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美术大家和青岛的那些事

网友评论()2014.12.11 第7期 作者:臧杰

第7期

【导语】艺术是表现一个城市的恒久力量。一个城市的深度之美往往是由艺术家来发现的——透过艺术家的眼睛,我们或许可以思索,这个城市的魅力之所在——我们存留了什么?失去了什么?城市的深度美学究竟在何处?于是,我决定勾沉一下民国美术大家中国水彩第一人徐咏青先生、民国美术大家刘海粟先生,和青岛的关系以消除余绪。而尽管《油彩青岛》有“青岛”这样一个着眼点,它更多关涉的还是艺术家个体的命运。也期望通过不同的命运同构,显现现当代美术史的框架和肌理。

那年初秋,《民国美术先锋》写作终篇儿,但我依然沉浸在那个气场里无法自拔。于是,决定勾沉一下民国美术大家和青岛的关系以消除部分余绪,就有了这样一份线索梳理。

《油彩青岛》是2010年着手的一个小专题,《油彩青岛》的表达,除却个人的文献癖外,也隐藏着另外一份表达,就是显现艺术对表现一个城市的恒久力量。一个城市的深度之美往往是由艺术家来发现的——透过艺术家的眼睛,我们或许可以思索,这个城市的魅力之所在——我们存留了什么?失去了什么?城市的深度美学究竟在何处?

而尽管《油彩青岛》有“青岛”这样一个着眼点,它更多关涉的还是艺术家个体的命运。也期望通过不同的命运同构,显现现当代美术史的框架和肌理。

中国水彩第一人:徐咏青先生(1880~1953)

寓青七年 为青岛美术的历史增益分量

徐咏青先生在美术史上虽然有一份不可动摇的地位,但没有与地位相对应的研究。

他被视为中国水彩画的先驱,更有人称之为“中国水彩第一人”。

徐咏青幼年时,父母双亡,作为孤儿被天主教会兴办的上海土山湾孤儿院收养,在孤儿院中的工艺院师从刘德斋学习素描、水彩画和油画。其在院学习时间为1893至1898年。

徐咏青自工艺院学成后,仍留土山湾印刷所工作,除教会所用宗教范畴的绘画外,还承接一些社会订件,为新版教科书作插画,为商务印书馆创作习画帖。

徐咏青·栈桥小景

1905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初版的《高等小学堂用 铅笔习画帖》其著作者即为“徐永清”,另有一日本籍的合作者叫尾竹竹坡。据说,援请尾竹的原因,是因为徐咏青最初只会临画,不擅独立创作,画稿得由尾竹出一大样后,再由徐咏青完成画稿。

离开土山湾印刷所,徐咏青就职于商务印书馆印刷所图画部。1914年起,他与来沪的郑曼陀合作了大量的擦笔水彩画用于商业宣传,这类作品因多和日历拼置而被称为月份牌画。经大量印刷后,也使得徐咏青声名大噪。他又在印刷所创办“绘人友”培训班,培养了商业绘画人才,后来名动商业美术领域的杭穉英、何逸梅、金梅生等一大批月份牌画家均为徐咏青的弟子。这段时间,《妇女杂志》、《妇女时报》等多种杂志的封面也均由徐咏青操刀。

在此前后,徐咏青还在上海图画美术院(上海美专前身)、上海女子美术图画专门学校、中华美术专门学校等学校兼过教职。离开商务印书馆后,曾上海徐家汇三角地的家中和申报馆大楼开设过画寓。1919年1月12日《申报》有广告,曾说明他在申报馆楼上设画寓,并于是日申报一版以小通栏形式刊发招生启事,“应接各种画件兼代理印刷”,所授除铅笔、毛笔、钢笔、擦笔、水彩和油画外,另设五彩石印科,学制均为三年 。

1922年,徐咏青在大东书局出版《水彩画风景写生法》,成为中国水彩画传播与教学的奠基之作。

1932年“一·二八”沪战爆发,徐咏青的在商务印书馆附近的寓所遭战事损毁,后移居香港,1942年后辗转内地,1946年后寄身青岛。

徐咏青先生曾在吴淞路招远路拐弯处家中纳徒授课,学生中有孙英(大石)、张镇照、房绍青、陈清之、楚启恩等,还曾于迎宾馆和天桥附近的国民饭店办过展览,后迁居荣城路时,寓所门口挂有一小牌“詠青工作室”。1948年宫滨汀先生主持的青岛私立中国业余美术学校,还延请先生来校任教。徐咏青先生寓青七年,1953年夏病逝,并葬于青岛。

1962年,《美术》杂志组织京沪两地水彩画家座谈会,张充仁先生在会上发言,称赞徐咏青早年就与约翰·拉莫纳比奇的水平不相上下。水彩画界才重新“翻出”徐咏青这个名字。

