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美术先锋大家的青岛情结

网友评论()2016.1.14 第28期 作者:臧杰

第28期

【导语】艺术是表现一个城市的恒久力量。一个城市的深度之美往往是由艺术家来发现的。民国美术大家吕斯百先生尤其钟爱青岛风景,在青岛重顾塞尚之路;另一位大家秦宣夫先生更是在青岛实现创作生涯的分野,形成了青岛风格的风景画语言。

吕斯百·少年队员在海滨

油彩青岛(七)•吕斯百先生(1905~1973)

吕斯百先生和秦宣夫先生1948年的青岛之行,有一份神秘。

这一年,赵太侔先生重掌国立山东大学已近两载,谋篇布局、深化大学学科的抱负也在施展。他在夏天到来之前,向吕斯百先生和秦宣夫先生发出邀请,邀约他们来青度假。吕斯百先生带上了妻子马光璇。而这也是中央大学艺术学系主任吕斯百已经走过的人生历程中非常不顺畅的一年。

1947年8月,中央大学发生“倒吕”事件,有人张贴文字指责吕斯百,而后艺术系学生集体签名要求罢免吕斯百系主任一职。

自1934年从法国学成归国后,吕斯百一直在中央大学师范学院艺术专修科任教,其间常替任职主任的徐悲鸿代理科务。徐吕之间关系甚笃,吕在法国的导师劳朗斯是徐非常推崇的,吕后来才转向了夏尔丹和塞尚的研究;1934年回国时,吕也与巡游欧洲的徐同船;甚至1939年徐悲鸿和蒋碧微离婚事宜的处置,亦由吕一手操办。

1938年,吕正式代理科主任,后专修科改为艺术学系,则任系主任。“倒吕”事件发生后,吕斯百心下不甘,但还是向吴有训校长提出辞职,屡辞不获,终于于1948年获得批准。

赵太侔在此时安顿困境中的吕斯百显然颇具深意。对于执掌过国立北平艺专的赵太侔而言,将艺术学系引入山东大学,未必不是一种美好设想。然而,此事并没有结果。

在青岛,吕斯百在绘画上重顾塞尚之路,创作有多幅精彩的作品,包括《晚潮》、《青岛汇泉浴场》,《青岛夏日》等。

大约因为第一次的青岛之旅收获不俗,吕斯百先生在1954年的夏天再一次到青岛写生。其时他已应徐悲鸿的动员只身到兰州创办西北师范学院艺术系已近三年,假期从西北到青岛一定也是愉快的。

他到青岛后,即访问了吕品先生。那时,青岛文联筹委会所设的美术工作者协会,也安置于吕品先生观海一路29号的别墅里。晏文正先生回忆:“一位老同学转来友人周某口讯,吕斯百说他来青只想画点画,不打算惊动他人,友人提出要我陪吕斯百外出写生,我当即答应。”

晏文正先生提及的周某,乃周人俊先生,供职于青岛市棉纺细纱职工代表会议秘书处,也是水彩画家,尤以连环画见长。1951年初版名噪一时的《郝建秀》连环画、1959年夏衍先生由工人出版社出版的《包身工》插图,均出自他之手;但他与吕斯百先生相熟的信息不详;1960年,周人俊先生南下苏州,参与创办了苏州丝绸工学院的工艺美术系。

那天,吕斯百先生创作了《观海亭》(又名《少先队员在海滨》),晏文正记得吕斯百在作画过程中有两三次刮去了已铺好的油彩,以探求色彩整体基调的和谐。是次青岛之行,后收录存留于吕斯百画集的还有《海上节日》、《青岛浴场》、《一定要解决台湾》(海军人物画)。

1959年,上海人美为吕斯百出版活页画集,共收录作品20幅,其中3幅取材自青岛,在画集前言中,吕斯百留下了一段极富时代特征的话:“青岛浴场再不是为少数人所占有,在那里我见到人民海军的海上节日,那里亦是少先队员在海滨郊游的场合。”

据吕斯百先生的研究专家关红实先生查证,先生1962年还来过一次青岛。关红实在论著中说:“吕斯百对青岛风景特别钟爱,在1948年、1954年和1962年,曾三次去青岛度假写生,在他的青岛写生作品中最多轻松惬意的小品风范,趣味盎然。他也曾复制赠予朋友。”

