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6:戴笠由青踏上死亡之旅(下篇)

网友评论()2016.12.02 第46期 作者:刘宗伟

第46期

【导语】1946年3月17日上午11时45分,戴笠一行乘坐C47—222号军用专机自青岛沧口机场起飞。下午1时许,因气候恶劣,专机在南京上空失联,低飞运行时撞上了距南京城区20多华里——江宁县板桥镇的岱山——一处海拔200米的小山,失火焚毁,戴笠与机上15人遇难。

                    “国之干城”备极哀荣

从公开的档案来看,戴笠死后哀荣备至,国内不少城市相继举行“数千人乃至上万人的悼念祭礼,追念这位国之干城。”

1946年6月11日,青岛《民言报》转发国民政府褒扬令——

故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局长戴笠志虑忠纯,谋勇兼备,早岁参加革命,屡濒于危。北伐之役,戮力戎行,厥功甚伟。抗战军兴,调综军事情报,精勤益励,用能制敌机先,克奏膺功。比以兼办肃奸工作,不遑宁处。讵料航机失事,竟以身殉。缅怀往事,痛悼良深。该故局长戴笠应予明令褒扬,着追赠陆军中将,准照集团军总司令阵亡例公葬,并交部从优议恤,生平事迹,存备宣付史馆,用示政府笃念勋劳之至意。

此令

民国三十五年六月十一日

根据该褒扬令,戴笠被追赠中将,并按照集团军总司令阵亡标准进行公葬,其生平事迹陈列史馆。

6月12日,国民政府在南京中山东路357号举行公祭戴笠大典,蒋介石、宋子文、吴稚晖、戴季陶、邵力子、吴铁城、陈诚、白崇禧等党政军要人出席。

《申报》报道了祭礼盛况:祭堂中央置戴故局长遗像,上有蒋主席哀挽“碧血千秋”,国民政府褒扬令列于灵旁,挽联花圈布置灵堂内外。蒋主席亲笔书写的挽联“雄才冠群英,山河澄清仗汝迹;奇祸从天降,风云变幻痛予心”分挂两旁。9时许,蒋主席穿绿色军服,偕陪者宋子文、白崇禧、贺耀祖、刘健群等于哀乐声中,步入祭堂,上香献花圈后,接着读祭文……

6月13日,军统局全体人员公祭“戴老板”。

6月15日《民言报》以《忠魂长眠地下首都万众殡戴笠天也感伤雨终宵》为题,煽情地报道了14日戴笠的雨中殡礼——

京市彻夜豪雨,今晨尤甚,至九时许始稍弱,戴故局长雨农之殡礼雨中进行,行列长达数里,历半小时始毕,由骑兵队开道,继为褒扬明令,亭铭旌铭遗体车等,宪兵队陆海空军,警察、童军各机关团体代表及军统局职员均参加。

《民言报》所刊发的“首都万众殡戴笠”一稿,缺少重要的新闻要素,极易误导读者。实情是,此日上午10时,戴笠遗骸由南京城内移厝郊外灵谷寺志公殿,大雨如注,送殡行列到灵谷寺时,犹有万人。下午1时30分,行安灵典礼,军委会调查局特务骨干郑介民、唐纵、毛人凤等人主持。

戴笠,本名戴春风,因命中缺水,故字“雨农”——殒命之地名岱山(曾被写为戴山),殒命时天下雨,寻找遗体时在雨中进行,移厝隆重殡礼又在雨中举行,是否天意?

戴笠虽身死南京,但千里之外的青岛还是裹挟着进行了一番忙碌。

1946 年2月27日和3月12日,南京国民政府先后颁布《陆海空军抗战阵亡官兵荣哀状颁给办法》和《褒扬抗战忠烈条例》。据此,鉴于抗战期间戴笠在刺探处置敌伪情报、沦陷区锄奸以及协助盟军在东南亚战场打击日军等方面“厥功甚伟”, 12月13日,国民政府发布(京)字第1240号指令——

戴笠时准入祀首都忠烈祠,并同时入祀各级忠烈祠等因,仰即知照。此令。

依据该指令,1947年1月6日,行政院内政部部长张励生致函青岛市政府,要求将戴笠入祀青岛忠烈祠,并随函抄送戴笠事迹一份。

这份事迹表内容包括:姓名、性别、年龄、籍贯、党籍、学历、经历、主要事迹、死难情形、遗族概况及备考。

该表显示,戴笠系浙江省江山县保安镇人,黄埔军校六期毕业,52岁,出任职务有:军委会调查统计局局长、财政部缉私署署长、军委会运输统制局监察处处长、财政部货运管理局局长和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所长。“死难情形”一栏中:“(民国)35年3月17日因公乘飞机赴南京在板桥镇上空触山被焚遇难” ;“遗族概况”一栏:“遗属现住浙江江山保安镇”。备考部分标注,国民政府除明令褒扬戴笠并追赠陆军中将外,国防部发给其家属特别抚恤金500万元。

