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破做人这层窗户纸

网友评论()2014.12.3 第6期 作者:史玉峤

第6期

【导语】闻及“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一句,很多同学都会意地笑了。我没笑,问大家:“是不是觉得‘见人说人话’有道理,而‘见鬼说鬼话’有问题?”众人点头。我说是啊,见人当然要说人话,说鬼话人家不稀待听;见了鬼还说人话,鬼听不懂。那怎么办呢?人真的需要说“鬼话”吗?成功像“虎”还是像“驴”?我来戳破做人这层窗户纸。

人需要说鬼话吗?

话说前几天在课堂上跟同学们谈到“语言沟通”的一节。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深奥的,说到底就是怎么说话的那点事。本来言为心声,情动于衷而形于言,想说就说,想唱就唱,要唱就唱得响亮,但谁让咱们人是社会的动物呢,所以身不由己、言不由衷,也是生活中的常态。

所以说:说话一定要得体。一是要“得”说话者自身的“体”——你是什么人就说什么话,别“装”,别“端着”,那样你累别人也累。二是要“得”语言表达环境这个“体”——别跟我的一个哥们儿似的,回家过年乡亲们请他这个大学生写春联,他给家家户户都写上一幅“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把他们村的鸟和人都弄得没过好年。三是要“得”说话对象——也就是“受众”这个“体”,所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嘛。

戳破做人这层窗户纸

闻及“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一句,很多同学都会意地笑了。我没笑,问大家:“是不是觉得‘见人说人话’有道理,而‘见鬼说鬼话’有问题?”众人点头。我说是啊,见人当然要说人话,说鬼话人家不稀待听;见了鬼还说人话,鬼听不懂。那怎么办呢?

没有人回答,我便自言自语说下去:“那就‘见人说人话,见鬼不说话’,沉默是金吧。但我还是觉得要说话,凭什么不说话,凭什么把说话权丢给他们,而我们就只能做‘沉默的大多数’?其实,鬼话也是一个‘小语种’!”

一听拿“小语种”作比,大家乐了,因为我一直建议他们为了将来的就业,有条件的同学应该读个日、韩、德、法、西班牙等小语种的第二学士学位。把“小语种”用在这里,是有点乐子。当然可以肯定,掌握这个“小语种”的难度是可想而知的,对于某些人可能比登天还难。

我这里并不是主张大家非要为了什么“生存”、“发展”之类的借口去正儿八经地学说什么“鬼话”,但勇敢者的心态不应该是回避或远离,纵然要战而胜之,也应该“知己知彼”,“鬼”就是那个“彼”。我甚至想象,那个“鬼”的世界里弄不好也很有意思呢,若乘坐着语言的云梯探进去瞧瞧,是不是也会如同看科幻片或惊悚片或灾难片一般的刺激?

当然估计也不敢看得太多,否则上了瘾,整出个“人鬼情未了”,恐怕就是一出没有结尾的悲剧了。毕竟,不管怎么说,鬼就是鬼。

成功像“虎”还是像“驴”?         

黔无驴,当好事者用船载来那么一头的时候,黔地人人畏之,就连平素凶猛无比的百兽之王老虎也被这个庞然大物给唬住了。其实“成功”这家伙,跟那头驴有很多相似之处:老远看去,陌生而威猛,高大而神秘,令那些从未见过它老人家一面的人们,仿佛看到一圈炫目的光环,有一种望而却步的“吓阻”之感。

纸老虎

那个庞然大物后来终被老虎亲密接触了一下,便在老虎肚子里功成名就去了。而“成功”这家伙,虽然也遇到过一些“人中老虎”,但总的来说,它还是高高在上,凛然难近。尤其是咱们东方人,中国人,习惯把“成功”奉若神明,把到达“成功”的路描绘得艰难无比,绝非常人所能至:什么“衣带渐宽”、“头悬锥刺”,“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还得“吃得苦中苦,做得人下人”。总之,做人难,能“成功”更难,不把自己折腾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就别想跟“成功”打上个照面。

1965年,一位韩国学生到剑桥留学,在与老师“喝下午茶”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些学术权威、诺贝尔奖获得者等成功人士的聊天,他“惊讶地”发现这些人“竟然”平易可亲,风趣幽默,把自己的成功大都看得非常自然而顺理成章。后来,韩国学生发现自己在国内时是被许多“成功人士”欺骗了,那些人普遍夸大了自己成功的困难和艰辛,他们“吓阻”了那些还没有成功经验的人们。

1970年,这个韩国人以《成功并不像你想象得那么难》为题撰写了毕业论文。剑桥教授、现代经济心理学创始人布雷登先生读到该文后大为惊喜,他还写信向他的剑桥校友、时任韩国总统的朴正熙推荐,说这本书“将比你的任何一个政令都能产生震动。”

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本书果然开启了一代年轻人的自信,伴着韩国经济以“亚洲四小龙”的形象,在世界的东方腾飞了。这个留学生后来也获得了成功,他成为了韩国泛亚汽车公司的总裁。

用正确的沟通方式,说人话,做喜欢的事情,坚持下去,人生有许多困难,看透了其实就如同“纸老虎”,戳破这层窗户纸,用一个个踏实的脚印串起,乐在其中,成功就会渐渐露出它亲切的笑脸,如一头纯朴的驴,成为你快乐的伙伴,与你一同向辽阔的远方前行。

智库专家:史玉峤

史玉峤,青岛大学文学院教授。从事高等教育30年。在校园一角看人来人往,品教育与人生。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