吕斯百先生1958年调回南京师范大学。在文革中,因各种历史问题饱受批斗交代之苦。1973年1月16日,在一次外调王临乙的审查中不堪刺激而自尽于家中。

秦宣夫·小青岛

油彩青岛(八)•秦宣夫先生(1906~1998)

秦宣夫先生与吕斯百先生早年是极要好的朋友。

与多数艺术家不同,秦宣夫在赴法国进修美术之前,已经自清华大学外语系毕业,他和李健吾先生是同学。到了巴黎以后才决定学画,因为他在清华学的是英国文学,到巴黎要学法国文学必须具备法国中学的语言水平,也就是说至少得再学三年法语,而秦宣夫一直靠他在教育部任专员的二哥资助,如此留学花费于心不忍,所以他改学了绘画。

因为早年曾有机会受教于俞剑华先生,加上又得到过严智开先生的点拔,故也算有些根基,加上悟性甚好,他竟然很快考上巴黎高等美术学校,这是很多留法的艺术生都梦寐以求却往往难以实现的。后来他还到了以美术史学见长的卢浮学校和巴黎大学艺术考古研究所做过研修。在法国期间,他竟有三幅作品入选了法国春沙和独立沙龙,令很多同行咋舌。

1934年秦宣夫回国,入严智开掌校的北平国立艺专教授素描及西洋美术史,还经吴宓推荐兼任着清华大学外语系的讲师。1936年,赵太侔接替严智开出任北平国立艺专校长,并未续聘秦宣夫。故秦未随北平国立艺专南迁,而是在沅陵合校事件后,接受了滕固先生的聘约,1940年,在昆明远郊办学的国立艺专因解聘方干民引发学潮,滕固校长辞职离校,秦宣夫也萌生去意。所以,1948年赵太侔邀约吕斯百和秦宣夫来青,也很些破冰之邀的意思。而秦宣夫和吕斯百的友谊则是在重庆时结下,当时教育部专设了一个美术委员会,“养”了几名画家在凤凰山画画,张道藩作主任委员,除秦、吕外,还有吴作人、常书鸿、王临乙三家,故五家人交情特别深厚。

1944年8月,秦宣夫也进入了中央大学艺术学系任教授。

1948年的青岛之行,是秦宣夫艺术生涯中非常重要的一次旅行。他的风景画语言,被认为素有重庆风格和青岛风格的分野。所谓青岛风格,即是在青岛形成。这段时间,自7月6日至9月16日,长达两个多月,他创作了一批油画、粉画和水彩,计有二十幅左右。其中,《青岛红房顶》成为其中期代表作。1953年,举办第一届全国美展时,他的《小青岛》还被选入。

自中央大学回迁南京后,他就一直呆在南京。中大改南大,最初很久没收到聘书,这曾让他好不心惊。后来才算心安。原美术、音乐系并入南京师范学院,他也跟着“转校”。1958年,吕斯百自兰州回到南师大任美术系主任后,他们又成了同事。

1959年,《吕斯百画集》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此后展览不断,1961年先后在南京、上海、沈阳等地举行个人作品展。而秦宣夫在是年撰写的《吕斯百油画作品展览观后》时,褒中有贬,尤其对吕斯百1942年创作的《庭院》提出批评,意指《庭院》画的是地主阶级的生活,作者却对此有所感动,认为这是“由于思想认识的局限,在观察生活、理解生活的时候,分不清现象和本质,因而艺术形象的尝试广度遭受一定的损失。”

这是秦宣夫当时有所“左转”的一个征兆,有否伤及二人友谊未为可知。

1973年吕斯百自杀后,他接替出任系主任。1974年,罗兰•巴特到南师大考察时,秦宣夫出面接待。在罗兰•巴特眼中,他“手指发黄,指甲很长”,“戴着一顶海军蓝鸭舌帽”,说“我们在学习马克思主义,是很认真的,这是为了提高我们的水平”,对他这些例行公事的套话,罗兰•巴特心生感慨:“真是无事可做,这位老蒙巴那斯画家,有点可怜。”

因为南师大非专业艺术院校,文革结束后一些研讨美术学科教育的会议秦宣夫都没有机会参加,这让他既义愤又伤心,并曾于1979年专门就此致信文化部长黄镇,要求“哪怕列席旁听也可以。”

智库专家:臧杰

文艺评论家臧杰。良友书坊文化机构创办人。著有《民国美术先锋》《民国影坛的激进阵营》《天下良友》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