收到内政部公函后,市长李先良立即令青岛市忠烈祠筹建委员会“遵照办理为要”。从青岛市与内政部往来电文看出,继戴笠之后,内政部又将“徐积璋等烈士姓名表及王宇震烈士事迹表到府,计共入祠烈士33人。”

行文至此,兹根据青岛市档案馆馆藏史料,将青岛市忠烈祠建设情况做以简要梳理。

抗日战争胜利后,为表彰抗战忠烈,青岛市政府奉中央行政院院令——“凡光复区省、市政府应仿照后方各省、市政府办法,积极筹设忠烈祠,将抗战阵亡将士及民间忠烈之士祀该祠”,1945年12月,经勘定,原日本神社(今辽宁路儿童公园内)为忠烈祠地址。因修建工程浩大,市财政困难,迟迟未能办理。

1947年3月,青岛市勘定敌产善导寺(又称昭忠寺),改建为忠烈祠(现黄台路42号),并拟定《青岛市忠烈祠筹建委员会组织简章》,以专门委员会负责忠烈祠筹建。青岛市忠烈祠占地面积3200平方米,共耗资13930万元,主要建筑有大殿一幢,楼房一座,平房两间,亭阁一座。 

3月26日,《民言报》转发中央社南京25日电:《戴笠将军今日公葬》。电稿称,“兹(戴笠)公葬墓地勘定国民革命军阵亡将士公墓附近,定廿六日下午1时移灵,并举行公葬典礼,戴氏生前好友纷至挽联挽电,届时专车白马当备极哀荣云。”

是年8月底,青岛市忠烈祠完工。9月3日,青岛市各界隆重举行抗日英烈入祠典礼,计入祠烈士64人,均系内政部颁发的全国性烈士。这64人中,自然包括戴笠。

青岛市档案馆内,按时间顺序,目前能查到的最后一份有关戴笠的档案史料,是1949年3月18日青岛《大民报》刊发的“戴笠殉职三周年公祭”消息——

昨为戴笠将军殉职三周年纪念日,上午10时在湛山寺佛堂举行公祭,参加公祭者达200余人,均为戴将军当年旧属,至十二时许祭奠完毕。

由此可观,“戴老板”余威犹存,军统局在青岛的势力犹大。

谋杀?普通空难?

对于70年前的专机坠毁戴笠殒命一事,由于没有权威公开的档案解密,“戴笠死于谋杀”的猜测一直就没有停息过。

从目前看,“戴笠死于谋杀”之说共有三个版本:一是蒋介石下令谋杀,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颇盛行;二是军统局华北区负责人马汉三与军统青岛站站长梁若节联手谋杀,此观点2004年前后开始出现;三是美国特工暗杀,此观点语焉不详,约十年前出现过。

“蒋介石下令谋杀”一说的理由是,戴笠执掌军统局14年已坐大,且与美国特务机构合作染指中国海军建设事宜,蒋介石对此颇感不安。另外,抗战已胜利,毁誉参半的军统局已无存在之必要,咄咄逼人的戴笠个人走到了“兔死狗烹”边缘。

实际上,稍加分析,“蒋介石下令谋杀”一说便站不住脚跟。公开的档案显示,抗战胜利时,戴笠执掌的军统局有特务武装5万人、忠义救国军20万人,其虽对与美军合作建设中国海军、且对海军司令一职抱有野心,但相较于拥兵自重、且有明显地域帮派色彩的军阀,这点实力不足为道,对蒋介石政权构不成威胁。更重要的是,内战潜滋暗长,擅长指挥构建特务组织网络、刺探情报、搞谋杀的戴笠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远没有沦落到“飞鸟尽,良弓藏;狡兔走,猎狗烹”的地步。进而言之,蒋介石若果真要杀戴笠,找个戴笠贪污受贿的把柄,即可把他投入死牢或直接公开处死,何必导演坠机这一骇人事件,且让一架好端端的飞机以及15条无辜生命作陪?

“军统局华北办事处处长马汉三与军统青岛站站长梁若节联手谋杀”一说,缘于12年前的一篇解密文章。大意是,马汉三接收巨大贿赂,放走了欠下中国人累累血债的日本女特务川岛芳子,此事败露后,马汉三虽已退赃,但仍担心遭到反复无常的戴笠的制裁(杀害),于是决定先下手为强。1946年3月12日,戴笠来北平时,马汉三安排女特务刘玉珠陪同戴笠一行前往济南、青岛。兹摘录相关章节——

临行之前,马汉三特意安排刘玉珠伴随,照料戴笠生活。刘玉珠年轻貌美,使出千般温柔弄得戴笠神魂颠倒。

戴笠临时决定在3月17日飞回南京,不得不与刘玉珠告别。刘玉珠与马汉三的挚友、军统青岛情报站梁若节密谋,由梁将定时炸弹带上飞机,做了一番手脚,计划定于当天中午12点半在空中爆炸。不想老奸巨猾的戴笠命令飞机提前起飞,马汉三、刘玉珠觉得这次计划有流产的危险,顿感六神无主,不由哀叹连声。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料上天竟然助了马汉三、刘玉珠的一臂之力。当日上午,南方气候恶劣,上海大雨滂沱,杭州出现浓雾,两地均不能降落飞机。直飞南京,在空中多飞了一个小时。飞抵南京东郊上空,恰好正合爆炸时间。只见“轰”的一声巨响之后,飞机便坠落在“大山”地带,戴笠被炸得粉身碎骨!

