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开放:从“独轮车”到“高级轿车”

网友评论()2015.1.27 第10期 作者:程国有

第10期

【导语】我国改革开放的第二次升级飞跃就是要把“两个轮子一个发动机”的“摩托车”升级成“四个轮子两个发动机”的“高级轿车”。按照构建“四个轮子两个发动机”的“高级轿车”基本框架思路,来指导未来我国改革与发展。

中国改革开放:从“独轮车”到“高级轿车”

发端于1979年的中国的改革开放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79年—1999年经历了“独轮车”时代,第二阶段是2000年—2012年升级为“摩托车”时代,第三阶段是2013年及其未来升级为“高级轿车”时代。纵观中国改革开放33年历史轨迹,中国就是沿着以“一个经济轮子一个发动机”为核心“独轮车”向“两个轮子一个发动机”的“摩托车”再向“四个轮子两个发动机”的“高级轿车”不断演进升级的方向前进的。实践证明,“独轮车”最大的问题是极不稳定、极不安全,“摩托车”与“独轮车”比较克服了不稳定的问题,但依然存在不安全隐患,因此,要彻底克服“摩托车”不安全隐患,就必须构建“高级轿车”。

一、1979年—1999年经历了“独轮车”时代

发端于1979年中国的改革开放,三中全会指出,改革开放是党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带领全国各族人民进行的新的伟大革命,是当代中国最鲜明的特色。这里的伟大革命主要是两个,一是革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命,转向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二是革了计划经济体制的命,转向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是资源配置方式的革命。也就是说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我国的改革开放主要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一心一意抓经济,以改革开放为动力,是以“一个经济轮子一个发动机”为核心的经济“独轮车”引领着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

“独轮车”时代

实践证明,经济独轮车的最大问题是极不稳定、极不安全。表现为经济增长速度大起大落,政治运行极不安全。1979年—1999年,中国经济增长率在3.8%—15.2%之间,呈现显著的剧烈波动状态。1981年经济增长率5.2%,1984年则高达15.2%,1986年8.8%,1987年、1988年分别为11.6%、11.3%,1989年和1990年则陷入低迷,分别为4.1%和3.8%,1992、1993、1994年则再次进入高增长阶段,分别达到14.2%、14.0%、13.1%。1996年—1999年则又一次陷入低迷状态。与此同时,这段时间也表现为政治极不稳定状态,80年代的学潮、资产阶级自由化、北京政治风波等政治事件此起彼伏。

二、2000年—2012年升级为“摩托车”时代

进入新世纪,2000年—2012年,针对经济“独轮车”极不稳定、极不安全的问题,我国的改革开放进行了第一次大的升级飞跃。即我国开始了由“经济轮子”为核心的“独轮车”向经济与社会并进的“两个轮子一个发动机”的“摩托车”升级。这个升级我们可以从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和国家“十二五”规划的指导思想找到这个框架,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和国家“十二五”规划提出:“以科学发展为主题,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深化改革开放,保障和改善民生”。如果我们将此段表述用一张图进行表示,就会发现构建了一个标准的“摩托车”,即以科学发展为主题是总方向盘,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是经济轮子,保障和改善民生是社会轮子,深化改革开放是发动机。

“摩托车”时代

实践证明,“摩托车”与经济“独轮车”相比较,有两个伟大的历史进步。一是经济增长更快更平稳了。2000年—2012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绝大部分年份均在8%—12%之间,只有三个年份在此之外,2006年和2007年分别为12.7%和14.2%,2012年7.7%。二是民生大幅度改善了。2000年—2012年,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由6280元增加到24564.7元,社会保障、社会事业大幅度改善,其中养老保障、医疗保障开始进入全民覆盖阶段。此阶段,不仅经济轮子高速前进,同时社会轮子即保障和改善民生取得了重大进展和成效。

实践证明,“摩托车”仍存在着难以克服的不安全隐患问题。这种不安全隐患至少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速度不能太快,经济增长速度太快了大家都没有安全感;二是速度不能太慢,太慢容易“翻车”,如经济增长速度低于7%,就会发现大批企业倒闭破产、大批人下岗失业,社会不稳定;三是经受不了外力剧烈冲击,冲击后容易“翻车”。显然,“摩托车”存在巨大安全隐患,一旦遭遇经济减速或者遭遇外部力量冲击,很容易发生社会动荡,陷入“中等收入国家陷阱”。纵观世界,拉美、非洲、中东北非等区域许多国家、乌克兰发生的社会动荡都是是经济突然减速、遭遇外部干预的情况下发生的。