一直以为,对徐咏青的研究,是青岛美术史研究的根基和景观。重现徐咏青的价值,不仅会为青岛美术的历史增益分量,还会补白中国现代美术史和中国水彩画史的研究盲点。

民国美术大家:刘海粟先生(1896~1994)

曾为青岛的艺术界投下一块试探的石头

刘海粟关乎青岛的两张作品,分别出现在2006年朵云拍卖和2007年西泠拍卖中,一幅叫《柳树台烟雨》,另一幅叫《劳顶散绮》。因为时代的缘故,海老的油画素来令人不好恭维,这两幅作品自然也不例外。好在流传说明中,标明是名医、收藏家丁惠康的购藏,还说其曾出现于1939年举行的“中国历代名画展”中。中国历史名画展举办于是年四月,涉及一百二十二幅名画,次年曾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的名义用珂罗版印刷成《中国历代名画大观》一书,收录的均为晋唐五代以降至清代的名画,刘海粟的创作能否在其中,未为可知。

按画后所附名款看,一幅背签“柳树台烟雨 二十五年七月二十六日作於劳山”,另一幅也是背签“劳顶散绮 二十五年七月二十八日於劳山”。而拍卖公司给的说法是,劳山一组作品丁惠康所藏共计三幅,此乃其中之二。

刘海粟·青岛柳树台

刘海粟的青岛之行,的确早在1936年夏天就有过一次。按《刘海粟年谱》的梳理,1936年8月8日,在青岛市太平路博物馆筹备处开幕的“刘海粟近作展览会”热闹一时。此次展览由青岛市政府主办,展出作品80幅。当日下午四时,市长沈鸿烈召开茶话会招待各国驻青领事和各界名流。展览至13日闭幕,《民报》还专门发行了展览会特刊。

拍卖资料有更进一步的解读说:1936年7月20日,中国图书馆协会和博物馆协会联合年会在青岛举办,是次会议邀请刘海粟先生到会演讲;7月23日晚,刘海粟携夫人成家和与部分画作乘坐“海元号”轮船来青;7月27日,大师经柳树台登临崂顶写生;8月8日,先生举办画展。

刘海粟在青岛的展览结束后就奔赴济南。8月23日,由山东艺术学会主办的“刘海粟近作展览会”在济南青年会二楼启幕,次日,《山东日报》也出了特刊。

有关刘海粟青岛展的历史评价,《青岛新民报》特约编辑郭士奇曾撰文说:“艺术叛徒刘海粟氏在这前后也曾老远地跑来开一次展览会,到青岛的艺术界投下一块试探的石头,结果是无批评、无反应、无了解,被青岛艺术界的三无主义给教训了一次,也便抱头鼠窜而逃了。”

不能回避的是,刘海粟氏在1930年代确已经爆得大名了,除了他参与创建并长期致力的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外,他因倡导模特写生而招致的“艺术叛徒”之争,也确让他大大闻名了一把儿。

1983年7月,八十八岁高龄的刘海粟再次来青,此番是偕同夫人夏伊乔同行。是次行旅由泰山、曲阜、济南漫游到青岛,刘海粟边行走边考察古迹,传经讲学,书画寄意。

这一次的青岛行,刘海粟登了观象山,又游览了崂山,在太清宫看到被破坏的名胜古迹业经修复,他兴致尤高。瞻仰了三清殿后的摩崖石刻后,康有为的墨迹更是令他念及旧事。在太清宫,刘海粟挥毫留下“道法自然”四个大字;而参观青岛市博物馆时,则留下了“穷搜博采冲天劲,勤研文物持以恒”的书写。

在市政府和市文联专门为他举办的欢迎座谈会上。刘海粟教授在描述了自己“年方八八”勤奋自励的心情。此番,刘海粟未及作油画,而是与来参会的青岛画家挥毫合作,在一张宽约两米、长近五米的宣纸上作了一幅苍鹰傲松之图,并在画幅上方题词曰:“空谷古松起怒涛,苍鹰突出霜月高,四顾九霄动矫翅,八荒六月生寒飚。落笔虽惨淡,肃杀气不减。森森戴角爪如铁,炯若愁胡眦欲裂,朔风吹沙秋草黄,长空洒尽妖禽血。”

另据说,在合作过程中,张朋先生曾应大家的盛情起手画松,刘海粟则动手将枝叶画得更粗大了些,这种举动令张朋先生颇为不快,后来提及还是有点梗梗在胸。在海老客居八大关小礼堂期间,当时的青年画家汪稼华还专程持画前往问教,刘海粟则为之作了讲解。

智库专家:臧杰

文艺评论家臧杰。良友书坊文化机构创办人。著有《民国美术先锋》《民国影坛的激进阵营》《天下良友》等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