉,今早觉得肚子不好。”好在时间不长,中午时分轮船就靠岸了。

胡适是个工作狂人,对于观光一类的活动并无太多兴趣。上个世纪30年代来过青岛的文人,大多对这里的风景赞不绝口。可能一是受到身体不适的影响,二是热衷于工作,胡适根本就无心观赏风景,对青岛只是象征性地游览。8月9日,宋春舫陪胡适游览了炮台、观象台等,虽然“两处风景都好”,但他的印象是,“青岛可看的地方尽于此了”。8月12日,胡适身体稍好,参加中国科学社年会的蔡元培、杨杏佛来到胡适住处,与其商讨有关中国科学社会议的事宜。但具体内容胡适并没有记载。可以猜测的是,蔡元培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提议在青岛建立水族馆,发展中国的海洋事业。作为胡适的好朋友,同样关注中国科学、文化的最重量级人物,蔡元培来到胡适寓处,一定不仅仅是一般性的看望,两人对青岛乃至中国的科学、文化的谋划,不仅会影响到这次中国科学社的会议,而且也会影响到青岛在中国文化中的格局,影响到中国科学、文化的未来发展。

胡适的青岛之行收获最大的,或者说他参与最多的工作,还是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的事情。8月11日,任叔永等人从北京赶来青岛,与胡适商讨编译会的事宜,并讨论由胡适拟定的编译方案及其初步选聘的翻译人员名单。

国立青岛大学文学院的教授们的合影

1931年1月24日,胡适第二次登上了青岛之旅的“奉天丸”轮船。半年前的青岛之行,使胡适对青岛尤其是青岛大学的诸位朋友有了更深的了解,这次青岛之行当然难却朋友之情,当然也是为了他计划中的伟大事业。1月25日中午,轮船到达青岛港,早有杨振声、闻一多、梁实秋、杜光埙等新朋旧友等候在码头。当晚,青岛的朋友当然是在顺兴楼为他接风。

胡适这次到青岛,人们一般是将其理解为青岛大学作讲演。其实,这仅仅是一个借口,一个为胡适寻找报销路费的借口。就在1月5日,胡适曾复信梁实秋,又谈到青岛之行和翻译的事情:“我可以来青岛一游,约在一月十七八日,定期后当电告。前函说及旅费,乃是纪实,并非暗示向青大讨旅费也。”胡适虽不计较几个旅费,但如果能顺便有人报销路费,何乐而不为。

所以,在胡适的这次青岛之行,多增加了一个项目,为青大师生讲演。从后来胡适的日记中,也可以看到他对这次青岛讲演并未提前准备,只不过青大诸位朋友“盛情难却”,不得不为。1月26日,胡适在日记中写道:“因金甫要我在青岛大学讲演,‘文化史上的山东’,故今晚我到李锦璋家去借了几本《史记》、《汉书》,翻了半点钟,记下几条要用的材料。”就是靠这些材料,胡适完成了讲演的准备,“回寓所写演稿到一点多始睡”。可见胡适来青大之前并没有准备讲演的事,有了讲演这回事,路费就不成问题了。胡适到青岛大学讲演只是一个形式,一个到青岛后不得不为的事情,更主要的,还是他一直关心的莎著翻译问题。

蔡元培和胡适的合影

1930年9月,中基会致信胡适,同意他所提出的人选。接到信后,胡适随即着手制定翻译计划并聘任相关人员。

1931年新年刚过,1月5日,胡适就南下上海参加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的董事会的第五次常会,这次会议除了研究北大补助案外,还研究了基金的投资趋向。1月11日,会议结束后,胡适到宫廷宾馆拜见了国际联盟的智力合作委员会成员雷奇曼博士,就他的翻译工程进行了交谈。24号,胡适再次登上“奉天丸”,开始了他的第二次之旅。到达青岛后,胡适就开始了紧张的筹划《莎士比亚全集》翻译的事务,与杨振声、闻一多、梁实秋等进行多方面的会谈,大致取得了共识,就在他接受了杨振声的邀请,在青岛大学发表讲演之前,决定了用散文文体翻译莎士比亚全集,但部分作品可试用韵文体。

但是,胡适的计划很好,实行起来却很难,几乎每个人手里都有一大堆要做的事情,很难抽出时间来专心于这项伟大的翻译工程。其他人选前后退出了这项工作,最后只有梁实秋坚持下来,历时几十年,成就了翻译《莎士比亚全集》的庞大工程。

这次胡适的青岛之行从25日到达,27日晚离开,只有短短的三天时间,但胡适却被朋友请去顺兴楼四次,足见青岛大学的朋友对这座餐馆之好感,或者从另一个角度说,旅居青岛的这些文人们实在没什么地方可去,只能常常聚集在这个地方,饮酒作乐。恰恰是这次青岛之行,让胡适改变了他对青岛的一些看法,也让他对青岛的朋友如何发展产生了新的想法。胡适在青岛发现,“青大诸友多寂寞,无事可消遣,便多喝酒。连日在顺兴楼,他们都喝很多的酒”。

同一天的日记中,胡适还特别记下了几位青大的朋友喝醉的事情:“今午吃酒尤不宜,故醉倒了李锦璋、邓仲纯、阿季超三人,锦璋甚至跪在地上不起来。”对此当然可以理解为喝的多,或者不胜酒力。但也不排除有情绪方面的原因。也是从这种感受出发,胡适开始劝朋友离开青岛,回到北平。胡适在这天的日记中记下了这样的话:“金甫肯回北京大学,并约闻梁二君同去。所踌躇者,青岛大学不易丢手。我明天到济南,当与何思源兄一商。”所谓不易丢手,并不是他们不舍得青岛大学,而是如何将学校的事情交付给他人。何思源这个时期是国民政府山东省教育厅厅长,胡适要与他商量的,当然就是如何处理青岛大学的问题。

胡适是有远见的,他的担心也不是多余的。离开青岛不到半年,国立青岛大学就开始了动乱,闻一多、梁实秋受到冲击,学校也无法再维持下去,闻一多等人伤心地离开了此地,国立青岛大学解散,虽然梁实秋等人还坚持在这里,也是无可奈何,只待合适机会也要离开青岛。

智库评论员:周海波

青岛大学文学院教授,兼任青岛市文联副主席,从事现当代文学的教学与研究。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