三、2013年及其未来升级为“高级轿车”时代

针对“摩托车”遭遇经济减速或者遭遇外部力量冲击,很容易发生“翻车”的问题,我国的改革开放正进入第二次大的升级飞跃阶段。即由“两个轮子一个发动机”的“摩托车”升级成“四个轮子两个发动机”的“高级轿车”。

“高级轿车”时代

“高级轿车”可以克服“摩托车”的一系列不安全隐患,有助于国家顺利跨越“中等收入国家陷阱”。一是可以克服“摩托车”速度太快大家都没有安全感的问题。速度快了,座在“高级轿车”车子里面的人感觉依然平稳安全;二是可以克服“摩托车”速度不能太慢,太慢也容易“翻车”的问题。“高级轿车”速度可快、可慢、甚至倒车都不会翻车,就象欧美国家金融危机和欧洲债务危机期间,有的国家经济增长速度降下来、甚至下降也不会引发社会动乱,社会能够保持平稳;三是可以克服“摩托车”经受不住外力剧烈冲击,冲击后容易“翻车”的问题,“高级轿车”即使受到外力冲击也能够平稳运行,不容易“翻车”。显然,将中国由“摩托车”升级改造成“高级轿车”,这样才能顺利跨越“中等收入国家陷阱”,实现中国经济长期平稳健康发展。

四个轮子两个发动机的“高级轿车”的构成要素是什么?

就是要将原来两个轮子一个发动机的“摩托车”升级改造成四个轮子两个发动机的“高级轿车”。即以科学发展为主题依然是总方向盘,四个轮子即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是原来“经济轮子1”,保障和改善民生是原来“社会轮子1”,在此基础上再加上两个轮子,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是新的“社会轮子2”,维护市场公平竞争是新的“经济轮子1”,两个发动机,除了深化改革开放是原来“发动机即动力1”,再加上一个发动机即实施创新驱动战略是新的“发动机即动力2”。

1、社会轮子为什么仅有保障和改善民生是不够的,必须再加上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世界各国实践证明,一个国家由贫穷进入中等收入阶段,民生大幅度改善之后,百姓对政府反而更加不满了,百姓的欲望和需求反而更多了,这时候,如果没有国家处理好,往往出现“中等收入国家陷阱”,如拉美、非洲、中东北非出现军事政变或者社会动乱。这就是通常说的,百姓“拿起筷子吃肉,放下筷子骂娘”。“拿起筷子吃肉”表明民生改善,“放下筷子骂娘”表明百姓在吃肉的同时,发现社会更加不公平了,如就业创业不公、企业经营不公、司法判案不公、房屋拆迁不公、收入分配不公等等,这时候如果国家不能够及时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就很容易出现“中等收入国家陷阱”。所以,社会轮子除了保障和改善民生之外,还需要同时再加上一个轮子,叫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当前,中国社会公平正义当务之急是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通过行政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解决百姓不仇官的问题;二是通过收入分配的公平正义的制度设计解决穷人不仇富的问题。如果这两个问题解决了,才能顺利跨越“中等收入国家陷阱”。

2、经济轮子为什么仅有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是不够的,必须再加上维护市场公平竞争。前些年,我国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推进转方式、调结构,下了很大功夫,然而,时至今日,我国经济发展方式依然面临诸多困难和问题。究其根源,就是我国经济发展的体制机制还不完善,其中,最突出的就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不完善,存在大量的垄断、不正当竞争,以及假冒伪劣、坑蒙拐骗、不讲诚信、违法乱纪等破坏市场公平竞争的行为。因此,经济轮子除了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之外,更重要的是要加上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的轮子。

3、发动机为什么仅有改革开放是不够的,必须加上创新驱动。事实证明,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是党和人民事业大踏步赶上时代的重要法宝。当前,我国发展进入新阶段,改革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改革开放“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创新驱动是大势所趋”;要顺利推进经济体制、政治体制、文化体制、社会体制、生态文明体制和党的建设制度改革,就必须实施创新驱动战略,以创新的思路推进改革。

综上所述,我国改革开放的第二次升级飞跃就是要把“两个轮子一个发动机”的“摩托车”升级成“四个轮子两个发动机”的“高级轿车”。

按照构建“四个轮子两个发动机”的“高级轿车”基本框架思路,未来我国改革与发展的总体指导思想可以概括为: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为指导,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以科学发展为主题,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尊循经济发展规律),保障和改善民生(提高人民生活品质),促进社会公平正义,维护市场公平竞争,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实施创新驱动战略,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本世纪中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国有把脉:程国有

凤凰青岛评论员,中共青岛市委党校经济学教研部主任、教授。兼任青岛市北区人大财经委员会咨询专家成员。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