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在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网友评论()2015.4.3 第17期 作者:史玉峤

第17期

【导语】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人大代表、贵州大学校长郑强教授的一句“我发现,现在的理工科学生没有情感,连孝敬父母的情感也没有”引起舆论不小的争议。其实类似的判断几年来有很多,如北大中文系钱理群教授所言“中国大学在培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只可惜,一石激不起千重浪,没有多少人愿意来正视、讨论,更不用说想办法改变和解决类似的局面。

郑强教授“现在的理工科学生没有情感,连孝敬父母的情感也没有”引争议

我在高校任教三十年,发现虽然社会经济越来越发达,信息资讯越来越庞大,但人们的心灵和情感世界却并没有变得丰盈起来。相反,可怕的冷漠,却悄悄弥漫着校园的许多角落,包括我出入的教室。

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故事:某城市,伤心的母亲拿着手机找儿子大学辅导员诉苦,手机上儿子给母亲的短信既没有称呼,也没有落款,只有一行他所要的钱数。大家在校园里教室里不说话,低着头,安全地做着“沉默的大多数”。

风华正茂的大学生成为“沉默的大多数”

风华正茂的大学生成为“沉默的大多数”,中国的教育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令人窒息的考试,不容置疑的结论,众口一词的声音,已经让中国年轻人的青春瘦骨嶙峋。当北京大学陈平原教授为“孩子一生的前途取决于语文”时,越来越多的大学却取消了《大学语文》等人文课程,包括我任教的学校;当郑强教授痛心疾首于自己的研究生英语六级而汉语一级时,高校的人文社会学科却正备受冷落,愿意教授写作课的老师更是凤毛麟角。

当今社会,人真的变得越来越冷漠了吗?

不久前纽约时报中文版曾刊登过一篇叫做《人文学科不该成为冷门》的文章,作者是专门教授非虚构写作的著名学者克林肯伯格,他认为“能够准确地表达自己,并让别人明白你的意思,这件看来简单的事不是随便就能做到的。

“可以不夸张地说,在现代社会里,使用语言的能力很大程度上能够决定一个人的发展潜力。”在文章结尾处他强调:“写作,没有人找得到一种为这种能力定价的方法……但每一个拥有它的人,不论如何,何时获得,都知道,这是一种稀有而珍贵的财富。”陈平原先生也做过类似的论述:学校里“只讲专业知识远远不够,还要能说会写,这标准其实不低,不信你试试。”

改变你的语言,就能改变你的世界

最近看了两个视频,一个令我惊恐不已,像噩梦;一个令我倍感温馨,像春天。前者是不久前发生在东北的一个新闻,一位女子晚上在自动取款机取钱,一男子(之后经警方查实是一个喝大了的新市民)进来打劫,说要两千块钱。女子说:干啥,我老公是警察!男子:你要钱还是要命?女子:我不要命!男子:要钱还是要命?女子:我不要命,你打死我吧!枪响,血溅,就这一瞬间,女子变成了植物人,男子变成了杀人犯......一句话,在某一个重要的瞬间,可以改变一个人命运。

另一个视频是在欧洲的一个广场,一位年老的盲人乞丐身边的纸板上写着:I’m blind,please help(我是盲人,请帮助我),给他投钱的路人很少。一位路过的女士将纸板翻过来,把字改为“It’s a beautiful day and I can’t see it”(天很美,可惜我看不到),于是路人纷纷过来投钱。

片子结尾,屏幕上出现一行大字:Change your words,change your world--改变你的语言,就能改变你的世界。

人为什么活着?

去年有一个段子是赞美小区保安的,说他们每天都在向来来往往的人们提出“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到哪里去”这个“终极追问”。虽是调侃,但是如今的人们连如此基本的问题都不关心了,这个浮躁、坚硬的世界必将和人心一起更加浮躁,坚硬地荒漠化。

本学期开学第一课,我也向小区保安学习,给寒假返校后的同学们提了个问题:你为什么活着?虽是个老掉牙的问题,但大家显然还是陷入了思考,继而是陆陆续续站起来发言。有说“为自己”,有说“为了活着而活着”,有说“为事业”,有说“为家人”,不一而足。

归结起来正符合我提前准备的“参考答案”:人活着是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助益相关的他人”,当然“遇见”前面有“建设” “改造” “打磨”等环节,“相关”也可以分成“我爱的” “爱我的” “有缘的”等层面。而且,“自己”和“他人”的关系也需要好好说说,毕竟不接触“他人”、吸纳“他人”,更好的“自己”出不来;没有一个好的强大的“自己”,对相关的,尤其是相爱的“他人”的助益,也就只能是一句空话。我想到了美国人本心理学家马斯洛著名的人的需要层次理论--生理需要、安全需要、交往需要、自尊需要、自我实现需要,从低级到中级到高级,恰是“自己”到“他人”再到更好的自我实现了的“自己”的过程。

有话好好说,有事慢慢来

2014年中国评选出来的年度汉字是“法”,年度国际汉字是“失(联)”。我个人每年年终也有总结出自己的“年度心得”的习惯。今年我的“年度心得”是“有话好好说,有事慢慢来”。

“好好说”并非是要做好好先生,只说好话不讲诤言,而是要更准确、更有效地表达自己,不是茶壶里有美味的饺子,倒不出来,最后都变馊了。“慢慢来”也不是说速度上的慢,而是说做事要心平气正,不浮不躁,讲求效率和效果,把好事做好,不成为不良情绪的奴隶。这个心得是跟年度汉字相吻合:只有讲究方法,合乎法度,才不会在庞杂繁华的世界失联、失语、失态、失败。‍

智库专家:史玉峤

史玉峤,青岛大学文学院教授。从事高等教育30年。在校园一角看人来人往,品教育与人生。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