从以上相关章节中不难看出,其文字有“八卦”的味道和主观臆测的成分。比如,“刘玉珠年轻貌美,使出千般温柔弄得戴笠神魂颠倒”,作者如何证实?再如,“梁若节将定时炸弹带上飞机,做了一番手脚”。《戴雨农先生全集》显示,梁若节在戴笠短暂的青岛停留期间,一直随同戴笠参加活动、用餐,直到飞机起飞前夕,他都没有登机,也就是说,梁氏没有作案的机会。至于“只见‘轰’的一声巨响之后,飞机便坠落在‘大山’地带,戴笠被炸得粉身碎骨! ”更是无稽之谈,飞机撞上的是高度不足200米的岱山,机上15人中,有尸体13具,另三具烧焦。戴笠并没有“粉身碎骨”,否则如何辨认出并入殓?

对此,《戴笠传》中有表述:“马汉三、刘玉珠早在1946年2月份就被解职,根本没有制造阴谋的机会。”此语足可以推翻“军统局华北办事处处长马汉三与军统青岛站站长梁若节联手谋杀”之说。

对于“美国特工谋杀戴笠之说”,笔者查阅到了相关简短的记述,兹抄录如下——

1945年日本投降后,美国战略情报局探听到戴笠要对过去所有与日本人合作过的中国人进行一场屠杀大清洗,情报局所有的人都认为,必须制止这场屠杀大行动。美情报局得到戴笠将在青岛住夜的情报后,迅速指示美国特工秘密在戴笠乘坐的专机气压计的保险丝上做了手脚。戴笠坠机摔死后,一位美国间谍用品发明专家认为,戴笠乘坐的飞机里有一种气压计的保险丝被做了手脚。

这段文字,没有确凿权威的档案出处,看起来像臆测。另外,有一点值得推敲:戴笠来青岛时,有随从七人,他们均是军统人员,想必具备安全保卫知识和经验,美国特工是如何登机且“秘密在戴笠乘坐的专机气压计的保险丝上做手脚”?有待考证。

在“戴笠死于谋杀”尚无确凿档案证实的当下,笔者认为,戴笠之死极有可能是1946年前后,众多空难事件中的普通一起。

笔者查阅青岛市档案馆馆藏的民国时期报纸发现,仅1946年底、1947年1月初,近一个月内,先后就有7起空难事故发生,其中,仅上海三起与青岛一起,就累计死伤120人之多。这四起空难中,损失最大的是1947年1月5日晨,自上海飞青岛转北平的C47—121号飞机的失事。因大雾能见度低,该机低飞时撞上了青岛市郊区蓝村一名叫桃源的低矮小山,机身起火焚烧,乘客39人及机组人员3人同时遇难。面对频繁的空难,《大公报》等报纸纷纷指出:“抗战胜利后,中国航空事业不仅没有迎头赶上国外,反而益加落后了。”

C47—121号飞机失事后,一名美籍驾驶员分析称:“此次失事原因多由雾大地面目标不易寻找,故拟再降低飞行,不幸撞于山峰,右翼及引擎当时与机身脱离,机身因失去重心猛撞击于山石,致机身全部撞碎,机油箱破裂,大部分乘客因坐机身前近汽油箱处,机身随后起火,尸体皆烧毁。”

实际上,戴笠专机在南京岱山失事与C47—121号飞机在青岛蓝村失事非常相像:两者皆是天气原因,低飞运行时撞上了小山,螺旋桨和右翼等部件脱落,机身失去重心再次撞击山腰(山石),后起火焚烧。对这一点,戴笠专机失事时有目击者;C47—121号飞机失事后,南京航委会组织了中美专家组赴事故现场调查,最终专家组成员、一名美籍驾驶员给出了结论。

戴笠专机如果事先被安装了定时炸弹,其灾害肯定非常之惨烈。因为,该机降落地点不定,自青岛起飞时带有汽油800加仑,以备直飞重庆之用。定时炸弹一旦爆炸,势必引爆飞机上的800加仑汽油,届时整个飞机将变成一个巨大的燃烧着的炸弹,机体将爆裂至粉身碎骨,机上人员则化作粉齑或灰烬,焉能有遗体?

以上是笔者一己愚见,仅供“戴笠之死”研究者参考。

刘宗伟

刘宗伟,媒体人,城市档案历史碎片打捞者,致力于晚清和民国时期青岛档案历史的研究,著有《案卷里的青岛》一书。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