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第一家近代商会 青岛总商会兴衰史

网友评论()2015.7.17 作者:孙保锋

第24期

【导语】1902年,青岛第一家近代商会组织——中华商务公局成立,公局初步打破了行帮界限,起着维护各业商人共同利益的作用,公局“以佐整理青岛内界及商酌德署所行中华事宜”为宗旨,主管华商事务,同时辅佐德国总督处理当地华人事宜。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4月,青岛市商会正式宣布重建,在工商业迅速限于大范围萧条的局面下,商会不仅无所作为,甚至成为政府、军队任意勒索的对象,最终名存实亡。青岛商会的所作所为已经并且将继续启示人们:最高的商道是仁心。

1902年,青岛第一家近代商会组织——中华商务公局成立,会址天后宫。公局联合各籍各业商人共同管理租界内华商事宜及涉外事务:在董事构成、管理范围等方面,公局初步打破了行帮界限,起着维护各业商人共同利益的作用,可以说公局已备商会雏形。

青岛中华商务公局“以佐整理青岛内界及商酌德署所行中华事宜”为宗旨,实行董事制,公局主管华商事务,同时辅佐德国总督处理当地华人事宜。

1910年青岛中华商务总会成立

德国人力主组建商会,是为了更好牢笼控制华商,发展殖民地经济。而中国人力争成立商会,是为了给华商争取利权。最典型的例子是,1908年德国殖民当局宣布在青岛租界征收商业附加税,此举引起华商的强烈反对,在中华商务公局的支持下,青岛地区的华商联合发动了一次抵制德货运动,最终德国总督妥协。

华商在殖民地环境下也越加团结,并且一步步学会借助商会这个组织扛起现代商业游戏规则的大旗。

1910年,依照清政府颁布的《商会简明章程》,青岛商务总会正式成立,这是青岛第一个依法成立的现代商会。德国胶澳总督府公布了《青岛华商商务总会便宜章程》22条以及《青岛华商总会附条》6条,并转报清政府农工商部备案。商务总会沿用董事制,初设董事18人,另设总理、协理各一人,后董事增为30人,改总理、协理为会长、副会长。齐燕会馆创始人之一傅炳昭担任商务总会的第一任总理。

与传统商帮会馆不同,商会不分行业、不论地缘、自愿入会、会务公开、职能明晰,它是一座城市各界商业人士共同参与的团体,是在市场经济环境下为青岛全体入会商人服务的机构。

1916年1月,青岛商务总会因会务日益增多,根据北京政府公布的《商务法规》,改组为青岛总商会,同时第一次通过投票的方式选举产生董事会,此为商务总会第一届董事会,共选举董事32人,由来自三江会馆的绅商丁敬臣出任会长,齐燕会馆的成兰圃出任副会长。此后,青岛商会运行机制更加接近西方体系,也更具有民主特质。

中山路(摄于20世纪40年代初)

1929年,南京国民政府接管青岛,同时公布《商会改组大纲》,对青岛总商会进行改组,商会由董事制改为委员制,设执行委员53人,由执行委员中互选7人为常务委员,常务委员中互选3人为主席团委员,改组后的青岛总商会由宋雨亭、丁敬臣、吕月塘3人担任主席团委员,在会商号352个。于1931年5月制定《青岛市商会章程》,不仅使商会的活动有了制度保证,而且使商会的目标更加明确,组织越发规范,活动日趋有序。此后,商会由位于馆陶路的齐燕会馆迁出,入驻中山路74号。商会会务陆续增加了关于国际贸易之介绍及指导、参加国内外展销、筹办商品陈列所及商业学校等事项。

青岛市商会以商业调查为枢轴,扶翼同业。上世纪30年代世界大萧条波及青岛花生出口贸易,眼看众多行栈商家面临破产,市商会迅速展开调查,摸清各项数据,及时推出大笔收购、低息贷款、减税减费、仓储积存、加快周转等应急手段,成功协助华商度过难关。

一些政府不好出头的事,商会也主动接棒。以抵制日货为主要目的的国货运动,市商会先后组建了青岛国货陈列馆、国货公司和商品交易所,日本人对此种非官方的商业行为无可奈何,华商却大获裨益。

青岛商会日臻现代化之境,担当的社会责任愈重,参与的公益事业愈多。从代表商民申请日德战争损失利权,到争取庚子赔款筹办私立青岛大学;从创设甲种商业专科学校,到开办商会附设商业学校培养商界精英;从抗议日本在青岛设立警察派出所;到反对日本帝国主义镇压中国工人;从创办育婴堂、济良所、救济院和贫民习艺所,到湖岛义地、现德丸沉船、脏土沟火灾、救助日本掠运劳工等任何一次救灾慈善活动,哪一样也少不了商会的运筹帷幄、顶力支持。青岛商会的所作所为已经并且将继续启示人们:最高的商道是仁心。

20世纪20年代末到30年代中期,是青岛市商会的黄金时代。青岛市商会如日中天,成为襄助政府管理城市的最大社会组织。

1938年1月日本第二次占领青岛后,市商会被日军征用,原青岛市商会被日伪当局更名为青岛商会。1942年,按照伪青岛特别市公署制定的《青岛特别市商会章程》的规定,成立伪青岛特别市商会,伪商会在军政高压下不得不听命于日本当局,失去了民间性与自主性,成为日本维护其军事统治和经济掠夺的工具。

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4月,青岛市商会正式宣布重建,新任商会主席、青岛籍人李代芳启动了商业复兴计划,并将商会定位为上助政府、下扶会员的中间组织,希望能够与各级政府形成良好的互动,并积极行动,在政治经济社会教育文化等各领域都开始有所建树。

但是不久内战爆发后,青岛市商会的复兴计划随即化为泡影。在工商业迅速限于大范围萧条的局面下,商会不仅无所作为,甚至成为政府、军队任意勒索的对象,最终名存实亡。

智库专家:孙保锋

孙保锋,青岛市档案馆编辑研究处处长。长期从事青岛地方文化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