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的爱将章高元与胶州湾

网友评论()2015.1.15 第9期 作者:吴坚

第9期

【导语】1990年青岛市确定:1891年清廷批准在胶州湾设防之日为青岛建置之始。1892年,李鸿章爱将、登州镇总兵章高元奉命率兵移防胶州湾,章高元遂成为青岛历史上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

资料图:李鸿章

移防胶澳

1891年6月6日,直隶总督李鸿章与北洋海军帮办大臣、山东巡抚张曜到胶州湾巡查,认为“胶澳设防实为要图”。6月14日,清内阁明发上谕,批准李鸿章等“在胶州、烟台各海口添筑炮台”的奏请。1892年,李鸿章会同时任山东巡抚福润,奏派登州镇总兵章高元“统领广武、嵩武四营督修胶澳炮台工程”获准。同年,章高元率广武两营移防胶澳。

章高元(1843-1912年),字鼎臣,安徽合肥西乡人。章高元早年入淮军,隶刘铭传部,曾参加过镇压太平军和捻军起义,后又戍守台湾。1884年,法军入侵台湾,章高元战功卓著,升简署澎湖镇副总兵。1887年,升简署登州镇总兵,驻守山东半岛。

关于章高元移防胶澳的具体时间,一般认为是在1892年秋,但从1898年8月2日山东巡抚福润的奏折看,此时炮台工程已经开建,故章移防胶澳的时间应该早于该年8月。

资料图:章高元

驻防胶澳

章高元到胶澳后,首先遇到两大难题:一是兵丁配备不足,广武、嵩武营并未到位,仅有广武两营;二是经费捉襟见肘,驻防工程举步维艰。后在山东巡抚福润多次奏请之下,广武、嵩武总算进驻胶澳,但经费短缺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1894年李鸿章再次到胶澳视察,对炮台建设情况并不满意。认为虽然“承办各台基已具”,但整个防御体系尚显单薄。当即敦促章高元“督率四营将弁认真合力工作,以期早日告成”。不知当时李鸿章对章高元建造的那座比一般县衙还要气派的总兵衙门有何感想? 

1894年7月,中日甲午战争爆发,胶州湾驻防工程暂时停工,章高元部被调往辽东战场增援。战事结束后,经时任山东巡抚李秉衡的奏请,章高元带着他的四营人马回到胶州湾。此次回防,章高元遭遇人生两大劫难,结果是:凭借李鸿章的厚爱和自己对官场的谙熟,仕途上波澜不惊,但在历史上却留下了可悲身影。

胶澳总兵衙门

丧失胶澳

1896年章高元的母亲病逝,章的仕途面临一劫。因为根据清廷规定,他应该丁忧回籍守制,三年内不得为官。对于当官的而言,遭遇丁忧,无异于雪上加霜,守孝三年回来,大都没有空缺职位,只能等待机会,许多人因丁忧而丧失仕途。不过在清朝有个变通办法,即皇帝觉得守制官员责任重大、不可或缺,在其守制未满的情况下可以强行复任,名曰“夺情”。在李鸿章、福润等人的屡奏下,章高元丁忧时如愿以偿被“夺情”。这次“夺情”让章高元有机会经历其人生中最重要的历史关口——胶州湾事件。

关于章高元在胶州湾事件的表现,大致有两种不同的评说。一部分人认为,德军登陆侵占胶澳后,章高元抗敌欲望强烈,无奈有“断不可先行开炮,致衅自我开”的命令,只好奉命撤离;另一部分人认为,面对强敌,章高元惊慌失措、临阵怯懦,最后屈服于德国人的威逼率部撤离。笔者认同最后的说法。

1897年11月13日,德国军舰驶入章高元驻守的胶州湾。在此先摘录两份电文,还原一下德军最初入侵胶澳的状况。

1897年11月13日,章高元电告北洋大臣王文韶:

今日早八点钟,有德国兵轮三艘驶进胶澳。探悉由上海来,一名开士,一名晚蔡司,一名康茂冷。据称停泊数日即行,俟开轮再行电闻。

14日,章高元致电山东巡抚李秉衡:

千急。济南抚帅钧鉴:今早德兵突然上岸,元以向奉公文接待保护,未便擅阻。讵德兵登岸后,立即分据各隘,送来照会逼令退军并砍断电线各情,已密派妥弁赴胶电禀。去后,该提督又逼退军,刻难缓待,各山口要地均已挖沟架炮,密密布置。元亲往面见该提督,剀陈未奉本国公文碍难擅离,反复争辩,伊坚执不允,并声称下午三点钟率队进营各等情。元欲战恐开兵端,欲退恐干职守,再四思维,暂将队伍拔出青岛附近青岛山后四方村一带,扼要据守,元仍驻青岛立候示遵行,飞速至盼。

上面的两份电报,让我们看到一个基本事实:13日,德舰驶入章高元的防区,声称“停泊数日即行”;14日德军武装登陆时,章高元的守军未采取任何御敌行动,最后被迫将部队撤离防区至四方。

外舰进入防区,采取防范措施应该是守将最基本职责,章高元竟然没做到。这里面或许有诸多因素,章高元渎职则是最关键的。此后在未接到任何命令的情况下,章高元擅自撤离防区,已有临阵怯懦之嫌;而在清廷“惟有镇静严扎,任其恫喝,不为之动”的电令下达后,章高元又一次后撤至沧口,这更令人不可理解。

章高元一退再退,令时任山东巡抚李秉衡大为恼火。李秉衡不仅回电严饬其擅自退兵,并且几次电奏弹劾章高元。他在卸任前11月19日的电奏中指出:“我驻守之地,守将节节退避,任敌人据我营垒,封我炮火,如入无人之境。朝廷不加之罪,恐各处将领皆以不战为顾大局。设有战事,谁肯为朝廷出死力?”

其实章高元不是个懦夫,他在保卫台湾的中法战争及1894~1895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中的表现足可以证明这一点。那么,该如何认识章高元胶州湾事件中的所作所为呢?笔者认为,这与当时中国官场腐败有直接的关系。章高元官至记名提督登州镇总兵,是出生入死拼杀出来的。然而,记名提督毕竟只是虚名,要被正式聘用上岗,就必须让上司满意。因此,在遇到外敌入侵这一重大问题时,章高元首先考虑的不是自己应该怎样做,而是揣摩朝廷会希望他怎么做。实际上,章高元对胶州湾事件的处理方法,完全符合朝廷心思,因此,尽管丢了胶澳,却没为此掉了官。倒是四处调兵遣将、力主一战的李秉衡,则被冠以“不善洋务”之名给降级调离了。

智库专家:吴坚

青岛城市人文历史研究者。长期从事历史档案编纂与研究。2011年,立足本土文化与艺术,开办胶澳咖啡馆。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